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411.破海成龙(二十三)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帝焰神尊灵武帝尊文化入侵异世界鸿元至尊六界神君万界天尊极品透视
  提到龙琊,仓律哼笑起来:“说到龙琊,我说猾欠,你敢说在他被父王关进寒潭后,心里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痛快?”

  “没有!”

  “没有?”仓律笑的疯狂而又别有心机:“我看不是吧?当年父王独宠龙琊一人,到了恨不得将脑袋摘下来给他当球踢的地步。我们三个被他冷落了足足一千年有余,那时候,我记得是你第一个说如果龙琊消失了就好了这话的吧?”

  “我……”

  “而我,只是切实帮你完成了愿望。你不知感谢也就罢了,含血喷人是不是就有些过分了?”

  “……”

  仓律嘴角突然挑起,看来是认为自己找到了挑拨猾欠心弦的软肋。

  不伏老第一次听说这事,当然愣愣的看着不予回答的猾欠,“三殿下……”

  猾欠突然冷哼一声:“我的确说过那种话不假,但这不能成为你设计陷害兄弟,杀父篡权的理由……”

  紧握的拳头嘎嘎作响,好像随时都想要捏爆两人的狗头的冰冷眼神。

  看的丹声知道有些不妙。无形中往后退了一步。

  “大哥,我们两个可打不过……”

  “你闭嘴!这都是因为谁啊!”仓律显然不会忘记是他造成了这种局面,固然火冒三丈,又不能将现在跟他一伙的丹声给怼走。

  看他又往后退了一步,只好又收了暴虐的口气,小声商量起来:“猾欠,虽然我们两个武力不及你,但若是我们无法从这里全身而退,最终有麻烦的还是你。怎么,你难道会认为救了华微,西国龙族就会宽恕你的罪?想什么不好!可是现在整个西国都知道你是西国的叛徒,没人会欢迎你!只要出了这龙墓,任何一个龙族的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

  猾欠默然沉默,因为仓律说的不假,他在进入龙墓救人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在这里杀了作恶多端的二人绝对不是上上策。

  本来来这里只是为了拯救华微,如今,只要把华微带走,那就算功德圆满,教训仓律二人的事情还是延后比较靠谱。

  想着,又看向不伏老,用眼神示意他怎么决定。

  不伏老当然看得比猾欠透彻,立马点头道:“我尊重你的决定。”

  这不是等于把选择权交给他了吗?分明什么建议都没给的说。

  猾欠有些无语。

  可迎上仓律那双狠毒的眼睛,也只能以静制动,“好,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相对的,我要带着华微离开。你们若是敢趁机使坏,会有什么后果,你们该知道。”

  冷静的口吻,甚至连命令的感觉都没有的平稳声速,只是,猾欠眼神中的疯狂没有一丝玩笑。

  仓律当然是巴不得的,却故作淡定的耸肩:“当然!”

  “……”

  他这么痛快,虽然是事实,但却更让人心里分外的不爽。

  猾欠看着他,使劲的看着他,要把他的脸看出一个窟窿似的,却又死活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就是这个时候猾欠才更加讨厌仓律这个狡诈的小人。

  视线漫过二人,又落到他们身后的镇海针上。

  眼神晃动了下,但很快又不在乎的别过头,看向不伏老:“师傅,我们赶紧带着华微离开这里吧!”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华微面前,伸手就扶起了华微,将人拦在了肩膀上。

  不伏老看看仓律丹声,再看看流光溢彩的镇海针,目光中多了几分不安,随即小声跟猾欠说:“三殿下,那可是龙族至宝,你难道不想……”

  “啊,这个……”猾欠原本不想提,毕竟他没什么证据能验证自己的猜测。

  可如果事关西国的话,那他姑且就先忽悠一下身后的二人也罢。

  又转过头,从袖口中掏出那枚透亮的水晶珠,用下巴点了点镇海针,“只有这东西才能打开镇海针的结界,如今这东西在我身上。你们两个,除非别打镇海针的主意,不然就来找我。我可事先声明,一旦出去外头,不论在哪里碰到你们,我必然弄死你们!”

  “……”

  仓律跟丹声都不说话,贪婪的看着猾欠手中的水晶珠,还真别说,竟然给忽悠住了!

