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第1725章 砸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闪婚娇妻:老公,深深爱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百炼成神儒武争锋帝少的独宠娇妻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血武帝大剑神
  ‘孵化房/普通’

  那些难道是水母的幼崽??

  雪如楼诧异的看向房间里的泡泡,然后摇摇头收回目光;虽然不太理解孵化的原理,但是那些仿佛灰尘的微尘,数量明显少不到哪儿去;

  若那些微尘就是水母,要让水母断绝后代,明显是个大工程;那么,口口声声要复仇的水蓝水母和水晶水母,到底去哪儿了?

  雪如楼穿过一间间孵化房,从最初的谨慎到最后的随意,整个孵化区都看了个遍,别说水蓝水母和水晶水母,就是其他应该在这里看护的水母都没有看见一只。

  那些水母都跑哪儿去了?

  雪如楼走回了通道口,毫不犹豫的走回入口,然后看了看剩下的几个通道,拧着眉大步走了进去;

  在一一走进去查看了一圈又回到入口后,雪如楼疑惑不已的看向孵化场周围,怎么水母都不见了??

  忍不住又打开任务面板看了看,任务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难道又中招了~?!

  雪如楼神色一凛,水母的幻境~!

  那么如果真是某只水母的幻境,那他在哪儿?

  雪如楼脸色阴晴不定的在原地想了想,然后折返身又走进了孵化场;

  若真是幻境,那么针对他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雪如楼大步走进了孵化房,这里是孵化水母的第一步。

  这些房间每一间都有着无数的能孵化出小水母的微尘,如果是真的话,那么第一步就应该是毁了这里~!

  雪如楼拿出那根树枝,狠狠的捅向小房间的透明墙壁;

  啵——

  如同戳破了厚实的肥皂泡泡,三面透明的壁直接破碎不见,雪如楼抬脚走了进去,随手挥舞几下,轻易的把里面沉浮的泡泡全部触碎,随后又用力把地面半嵌的那些光源踩碎,然后走向下一个房间。

  在一一把所有的房间全都破坏掉后,雪如楼走出了已经完全黑暗的孵化房,然后走向培育刚出生的小水母的空间。

  在按照次序一处一处的把孵化场所有的空间都破坏殆尽,杀死所有的小水母后,雪如楼神色淡漠的走出了孵化场,然后站在丘陵的外面转头看向身后。

  “结束了。”

  似是自语,说完后雪如楼就收起了那根完全没有损伤的树枝,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目标直指距离孵化场不是很远,能遥遥看到幽幽光芒的区域。

  咻——砰——

  突如其来的风声让雪如楼本能的低头弯腰扭身,然后手中瞬间出现树枝,削尖的那头狠狠的捅向身后;

  咻——

  身后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异样,就好像他刚刚的举动是抽风一般,不过雪如楼扫视一圈后只冷笑一声,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砰——

  而不过往前走了两步,雪如楼又突然手臂一甩,把树枝当做鞭子一般的横抽,没有任何阻碍,但是他的耳朵却捕捉到了模糊的撞击声;

  雪如楼没有再往前走,而的在原地站定,双手垂下,拿着的树枝随意的挥动着;

  砰——

  树枝猛然往自己的另一边肩膀狠狠打去,但是没有打到肩膀就停了下来,好像被什么阻隔,又好像没有;

  砰——

  猛然侧身横扫,然后往前一步猛踹虚空,依旧没有任何阻碍触感,但是模糊声音在耳朵中让雪如楼听出了真实。

  砰砰砰——

  “真是顽固啊,是打算让我打死也要坚持到底么,我是无所谓的。”又是一连串的击打,雪如楼不屑的甩了甩树枝撇嘴说道;

  砰——

  “以为我在诈你?自己蠢不要以为谁都蠢好么~!”

