星之海洋|修订版第一章 三〇一的反乱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龙血战神百炼飞升录神武战王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九幽天帝我的绝色总裁老婆BOSS要不够:娇妻通缉令神秘男神,求休战!
  华沙会议开了十天,形势逐渐对三〇一管委会不利起来。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虽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无法彻底把所有事查清说明,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足以致他们于死地的材料已经有十几份得以证实并为各方接受,他们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已不存在。

  八月十四日凌晨,提都斯忽然造访还在医院里赖着的我。我上网上晚了,才睡两个小时,给他拎起来时神智恍惚,私愤填膺,恨不能将他食之而后快。提都斯对我睡觉不喜打扰的个人属性颇为了解,等了五六分钟我情绪稍微稳定后才开始说正事:

  “非常紧急,这件事一定要你话。”

  我仍旧头昏脑胀,大咧咧地说:“你现在不是代理总督职能吗?啥事你看着办了就是。”

  提都斯没有理会我的妄语,冷静地说:“刚才收到的绝密情报,三〇一管委会已经策动了瑞士特别部队和欧洲部队的第三机械化师,马上就要动叛乱。”

  这句话太猛了,震得我如头淋冰水,浑身一阵震颤,顿时完全清醒了。仔细想了一下才问:“他们有那么大的胆子吗?”

  “千真万确,奥维马斯舰队那边的情报部门也收到了这种信息,我们火交换研究了一下,认为绝对可信。月球基地已经出动探测器了,但是如果要应变的话,我们必须在探测器进入工作区域之前就行动,不然会来不及的。”

  “上将的意思呢?”

  提都斯双手一摊:“他倒说得好:‘此事看来不假。三〇一战略反正早就交给黄而去执行了,让他看情况处置吧。现在整个三星进入紧急状态,黄而经我允许后可调动三星任何单位进行行动’。就这句话。”

  我作出了恍然大悟状:“哦,他不说雷隆多,只说我,你还不好下手呢。”

  “总督,现在不是装糊涂的时候。”提都斯紧盯着我说:“据我们的情报分析,此事背后很可能另有内幕。情况紧急,希望阁下能够信任我,信任我的判断和决策。”

  他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我混了这么多年了,结合目前紧急状态便立即理解了他的意思:他主动要求负责此事的应变工作。但目前情况紧急,奥维马斯给了很大的权限,负责这件事的人等于可以动用人类的最高武力。一旦处理不好,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如果交到了野心家或丧心病狂者的手中,更是玉石俱焚了。

  我考虑了一下,问:“其中会有什么可能的意外情况,你说的内幕又是什么?”

  “阿尔法可能牵涉到阴谋中,可能是预谋者之一。”提都斯说:“现在调查和情报分析还在紧张进行中,但我要求获得授权,可以在万一的情况下解除阿尔法的武装,并动议对阿尔法进行报复。”

  陈琪不可能对我采取那样的行动,她的心意在那天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可另一种声音却在我心中响起:

  人心易变,相隔万里,瞬息间改变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那个小白脸王学平还不知道对她又说了些什么?

  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是王学平的私自行动?

  我摇了摇头,把最后一种想法赶出了脑海。如果王学平参与其中,陈琪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唯一的可能是她也参与了进来,一种夹杂着妒火的愤怒顿时袭上了脑海,使我有些神智不清。提都斯又说:“上个月的行刺事件,虽然你满口否认,但据我调查,绝对与阿尔法有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为了庇护那个女人?是时候拿出气概了,屡屡背叛你的女人,要她作甚?!”

  我在他的催逼面前有点慌了阵脚,勉强说:“不要逼我,让我好好想一想。”

  “时不我待了,总督!”提都斯大喊起来:“难道要让你来得不是时候的优柔寡断和妇人之心害死成千上万的人才肯罢休?”

  “住口!”我一时怒火冲脑,不顾一切地瞑目大喝了起来:“你可是提醒我的‘决断’害死了上千万人?我从来不曾忘记过!”