  不伏老在猾欠拿出水晶珠的时候,眸光沉了下,可很快又给猾欠的威胁言语说的无奈一笑。

  虽然猾欠口上说的狠毒,但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会对亲生兄弟下死手的人,想必就算以后真的在某种场合遇到了,他也只会狠狠教训二人一顿,先出心头之气才对吧。

  猾欠的性格可是几个兄弟中,最像龙王的。

  “师傅,我们走!”

  猾欠重新收起水晶珠,说着,又重新站到了刚才下落的地方。

  不伏老跟在后头,不时警惕的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仓律丹声,生怕他们会背后伤人。

  好在,两人都很守信,呆在原地,没有动弹。

  不伏老小声问向猾欠:“殿下,您知道怎么出去?我看了半天也没找到暗门……”

  猾欠只是用下巴点了点脚下,好想真的知道什么。

  不伏老不解。

  “进来之前,门上的提示语不是说了生死一线?虽然不知道真假,但以历代祖宗的性情来看,着该是让我们原路返回的意思。”

  说着,他已经站到了方才落下的位置。一丝一毫都不差。

  不伏老还没等着反应过来,便感觉白光一闪,人已经进入了传送法阵中。

  丹声看到几人就这么离开,这时才问向仓律:“大哥,我们就这么放了他们?”

  仓律扭头看向镇海针,突然笑的分外阴森:“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丹声一愣,皱起眉头:“好戏?”

  “……你以为我在早早在华微身上下的是什么咒?”

  “啊、原来如此!”

  丹声反应过来后,立马又像得到奖赏的孩子,呵呵大笑起来:“不愧是大哥!这一招釜底抽薪,妙!绝妙啊!”

  等到猾欠回过神来,他们三人已经站在了龙墓迷宫的入口。

  面对浓雾满布的龙墓,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只是心头的肉还在激烈的跳动着。

  “我们这就出来了?”不伏老表示不信。

  猾欠也没想到就这么出来了,不过既然平安出来了,那就是最好的。

  “怎么,还嫌没待够?”笑了笑,“既然我们把人救出来了,那就赶紧离开这里。我怕跟鲤笙约好要在海滩上见……”

  提到鲤笙,方才因为闯关加上心急,猾欠没心情乱想。现在以平静下来,这刚安静的心跳立马就又开始开火车了。

  担心,岂止担心了得!

  提到鲤笙,不伏老也是一万个感谢:“三殿下,那小丫头人不错。难不成是您的……”

  “怎么可能?”猾欠急忙打断不伏老的猜测,笑的无奈,解释起来:“只是朋友而已!”

  不伏老自然不信:“我看不只是朋友吧?三殿下在提到鲤笙小姐的时候,眼神明显比平时更亮了……”

  “哎呀,都说了不是!师傅您老就别多想了!让人家误会就不好了.”猾欠感觉再说下去,肯定会被不伏老把没的说成有的,话锋一转,又道:“话说,我们要怎么从这里出去?”

  提到这个,还真是一百个无奈。

  虽然有很多捷径通往龙墓,但出口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祭坛。

  不伏老也没招啊:“还能怎么出去,走正门。”

  说这,长袖一挥,他们面前便出现了一条通往祭坛出口的大路。

  路两旁盛开着深蓝色的海蓝花,随着海水在轻轻的海中风下不停摇晃着潺潺流水的枝干,照亮了那条宽阔而又明亮的大道。

  不伏老在前,猾欠背着华微在后,踏了上去。

  大门,感应到了他们的回归,不经反应,慢慢打开。

  在轰鸣而又震动的响声中,对面慢慢出现了好多人脸……

  认识的,不认识的,猾欠将他们那震惊的足以塞下鸭蛋的脸看的清楚明白。

  “那是……”

  最靠近大门的人世龙王一千年前刚纳的侧妃汝亿。

  因为太能装纯,装好人,猾欠向来不待见她,而汝亿也不喜欢猾欠。

  汝亿那张妖娆而又精致的面容,在看到猾欠的脸后,像是见到鬼一样,扭曲了几分:“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这一喊,立马吸引了更多的目光看向大门。

  很快,惊诧声四处蔓延。

  “这不是猾欠殿下吗?他不是被流放了?”