  砰砰——

  “还是不死心,那就算了,还以为能好好谈谈,既然你宁愿被打死也不想沟通一下,那你随意吧。”

  雪如楼轻嗤说道,散发的本能直觉却没有收到预料中的下一击,让他顿了一下,然后淡定下来;

  雪如楼停手,也没有再说话,就那般安静的站着,好一会儿后,周围幽暗的场景突然模糊了一下,然后转瞬又清晰,他依旧站在丘陵边上,不过不是入口,而是先前他自爆的地方。

  真是防不胜防··

  雪如楼撇撇嘴,低头看向漂浮在他面前,一只西瓜大,有着四根触手的黄名的粉红色水母,嗯,原本应该没有这么大,似乎是被打肿的··

  ‘水粉水母——幻境攻击,防御力极低’

  “··你就没有想和我说的?”雪如楼低头看着肿了一圈的水粉水母,水粉水母也抬头看着他,两人都等着对方开口,不过这种让人无语的沉默好一会儿后,雪如楼只无奈开口;

  “人类,你是谁?来水母窝想干什么?!”水粉水母警惕的盯着雪如楼问道,声音有些嗡,似乎是因为大头被打肿的缘故,让雪如楼突然有点想笑;

  “额,如果我说我是误入的你信么?”雪如楼咂吧下嘴说道,这种明显调侃的话是水粉水母太过搞笑的大头引起的,不过水粉水母听了竟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然后在雪如楼无语的注视中,飘到了他的脸前,无比认真的说道;

  “你刚刚明明是想把孵化场毁了。”

  “那不是你的幻境吗?”雪如楼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难道你忘了,我第一次进孵化场只是看了一圈就出来了,是因为发现那是幻境,我想把你逼出来才砸的。”

  “··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水粉水母一回想确是如此,对于雪如楼的话有些动摇,只大声嚷道;

  “说这个之前,你不先告诉我你是谁吗?不然我并不确定对你说了有用。”雪如楼轻视的看着水粉水母说道,让水粉水母立即气的又肿了一些;

  “你这个人类竟然看不起水母~!我,我可是水粉水母~!我朋友可多了~!你尽管说,肯定有用~!”水粉水母大声说道,那模样让雪如楼心里愈定;

  “是么,那真是太好了;其实我是来找人的,我朋友丢了。”雪如楼认真说道,然后就见水粉水母眸光闪了闪;

  “我追踪很久,然后就找到水母窝了,你能告诉我水母窝最近有没有外人来?”雪如楼诚恳说道,水粉水母眼神愈发闪躲纠结,雪如楼见状也不催他,只定定的看着;

  “··你,你朋友叫什么呀?我,我帮你去问问··”而纠结一会儿后,水粉水母只吭吭哧哧的说道;

  “他叫布鲁,是一只大黄狗。”‘孵化房/普通’

  那些难道是水母的幼崽??

  雪如楼诧异的看向房间里的泡泡,然后摇摇头收回目光;虽然不太理解孵化的原理,但是那些仿佛灰尘的微尘,数量明显少不到哪儿去;

  若那些微尘就是水母,要让水母断绝后代,明显是个大工程;那么,口口声声要复仇的水蓝水母和水晶水母,到底去哪儿了?

  雪如楼穿过一间间孵化房,从最初的谨慎到最后的随意,整个孵化区都看了个遍,别说水蓝水母和水晶水母,就是其他应该在这里看护的水母都没有看见一只。

  那些水母都跑哪儿去了?

  雪如楼走回了通道口,毫不犹豫的走回入口,然后看了看剩下的几个通道,拧着眉大步走了进去;

  在一一走进去查看了一圈又回到入口后,雪如楼疑惑不已的看向孵化场周围,怎么水母都不见了??

  忍不住又打开任务面板看了看,任务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难道又中招了~?!

  雪如楼神色一凛,水母的幻境~!

  那么如果真是某只水母的幻境,那他在哪儿?

  雪如楼脸色阴晴不定的在原地想了想,然后折返身又走进了孵化场;

  若真是幻境,那么针对他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雪如楼大步走进了孵化房,这里是孵化水母的第一步。

  这些房间每一间都有着无数的能孵化出小水母的微尘,如果是真的话,那么第一步就应该是毁了这里~!