  提都斯脸色大变,连忙低头致歉。我渐渐怒火平息,觉得提都斯说的话也有些道理,并非空穴来风,而且事情也实在刻不容缓,便断然说:“刚才的事不提了。好吧,这件事就由你全权处理。”一边把枕头下的私人印章和电子印章都取了出来交给他:“情况紧急,你就随机应变吧,可以先行动后请示。有非要我出面不可的情况,说一声便是。我相信你。”

  “是!”提都斯接过东西,猛地站起来敬礼道:“下官必然不负重托,替总督排忧解难!”

  “好,去吧。”我挥了挥手,等他走到门口又喊住,沉吟了片刻,还是开口说:“无论如何,就算情况再恶劣,也请关照一下陈琪,留她一命。由我掌握情况之后再亲自定夺处置。”

  “下官明白。”提都斯敬了个礼,飞奔着离开了。

  提都斯出后没多久,华沙传来了三〇一管委会叛乱的确切消息:

  与会众人在头天晚上开了个马拉松会议,从傍晚开到凌晨。各方意见渐渐一致,都责怪三〇一这几十年来一直很过分,最近两年尤其为甚。尤其是和国那边,对他们意见大得很,当面叫骂“吃我的拿我的还跑来查我的”。眼看席面上将生口头一致谴责三〇一的情况,三〇一特使突然跳了起来,大骂道:“你们这些背弃祖先的家伙,全都只顾得眼前利益,没看到全人类军国化的危险!道理已经说够了,你们却还执迷不悟,现在就由我等正义之使来清除你们这些人类垃圾吧!”

  同声传译还没把他的话译完,隐藏在会场四周的三〇一特工就动了袭击。北美gdI二把手汤姆森当场身中十几枪,给打成了个马蜂窝。和国gdI总长助理龟井寿见机得快,躲到了桌子下面,只给打坏了肩膀。幸好与会的家伙们都明白会无好会的道理,身边的保镖全都是一流好手,没过两分钟便扳回局面,把三〇一的特工打死十二人,其他的都跑了。

  会场里生血案的同时,三〇一的特工趁机在华沙城里烧杀起来。欧洲的人口恢复一直非常缓慢,直到此时华沙仍是个小小的花园城市,不过二十万人口,不到半小时就给烧得满城通红。据事后的官样文章宣称,此时是郭光临危不惧,果断处置,调集了各大要员的一百名护卫,分成了五队满城搜捕并组织居民救火。本以为会多么费事,结果三〇一的人唱起高调来卖力非常,杀人放火的功夫却实在太过稀松平常。这种事在平时自然是靠写材料吹,但双方都荷枪实弹地来对干上两回,高下之分便明显得很了,最初突袭之后生的几次遭遇战都给护卫队以绝对优势打垮。两个小时后,城里恢复了秩序,初步点算共击毙三〇一那边的人六十八人,其中武装人员五十二人。这么点人就敢动叛乱,也只有那群狂热之徒干得出来。但是,随即欧洲部队驻在柏林的第三机械化师强袭过来的消息传到了城中。给折腾得一夜没睡成的郭光他们立即从大获全胜的狂喜中陷入了无处可逃的巨大恐慌中。

  幻界战争之后,人类军队凋敝。欧洲部队是完全另起炉灶新建的军队,一年多之前开始筹建,到现在只建出了四个师,分驻四个中等城市,彼此间距离都有上千公里。任何一处的军队都来不及救这种急。现在看来,三〇一当初提议会议在华沙举行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躲记者,而是冲着这城小而荒僻,没有大型机场(坐飞机得到第三机械化师所在的柏林去),造起反来可以立即扣押大量重量级人质,这些人绝对无处可逃。

  难道他们真从一开始就计划了要血洗全场?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了,我好言安抚了带着哭腔打来电话求救的小淫贼两句,又向谭康拍胸脯许诺绝不会见死不救,然后立即打电话给提都斯:“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正在前往月球的途中,奥维马斯上将已经认同了你的转移授权,把调度权临时指派给了我。但是不知道月球那边的兵调不调得动,那边主要是张宁的派系。”