  “奇怪,没了龙筋,他怎么可能进入龙墓?”

  “你们快看,那是华微殿下吧?华微殿下怎么在他手里,大殿下跟二殿下人去哪了?”

  “……”

  不伏老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知道不能在此地久留,赶紧冲猾欠使眼神。

  猾欠也懂,而他也开始有些懊悔没有做好准备工作就贸然出来,这不立马就引起骚乱了?

  匆忙低下头,背着华微就要穿过人群:“你们认错人了……”

  “你给我站住!”

  可是没走几步,汝亿的声音就从后面突兀的响起。

  不伏老示意他不要搭理她,而猾欠却停下了步伐。

  “猾欠,你现在已经是流放之身,被免去了龙籍。纵然龙王大人去世,也跟你没有丝毫关系,你来凑什么热闹?不会以为龙王之位跟你有关吧?”汝亿的声音尖锐的狠,宛如十几把刀同时刺在猾欠的心口上。

  周围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听到这话,立马也都停止了讨论,格外恶毒的盯着猾欠,似乎要将他盯出窟窿来似的。

  “别用你的脏手砰华微殿下!还不放手!”汝亿又吼道。

  “就是,就是,你不配碰华微殿下!”

  “华微殿下是你打伤的吧?你这个禽兽!”

  恶毒的声音四散而起,一句一句,传入猾欠的耳朵。

  不伏老听了,看着不做声的猾欠,自然为他抱屈:“你们这些人难道眼瞎了?!三殿下这是在救华微殿下,也是在救你们啊!”

  “呦,这不是不伏老吗?您老不在珊瑚海种珊瑚,怎么也跑到这来凑热闹了?”

  汝亿不仅在找猾欠的茬,现在又开始怼不伏老:“明知道龙王大人身体抱恙却还狠心离开的人,现在也有脸回来?”

  又不屑的看向猾欠,声音往上调高了八度:“看来,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程度非一般啊,竟然组队来给龙王大人的葬礼抹黑了是吧?来人!还不将这两个擅闯龙空岛的外人给拿下!”

  “汝亿!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跟猾欠殿下可是……”不伏老怒吼一声,俨然被她激怒。

  “师傅,不要中了她的激将法……”猾欠急忙打断不伏老,可为时已晚。

  汝亿听到不伏老直呼其名,当即掩面痛哭起来:“你们大伙看看,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汝亿堂堂西国龙王的侧妃,竟要听这老东西呼来喝去……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把这两人拿下正法!”

  汝亿的脾气,龙族中人,尤其是龙宫里的人最清楚。

  自从龙王把她纳为侧妃,她的刁蛮任性就已经成为人人皆知之事了,龙王身体抱恙,又没人能够治她,一来二去,她几乎就是龙宫的老大,任谁也不敢得罪。

  这下子,众人原本还在要不要动手的边缘纠结,被汝亿遗憾,当即开始操家伙。

  不伏老也算看清楚这帮人的嘴脸了,“三殿下,反正已经出了龙墓,修为都回来了。我看不妨……”

  “若是动手,我们必然百口莫辩。”猾欠的思路很清晰,果断的否决不伏老的建议。

  说着,又无奈的看向身后的汝亿,将背上的华微放了下来。

  纵然一百个不愿意,但解释还是少不了的:“四弟他中了大哥的咒法,现在醒不过来。但事情绝非你们想的那样……”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一个流放之人的满嘴谎言?!”汝亿冷哼。

  “龙王并没有流放我,一切都是大哥跟二哥在幕后操控的”

  “!!”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

  然而,汝亿就是个搅屎棍,没给猾欠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就又开始五令三申的指着猾欠的鼻子指责:“你还真是坏到家了啊!明明是自己没用,龙筋别人抽取不说,还让人类豢养了几百年,不听从龙王大人的旨意返回西国,还打伤丹声……你这般丢我们龙族的脸,仓律跟丹声还在龙王大人面前跟你求情,你倒好,现在开始反咬一口……你还是人吗!”
引鲤尊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liz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引鲤尊http://m.owolove.com/yinlizun/引鲤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引鲤尊》版权归原作者伍拾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