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632.是与非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灵武帝尊帝焰神尊万界天尊文化入侵异世界鸿元至尊六界神君极品透视
  龙琊潇洒的翻舞长袖,尽数将那白光接下,袖口虽然为白光引燃,可又瞬间被他用水灵术强行解除威力。

  仅仅片刻,就将那惊险的一幕化险为夷。

  兄弟二人看到龙琊使出这等力量,顿时下巴都要惊掉,目瞪口呆并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惊叹。

  “你、你、你……!!”

  大哥看来想说什么,却结巴的不像话。

  倒是瘦高个,还能够一手指着重新恢复空无一物的大门,一手指着前面的龙琊,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你会法术!!!”

  什么,结果说的是这个。

  鲤笙他们当然也吃惊,毕竟看起来毫无危险的门却像刚才那样可以喷火了啊!

  当即冲到龙琊身边:“龙琊,你没事吧?那门,那门怎么会……”

  “还以为是个破门,竟然还有结界,真是……”天羽月禁不住吐槽。

  月下樱比较安静,大概是看大哥受惊过度,随手给他撑开个利于平稳情绪的治疗术,倒也好心的很。

  龙琊收起袖子,倒也平静的解释:“据我所知的琳琅小镇,是不会随便让人进去的。而他们从不设守卫的原因,便是他们相信,这个大门可以帮他们拦下任何想要拦住之人。当然,他们同样无法获知外界的事情。不过,一旦有人可以成功穿过大门,他们会把来者当成贵客迎接……”

  “什么呀?这么闭关锁国经济能行?”鲤笙不由得吐槽,见大家在意的点不一样急忙又道:“所以,他们以为这结界是无敌的咯?龙琊,你既然知道,莫不是你之前进去过……”

  “嗯。”龙琊轻轻点头,看向闭合的大门,“只进去过一次,当时年幼,能走到这里也是机缘巧合。还没等跟他们混熟,就被父王找到。父王以为我是被人拐进去的,扬言要水淹琳琅小镇,镇上的人们,为了息事宁人,只好把受惊的我送出来。”

  说到这事的时候,龙琊的声音很轻很平静,的确是回忆什么往事才会出现的情绪。

  天羽月追问:“那后来呢?你出来以后龙王怎么做的?”

  “父王他……”提到已经仙逝的龙王,龙琊的表情倒是冷漠了很多。

  也对,毕竟龙王听信了谗言将他关在九域寒潭八百年,不管理由为何,这对当时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终归是一块无法愈合的伤口。

  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因为我太小,还无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以至于父王认为是镇上的人作祟,连着在这里降了一个月的雨,果真变成一片汪洋……”

  “不会吧!”鲤笙听着,不由得咋呼:“龙王那么不辨是非么?”

  这话一说,使得龙琊看她一眼。

  鲤笙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可龙琊却笑了笑:“说的对,毕竟上了年纪,很多事岂止不能明辨是非,根本连辨都不辨,直接就下了定论。琳琅小镇的事,冤枉我的事,通通如此……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

  鲤笙尴尬的闭上了嘴,果然还是不要插嘴的好。

  “你们、你们根本不是人!”

  就在众人因为龙琊的回忆而陷入沉默的时候,一边的二兄弟却突然指着他们,大喝起来。

  像是见到怪物一样,边喊边往后退,吓得不轻:“你们、你们竟然骗我们?!”

  啊,倒是忘了还有他们在了。

  “要说骗,难道不是先装成仙灵高手的你们的错?”鲤笙反怼一句,边说边凑到大哥面前。

  抬眼瞄了瘦高个一样,见他们吓得面色铁青,看来是将他们想成了无恶不赦而又吃人的魔物,那个怕啊!

  无奈的笑,却是调戏的道:“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就不能留你们活口了呢……”

  “噗通!”

  这话刚说完,谁知那看似刚强的大哥突然拉着瘦高个就给鲤笙跪下了!

  真不说,吓了鲤笙一跳。

  这跪的也太利索了。

  “诸位大侠,我跟二弟并无冒犯诸位的意思,你们莫要往心里去!再说,我们俩都是凡人,这肉糙的很,不好吃,真的不好吃啊!”