  提都斯是乘坐宋春雷亲自驾驶的“春雷”号长空级驱逐舰去的,那是目前人类宇宙最快的宇宙航行器。普通护卫舰抵达月球大概要十八个小时以上,而宋春雷的记录是五个小时!当然,他那次创记录的代价是更换了反物质动机和全身外层装甲。赶到那边倒是简单,可张宁的人如果不服调遣就麻烦了——完全不需要直接对抗,只需要磨几个小时的洋工,小淫贼他们便全成阶下囚了。月球那边不是战区,宇宙战舰不需要处于随时出动状态,装大气层装甲、上弹药等准备工作还得几个小时,如果等提都斯赶去再与张宁手下慢慢套磁的话,肯定来不及了。

  “接过去,我看看是谁,直接跟他说说看。”我吩咐着雷隆多指挥中心的接线员。

  星际电话很快接通了。我没时间等小姑娘慢慢地确认那边的管事者是谁,直接大声问:“我是雷隆多总督黄而,谁在那边?”

  “喂……”话筒那边传来了一阵非常低沉的问候语:“声音这么响亮,伤好了还躺在医院里装病吗?”

  我一时傻了,不知道谁会那么对我说话。过了五六秒钟才反应过来,大骂道:“是你啊,戴疯子?!”

  戴江南在那边用深沉的笑声回答:“请称呼我的全名‘风之子’,ok?”

  我差点没酸得吐出来,连呸了十五六声,方才缓过气来,呻吟道:“现在没空跟你废话。上将临时把指挥权移交给我了,我又喊提都斯带着将令往你这边过来了……”

  “情况我都知道了,这能有什么问题。我正在给战舰上装甲弹药,大概两小时后出。”戴江南打断了我的话说:“我是等不及他了,那边情况不等人。他来了后直接带第二批装备好的战舰支援吧,我给这边安排好就是。”

  “这么简单?”我非常怀疑地问。

  戴江南笑呵呵地回答:“有那么复杂吗?咱们都是三星战区一伙的嘛,地面上的人都不太正常,那伙三〇一的跟搞邪教的似的,我也早看他们不顺眼啦。”

  “那感情好,太感谢了。”我一时不知道对他怎么说些感谢的语言,忽然想到一事,问:“你在月球干什么?接现代级啊?你不会带着现代级去镇压地面吧?”

  “我的现代级还没到,张中江现在忙着跟上将吵架,我就跑来拿他的练手。现代级太大了,轻易进不得大气层,我准备带我的旗舰去,新配的‘拉普达’号战列舰,很爽的!回来后你到我舰上来玩玩吧,比起现代级又别有一种感觉呢。”

  他和虹翔这些人扯到威猛战舰就双眼光,这情景我是多次见识过的。我生怕这废话篓子一扯起他的猛舰后就忘了出击,便迅对付了两句然后结束了通话。

  八月十四日七时,叛乱的欧洲部队第三机械化师逼近了华沙,一个作为先锋的精锐坦克营的十五辆坦克已经到达了华沙城边上。在这种兵临城下的关键时刻,来自各方的大佬们通过民意测验加作战素质量化考核打分,选出了参会高级代表中年龄最轻、学历最高、战斗经历相对丰富高同时来自出产“第一强军”的雷隆多的小淫贼为临时自卫队领。

  郭光只得硬着头皮四方纠集了三百多武装人员,把当地民兵武器库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寻得几枚反坦克火箭和一点弹药,跑到城边上简单弄了个工事,把对方引入伏击圈后便猛烈开起火来。

  古语云: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欧洲部队组建才一年多,又没钱训练,战斗力普遍很弱。我在这几个小时已经调出了资料,证明第三机械化师到目前为止纯粹是个混混军队,成绩在总体糟糕透顶的欧洲部队里还是垫底的。而且奔袭了几百公里,即使机械还挺得住,人也一定吃不消。加上沿途的种种耽搁损耗,千里奔袭之后,先期抵达华沙的就只有一个营的十五辆坦克……

  但是,把这些所有的不利因素加起来,也不能抵消那些坦克手们遇到小淫贼率领的自卫队抵抗时出的狂笑。小淫贼他们虽然身手都比较强健,一对一地单挑散打估计能干掉第三机械化师的半个团,可是装备也太寒酸了些。他们的反坦克火箭只够打坏了第一辆坦克,又把第二辆的履带打断了,把里面的兵打得抱头跳出冒烟的坦克来——然后就没了。这种符合小淫贼“好日子先过”个性的一开始便shohand的行为因为缺乏资本,只能到此为止。