  雪如楼拿出那根树枝,狠狠的捅向小房间的透明墙壁;

  啵——

  如同戳破了厚实的肥皂泡泡,三面透明的壁直接破碎不见,雪如楼抬脚走了进去,随手挥舞几下,轻易的把里面沉浮的泡泡全部触碎,随后又用力把地面半嵌的那些光源踩碎,然后走向下一个房间。

  在一一把所有的房间全都破坏掉后,雪如楼走出了已经完全黑暗的孵化房,然后走向培育刚出生的小水母的空间。

  在按照次序一处一处的把孵化场所有的空间都破坏殆尽,杀死所有的小水母后,雪如楼神色淡漠的走出了孵化场,然后站在丘陵的外面转头看向身后。

  “结束了。”

  似是自语,说完后雪如楼就收起了那根完全没有损伤的树枝,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目标直指距离孵化场不是很远,能遥遥看到幽幽光芒的区域。

  咻——砰——

  突如其来的风声让雪如楼本能的低头弯腰扭身,然后手中瞬间出现树枝,削尖的那头狠狠的捅向身后;

  咻——

  身后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异样,就好像他刚刚的举动是抽风一般,不过雪如楼扫视一圈后只冷笑一声,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砰——

  而不过往前走了两步,雪如楼又突然手臂一甩,把树枝当做鞭子一般的横抽,没有任何阻碍,但是他的耳朵却捕捉到了模糊的撞击声;

  雪如楼没有再往前走,而的在原地站定,双手垂下,拿着的树枝随意的挥动着;

  砰——

  树枝猛然往自己的另一边肩膀狠狠打去,但是没有打到肩膀就停了下来,好像被什么阻隔,又好像没有;

  砰——

  猛然侧身横扫,然后往前一步猛踹虚空,依旧没有任何阻碍触感,但是模糊声音在耳朵中让雪如楼听出了真实。

  砰砰砰——

  “真是顽固啊,是打算让我打死也要坚持到底么,我是无所谓的。”又是一连串的击打,雪如楼不屑的甩了甩树枝撇嘴说道;

  砰——

  “以为我在诈你?自己蠢不要以为谁都蠢好么~!”

  砰砰——

  “还是不死心,那就算了,还以为能好好谈谈,既然你宁愿被打死也不想沟通一下,那你随意吧。”

  雪如楼轻嗤说道,散发的本能直觉却没有收到预料中的下一击,让他顿了一下,然后淡定下来;

  雪如楼停手,也没有再说话,就那般安静的站着,好一会儿后,周围幽暗的场景突然模糊了一下,然后转瞬又清晰,他依旧站在丘陵边上,不过不是入口,而是先前他自爆的地方。

  真是防不胜防··

  雪如楼撇撇嘴,低头看向漂浮在他面前,一只西瓜大,有着四根触手的黄名的粉红色水母,嗯,原本应该没有这么大,似乎是被打肿的··

  ‘水粉水母——幻境攻击,防御力极低’

  “··你就没有想和我说的?”雪如楼低头看着肿了一圈的水粉水母,水粉水母也抬头看着他,两人都等着对方开口,不过这种让人无语的沉默好一会儿后,雪如楼只无奈开口;

  “人类,你是谁?来水母窝想干什么?!”水粉水母警惕的盯着雪如楼问道,声音有些嗡,似乎是因为大头被打肿的缘故,让雪如楼突然有点想笑;

  “额,如果我说我是误入的你信么?”雪如楼咂吧下嘴说道,这种明显调侃的话是水粉水母太过搞笑的大头引起的,不过水粉水母听了竟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然后在雪如楼无语的注视中,飘到了他的脸前,无比认真的说道;

  “你刚刚明明是想把孵化场毁了。”

  “那不是你的幻境吗?”雪如楼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难道你忘了,我第一次进孵化场只是看了一圈就出来了,是因为发现那是幻境,我想把你逼出来才砸的。”

  “··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水粉水母一回想确是如此,对于雪如楼的话有些动摇,只大声嚷道;

  “说这个之前,你不先告诉我你是谁吗?不然我并不确定对你说了有用。”雪如楼轻视的看着水粉水母说道,让水粉水母立即气的又肿了一些;

  “你这个人类竟然看不起水母~!我,我可是水粉水母~!我朋友可多了~!你尽管说,肯定有用~!”水粉水母大声说道,那模样让雪如楼心里愈定
血妖姬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xueyaoji/,欢迎收藏
手机看血妖姬http://m.owolove.com/xueyaoji/血妖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血妖姬》版权归原作者妖卿卿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