  大哥边哭,边磕头,动作是真麻溜。

  瘦高个虽然是被他拉下一起跪的,但貌似没有反应过来。

  大哥在旁边又哭又嚎,他却呆若木鸡,直勾勾的看着他,露出困惑的表情。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你还不快点给大侠们磕头!”大哥见他一脸平静,气的不行,立马起身就要拉着他一起磕头。

  瘦高个却闪开他的推搡,十分无语的看了看鲤笙,最后视线落在龙琊身上,极为淡定的说道:“他们就算不是人,但怎么看也不是会吃人的妖怪吧?不然刚才他何必救我们,眼睁睁的看我们死不就好了?熟肉……还好吃的说……”

  噗---

  前半句是一点毛病没有,但到了后半句,这可让人忍俊不禁了。

  鲤笙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瘦高个,她喜欢哎……

  再看大哥,听到这话后,顿时也醒悟过来似的,略带惊悚的视线在几人身上不停游移。

  “啊..这个……你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

  鲤笙却‘刺啦’一声,猛地拔出斩碧空,刻意凶狠的往他脖子上一靠:“我就喜欢吃生的!”

  “哇啊,姑奶奶饶命啊!”

  大哥顿时哇的一声,哭喊着开始一个劲的磕头求饶。惹得鲤笙哈哈大笑,然后大哥再摆出委屈的样子,她便再吓唬他,然后他再哭喊,她再笑……

  玩的不亦乐乎。

  众人:“……”

  等到鲤笙玩腻了,月下樱这才又问道:“龙琊,龙王发了大水之后,变成了什么情况?”

  龙琊骤然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想说。

  然而,见大家都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叹口气,“这里的大门原本并不是这样,是变成这样,其实都是我的错。”

  啥?

  “父王连着下了一个月的雨,琳琅小镇变成一片汪洋,而我在知道此事之后,不顾四哥反对,来到这里为这里的人抱不平,结果,无意中触发龙王之怒,虽然洪水停止泛滥,但这里的一切却不复从前繁华。”

  “得知我插手此事,父王大怒,将我如此叛逆的理由全都怪在这里的头上,下令若是再见到琳琅小镇的人踏入西海半步,必将踏平此处。而我因为与父王作对,被关在龙宫后院面壁思过数十年……”

  “……”

  龙琊的声音很平缓,像是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从头至尾,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而这番话的理解,可以清楚的知道,龙琊不惜跟自己的爹为敌也要保护这里的人,看得出他很喜欢这里。

  但是,因为他而致使这里遭受了灭顶之灾,想必这里的人并不愿在看到龙琊。

  那么,让龙琊回到这里,难道是错误的……

  “刺啦---“

  就在几人正思量这个问题的时候,面前的大门却突然发出一阵像是空气挤压而出的声音,紧接着,对面凭空裂开一条足有一人宽的竖缝,从中冒出浓浓白雾来。

  天羽月当即横在鲤笙面前,摆出机警的模样。

  兄弟二人一看,当然也是很识相的躲到月下樱身后,浑身哆嗦着,像受惊的小动物,十分的扎眼。

  “龙琊,难道是……”月下樱可能感应出什么,扭头问,带着几分困惑。

  龙琊皱起眉头。倒是没有动弹,盯紧了对面。

  “龙六公子,您怎么有时间光临此处?”

  突然,白雾之中出现一抹修长的身影,浅然的声音落下,一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长相谦谦的男人站在对面。

  青蓝色的长袖衫一挥,便将身后裂缝合上,而后,目光宛然的盯着鲤笙他们。

  “这次来,还带了朋友来?”

  “……”

  毕竟龙琊被关了八百年,而有关于这里的记忆相关只剩下始末,相关人物自然记不清楚了。

  他没有认出面前的男人是谁,因此,只好道:“如果你们打算因为我八百年前的错责怪我,我一人承担责任就好,与我的同伴无关。眼下,我们必须要穿越这里,前往镇子后边的山海关。”

  “哦?”