  优势武器用光了,小淫贼率领的自卫队就只好丢烟雾弹,趁乱用狙击枪打。干掉对方露出脑袋的两个坦克手后,对方就全缩到了坦克里面,根本不理会小淫贼放的烟雾便乒乒乓乓地开动并列机枪扫射起来。自卫队顿时给打趴在地上,脑袋都抬不起来。在枪林弹雨中站得笔直用自动步枪打坦克是电影里的情节,以小淫贼之宇内无敌的强盛自信,也万万作不出这种违反物理规则的事来。

  那伙前锋坦克营在自卫队的“包围”中胜似闲庭信步。反正小淫贼对他们不构成任何威胁,后续部队也还远,他们便慢慢地在小淫贼一伙脑袋上空泼洒着子弹,只需压制得他们无法靠近到足以丢n288反坦克手雷的距离即可。

  坦克营在原地磨了足足一个小时,小淫贼一伙人终于连步枪子弹都打完了,66续续地换手枪开射,子弹也即将见底,下一步就只有靠嘴巴模拟枪声了,也不知道这种抵抗还有什么意义。那个先锋坦克营的全体官兵笑得肚皮都抽筋了,向他们大声喊话:

  “投降吧,我们的大部队就在五十公里外了,一个半小时内就能全面杀到!”

  正在这时,升出地面没多久的太阳忽然失去了光芒。一种强烈的红色光芒席卷了整个华沙上空。空中出现了一个赤红的亮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扩大为摇动整个天空的红潮中心。这种惊天动地的异常征兆迅使双方自动停止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一齐抬头向天迎接天神的降临。不少玄幻读多了的人立即叫喊了起来:

  “战神,战神,这是战神maRs的降临,天下果然要大乱了!”

  与我一般庸俗不堪且特喜煞风景的小淫贼听到这种无知愚民的叫喊,只是撇了撇嘴,嗤鼻道:“什么鸟战神,火星人么?”

  待到这种光芒不再继续扩大,转而辐射的炽热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时,众人抬头看到的是一个破烂不堪、如在锅炉里烧了三天三夜的破铁块一样朽烂的、丑陋异常但极其巨大的不明飞行物。之所以称其为uFo,是因为从任何光学角度进行观察和联想也不能证明其为人类世界已知的任何一种飞行装备:五百多米长、一百多米宽,身体四周破烂而炽热红,还在不住掉落烧得通红的大气层装甲残渣——如果不是出着巨大的动机轰鸣声并悬停在上空,大家准得以为是块大的落地陨石,会立即吓得卷堂大散。

  就在大家为这个uFo的来历狐疑不已时,双方的电台里都收到了戴江南的喊话:

  “我是三星战区中心舰队直属戴江南分舰队司令戴江南准将,特前来镇压暴乱。你等迅放下武器,不然后果自负!”

  用这么破烂的一艘“战舰”来威胁人,说服力实在不太大。地面上的坦克手们的嘲笑声迅传到了戴江南的耳朵里。他立即下令:“开火!”

  拉普达号战列舰蓄积许久的三门伽马炮立即向着地平线那边起了一次齐射。远在四十多公里外的第三机械化师的mk-3为主的步兵机器人团顿时接二连三地陷入蘑菇云的笼罩之下。期间有些零散的mk-3对空远程导弹射过来反击,给那号称为战舰的破铁块里射出的密集弹幕全数击落。过了十分钟,确认了射击结果的戴江南重新喊话道:

  “你们唯一能威胁本舰的部队已经被整编制消灭,还不快快投降?”

  按照戴疯子的想法,最好对方能比较有骨气,又有什么杀手锏。在他的高度警惕和精心指挥下最终还是获得了理所应当的完全胜利。可是他忘了一点:指望在这种无视整体局势,莫名其妙接受别人策反而造反的部队中涌现出这种人才和装备,实在是太难了点。

  整个拉成了一条三十多公里长的长蛇阵(中间还给伽马炮砍断了三、四公里长的一截)的第三机械化师立即向戴准将投降了。师长吕克少将见了戴江南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有话好好说,何必动粗呢?你只要让我知道你的战舰的威力,我立即就会投降的。打掉那近千mk-3干什么?很浪费啊。”

  面对他真挚的面容,戴疯子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了,酝酿了半天才鼓起勇气回答:“不劳你费心,咱gdI有的是钱。”

  戴江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个七零八散的机械化师分割缴械,安全完整地完成了整个受降仪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华沙城实在太小,居民又大多没见过世面,这时都吓得缩在家里,连拉带拽也弄不出来几个,无法组织像样的欢迎仪式,只有小淫贼等寥寥不足千人在空地上给他鼓掌助威,人气颇为不足。

  即使是这样,这个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家伙也欣然接受了。随便收了吕克师长缴来的佩剑,接受了几个gdI分部高官的恭贺吹嘘,不由有些飘飘然。但大家都知道,这些大佬们的夸奖虽然听着很爽,却没什么实际作用,功绩奖赏什么的都得三星总局认可才行。他立即着手联系奥维马斯舰队,却现星际通讯的天线系统早已在大气层狂飙中损坏了。前面提过,华沙是座花园小城,建成区面积不到十平方公里,拉普达号战列舰停在旁边看起来比这城就小不到哪里去。要在这座小城找到可以修理拉普达号的备件,实在是比较困难。

  一直劳作到接近天黑,戴江南的手下才把华沙电信公司的一座大天线拆到了拉普达号上,与奥维马斯舰队恢复了中断十多个小时的联络。通话很快转到了奥维马斯阁下那里,他言语中明显带着火药味地问:“戴,你跑哪里去了?”

  戴江南得意洋洋地说:“我仅用一艘旗舰便顺利击败了第三师,俘虏了近万人,现在正准备接受当地人民的欢迎晚宴呢。”

  上将强压住火气问:“你其余的舰队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

  “一直没来,这里天线坏了也一直联系不上。”戴江南眉飞色舞地说:“不过没关系,完全不需要他们,我一个人就搞定了,哈哈,哈哈!”

  虽然星际通讯的图像品质不太好,戴疯子也观察到了上将黑成一团的脸色,于是得意的笑声立即转成了干笑,随即停止了,小心翼翼地问:“生了什么事吗?”

  “你这个混蛋!”奥维马斯阁下一时愤怒,连和国话“马鹿野郎”都骂出来了:“为什么一整天都联系不上你?你给我跑到那个荒僻地方干什么去?!”

  戴江南哪里敢把他在大气层里乱飙,磨坏了最新配的拉普达号的事实如实上报,只敢闭口不言地虚心聆听上将的教诲。上将却越来越气愤,气得头都倒竖了,拍着桌子叫道:“你根本不判断整体情况就胡乱冲向波兰,仗着你的战列舰威猛无敌吗?还敢关闭与这边的通讯联系!你给我好好想想,要好好想!回来后得竖你为反面典型,严肃处理!”

  “可是,上将阁下。”戴江南听到立了大功还要挨处分,不由有些委屈莫名,争辩道:“你也得告诉我,究竟我错在哪里啊,我不是拯救了华沙吗?”

  上将继续暴跳如雷地吼叫道:“你还敢提这件事?张,这是你的门生,你自己来对他说!”

  屏幕一转,张宁哭丧着一张给人拐骗了几十亿的黑脸出现了。戴江南是张宁从北飞亲自招的,与他有师生之谊,在三星舰队的圈子划分中一向被认为是张宁那边的——可张宁对他也没一点好脸色,一见面便怒气冲冲地大吼:“快点收拾了回来,我给你安排了专项思想辅导!”

  “求求你,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总得先告诉我啊!”戴江南出了无力的呻吟。

  原来戴江南一年多没打仗,逞能时头脑过度热,只顾着收拾第三机械化师去了,以为只有这么一个孤立的敌人,第一个抢过去消灭了就完了,把其他的事都忘在脑后。他就那么风风火火地单骑闯入大气层,轻轻松松把旗舰以外的舰队指挥权留给了提都斯。

  给他抛弃在身后的毕竟是在三星综合实力排得到前三的大混编舰队,即使没有旗舰的参与,也是一支极其强大的武装力量,接近行星攻击舰队的规模。提都斯一赶到月球,气都来不及歇便带着宋春雷等军官换乘了戴江南的舰队,向主星杀了过去。目标是正在向新罗马急行军的瑞士特别部队。