  “不瞒你说,我们的同伴可能无意进入了山海一岸,我们与之失联了很久,他们的情况很是危险,我们要去救人。这里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跨越之地,如果你们……”

  “龙六公子,你依然善于将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啊!”

  谁知,那个男人却像感慨,一言而出,说的龙琊微微顿住。

  “这位帅哥,我们无心冒犯,但龙琊说的是真的,我们的同伴真的在山海一岸,能不能麻烦你……”

  “不行。”

  鲤笙刚想让他通融一下,谁知,对方看着她的眼睛,就像是给她下马威一样,凛然拒绝。

  天羽月可不乐意:“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让小鲤把话说完能死么!”

  “羽毛。没事。我来跟他说。”鲤笙急忙拦着火不拉几天羽月,将他拽到身后。

  随后,调整表情到适合进行严肃话题的一面,眼睛里一片星海。

  极为礼貌,先是一笑,再来自我介绍:“我是鲤笙,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那个男人并没有改变态度,边说,一挥袖,在他们身前制成一道雾状屏障:“你们是一切灾厄的源头,琳琅小镇不欢迎你们。”

  什么叫灾厄的源头?

  鲤笙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当即收起那副稳重的模样,挑起眉头,冷哼一声,“少在那摆着一副圣人的面孔说些狗屁风凉话!”

  “!!”

  少见的恶语,大声的臭骂,洛爵不在,鲤笙便将在现世的习惯展露无疑。

  这话,说的众人像见鬼一样冲着她瞪圆了眼睛。

  鲤笙全然不顾,翻了个遍白眼:“因为龙琊觉得对不起你们,作为他的朋友,我想当然的该尊敬你们。不管八百年前,龙王的所为是对是错,但龙琊已经尽了当时的最大努力来帮助你们。少在那装什么清高,当年你们如果直接将误入这里的龙琊送回西海,龙王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说到底,你们难道不是有什么企图么?”

  “……”

  男人沉默了,但看着鲤笙的眼睛,却慢慢陷入冰冷。

  “小鲤,好样的!”天羽月禁不住给鲤笙竖大拇指加油起来。

  这番话,也让面对这里就无法抬头的龙琊找到了一个可以断然放下的理由,原先闪躲的双眸,现在紧迫的求证答案一样,毫无闪躲的看着那个男人。

  鲤笙冷哼声,语气渐渐调高:“龙琊很单纯才会被你们利用。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的企图会危及龙琊的安危,我可饶不了你们!”

  “嘡啷---”

  话毕,斩碧空猛地抽出!

  那火焰缠绕的剑身,因为鲤笙的愤怒,闪烁着晴明的色彩。

  映在那个男人的眸中,却在瞬间又变成不可思议的惊诧:“你怎么会有这把剑……”

  这问题再配上那表情,简直像他也认识鲤生似的……

  嗯?

  不会吧!

  鲤笙悠然道:“朋友借我用两天,怎么了,你认识我朋友?”

  朋友?

  她这么说,知道情况的天羽月他们齐齐扭头看他,丈二和尚,不知鲤笙这是闹哪一出。

  一听是鲤笙的朋友,男人眼神中的戒备又回来了:“这把斩碧空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使用的,你跟鲤生到底什么关系!”

  果然……从他口中出来鲤生的名字,鲤笙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然而,这不是很奇怪么?

  这个男人的年纪怎么看也就四十多岁,哪里像是认识已经消失了十万年的鲤生的样子?

  如果不是他认识而是听过什么传说吧!

  鲤笙收起斩碧空,这着实有些难以解释了。

  不过,如果这是个突破口,不妨试着利用这层关系。

  呵呵一笑,当即道:“你想知道,那就带我们去山海关。到了山海关,我就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你看如何?”

  “!!”

  男人一惊,随后却不拒绝,明显的眼神晃动,证明他在犹豫。

  明明刚才一口否决,现在却因为鲤生之名而犹豫成这样……

  说实话,鲤笙有些不爽。

  “我知道的事可远不止这把斩碧空。只要你带我们过去,你问什么,我绝对都回答。”
引鲤尊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liz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引鲤尊http://m.owolove.com/yinlizun/引鲤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引鲤尊》版权归原作者伍拾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