  瑞士部队是大时代结束后不久建立的一支特别部队,大约四千人。独立于地方,负责守护瑞士山中的gdI全球联合会中央机关。可大家都很明白:所谓的gdI全球联合会是给架空了的,实权都在地方。于是没过多久,那些机关的最高长们都跑地方上兼职去了。久而久之,就反过来变成了地方的最高长轮流选举产生中央脑的惯例,gdI全球联合会各常设机关的驻地几经辗转后挪到了北美中心城市大西洋城。瑞士山里的机关里成建制、有大规模人员驻扎和运行的只有三〇一管委会一家。这支部队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三〇一的直属部队。因为没有经历幻界战争,都是老兵,其单兵战斗力甚至过欧洲部队。只是装备比较一般,都是些轻步兵的装备。

  如果我有那么一支部队驻扎在几乎没有设防的新罗马地区附近,而且跟全世界都闹翻了,我也会挥师南下,饮马于爱琴海边的。只需要一点运气和时间,掌握欧洲gdI的大佬们和几百万人民作筹码,总能在谈判桌上占据一定的优势。这个道理我想得到,奥维马斯也想得到,提都斯更想得到,甚至任何一个参与此事的情报分析参谋都该想得到,否则就得下岗。然而偏偏是本应想得到、却给战斗的喜悦冲昏头脑的戴江南兴奋起来完全忘了这一点。虽然在他逼降第三机械化师的时候,提都斯已经带着人降入了大气层,完全可以通过中程通讯告知他此事,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立大功机会的提都斯才不会提醒他呢。

  提都斯不会带舰队,便只管号施令,让宋春雷负责具体指挥。这小家伙是虹翔在七月事件前两个星期从北飞的少年班特招过来的,当时才刚满十八岁。据说此人曾经在虹翔好不容易正经一回的情况下还击败过他一次,惹得虹翔一直耿耿于怀,一有权势便把仇人招来作自己的手下好整天使唤。小宋也不负众人所望,以一个在校实习生的身份出任红舰队的春雷小队长,在阿尔法作战中甚至敢带着两艘柳原级就去轰炸阿尔法中心区并与十几艘阿尔法舰队的护卫舰周旋!作风是典型的迅猛灵活。那一回算是小分队突击作战,这一次带戴江南的大舰队,他把这一百多艘战舰也指挥得头头是道。几乎于同时穿过云层,突降在行进中的瑞士部队上空。只占了第一轮开火的优势,他便把瑞士部队的防空营彻底干掉了。

  十四日的两场战斗,都是典型的大气层6军与具备对地攻击能力的宇宙舰队之间的对抗,结果完全一样:地面部队被迅消灭了反制火力,不得不迅投降。不一样的是:在提都斯赶到之前,瑞士部队已打下了新罗马外围的十几个卫星城镇,犯下掳掠****罪行上百起,把新罗马的欧洲高官们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的已经在忙着转移财产家眷和书写降表。提都斯于此时降临,简直有如天使下凡。他们立即用一上午时间组织了过四十万的群众欢迎提都斯等人入城,荣誉市民等不花本钱的荣誉给了无数。其风光程度自然与没找准目标的戴江南有了云泥之判。

  十四日太阳落下的时候,三〇一管委会掀起的这场来势凶猛、看似处心积虑实则不堪一击的闹剧式叛乱被迅且彻底地粉碎了。提都斯火线对俘虏的瑞士特别部队表讲话,许诺了重金待遇无数,成功地把他们招安了过来,用舰队押着他们开回去将瑞士四周的要隘全部堵死。此时,北美航空队也支援了过来,在瑞士上空来回盘旋,把空中通道也封锁了。三〇一虽然还没有覆灭,但明显大势已去。

  提都斯匆忙接受了新罗马诸君的好意和赞美后,迅带着宋春雷离开地球,到达月球后便搭上刚刚整修好动机的春雷号,迅地返回了三星。

  他在遥远故乡所掀起的风浪,终于要波及到我们的四周。所有人都无处可逃。(未完待续。)
星之海洋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xingzhihaiy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星之海洋http://m.owolove.com/xingzhihaiyang/星之海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星之海洋》版权归原作者charlesp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