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658.螳螂捕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进入电影万界天尊纯阳鬼胎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黑巫师朱鹏神武战王都市奇门医圣
  “所以……你打算把我当成棋子,使得红炼雪跟洛哥打起来,你坐收渔人之利?”

  “哼!魔族也好,洛爵那帮人也罢,必除之而后快!”

  如是说着,丹声直接将好姝儿按到了水里。

  好姝儿仓皇挣扎,想要呼救却一张口就呛进一口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丹声看着在水中不断挣扎的好姝儿,却笑的甚是大声,“哈哈!凡与龙族为敌之人,必不得好下场!!”

  很快,好姝儿不得呼吸,一会就没了动静,漂在水上。

  丹声放开手,又抬头看看正好落入海平面的夕阳西,嘴角邪魅的挑了起来。

  “时间到……”

  哗啦啦……

  话音刚落,平静的海面突然卷起大风大浪,好姝儿在水上晃动着,没有任何反应。

  风浪卷起海水,很快在他们面前形成一条直通海底的路。

  丹声的模样也在龙宫之门打开的瞬间,稍微发生了变化。

  那广阔的脑门上多了一对龙角然而不知为什么,那龙角竟然有些残破。

  跟在他后面的侍卫随后也显了形,一个个都是鱼精,统一的黑色鲶鱼模样。

  “回龙宫!”

  丹声直接将好姝儿按入水中,打算让她顺着水流进入海底,然而……

  “啪嗒!”

  突然,一道极为诡异的力量猛地扼住了丹声的手腕,别说动弹,瞬间像有无数的刀片在刮肉一样,疼的要命。

  丹声受不住疼,急忙往后缩手,“谁!”

  朝着空气便怒喝一声。

  话音刚落,只看到面前的空气慢慢被撕裂,浓郁的绿色雾气从中飘散出来。

  “!!!”

  察觉到什么一样,丹声急忙往后跳出好远!

  “到底是……”

  “终于找到你了……”

  冗长的苍老声音穿过浓雾,穿耳而来。

  洪亮而又冰冷的厉害,在场的人不由得一哆嗦,连气都不敢喘了。

  “嘎啦啦……”

  突然,一只大手掰着空气的裂缝,出现在面前!

  !!!!

  众人吓了一跳!

  随后,如同嘎嘎作响的骨头声,巨大的身影出现,伴随着无数白色的“海洋”……

  看清楚那一刻,丹声吓到惊慌失措,“金、金骨!!!”

  虽然听说金骨从九幽城出来了,貌似还跟正派起了冲突,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金骨乃是不死之身,本来就是妖界的传说,很多人都不愿跟他有所接触。

  而金骨突然现世,早就在妖界传开,所有人也是尽量避开就避开,不打照面。

  西国龙族向来对妖界之事没有过多牵扯,金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龙族小子,把那个女人交给老夫。”金骨指了指浮在水面上的好姝儿,同时噗通一声坐了下来。丹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指了指好姝儿,“她……她?”

  为什么金骨想要好姝儿?

  “别让老夫说第二遍!”金骨的怒火并未止歇,在看到好姝儿的瞬间,为红炼雪所伤的怨气又疯了一样扩散出来。

  浑身也释放出浓烈的灵压,哗啦一声将海水变成滔天大浪,卷起其中无数鱼虾,落在丹声面前!

  丹声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自知以他的力量无法对付金骨,别说对付了,如果金骨有那个念头,可能他刚才直接就被干掉了,此刻还能站在这么?

  当即将好姝儿往金骨面前一推:“她!她在这里!”

  这认怂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半分骄傲?

  金骨笑了笑,怒气平息不少,立马停了巨浪,似是笑一般,看着丹声。

  一手抓过好姝儿,满意之余,不忘调侃道:“龙族现在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如果龙炎那老家伙地下有知,估计都要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不可……”

  “……”

  面对金骨讽刺,没有实力的丹声只能乖乖受着。

  看着海浪散去,面前的裂缝慢慢愈合,而那股令人浑身战栗的灵压消失后,丹声额头的汗已经如雨落下。

  比他惨的那些侍卫,此刻已经一个个个的瘫倒在地,口吐白沫,失去意识了。

  “真是可怕……”

  “二弟!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仓律的声音从后头传来,听着十分生气。

  丹声回头便看到仓律带着一中侍卫从龙宫结界出来,怒气冲冲,看来又少不了一顿斥责,也是无奈了。

  急忙上前作揖行礼:“大哥……”

  仓律一听他有气无力,就跟失了魂似的,很是不悦:“怎么?出来巡视下情况,还把你累成这样不成?”

  “不、是因为刚才……”

  “这是怎么回事!”仓律看到满地死鱼死虾,更是生气:“你这是在做什么!”

  “不,这不是我……是……”

  “别找借口!”

  仓律是不听人言的。

  丹声简直要被气死,但面上还是缓和,继续解释:“大哥,难道方才你没有察觉到异动么?”

  “异动……”

  仓律皱眉。

  其实,这正是他匆匆从龙宫出来的原因。

  “你说刚才……?”目光一沉,从满头大汗的丹声连山西似乎看到了不安:“发生了什么?”

  丹声叹气,深深的:“是金骨。亡灵金骨。”

  “谁?!”仓律以为自己听错了,抠抠耳朵:“你方才说谁?!”

  “金骨!那个曾经率领前往亡灵大军,与神界为敌的不死亡灵!初代龙祖不就是因为他才害病的么……”

  “啪嗒!!”

  没等丹声说完,仓律已经起了一身冷汗,直接伸手就往丹声脸上落下,阻止了他下面的话。

  深深呼吸,才将因为听到金骨名字就产生的恐惧强行咽下去:“你如果敢再说一个字,我就拔掉你的舌头!”

  怒吼而出,吓了丹声一跳,也不敢往下说了。

  仓律感受着空气中残余的那股灵压,确认的确是金骨无疑,随后,极为凝重的冲丹声说道:“不管那个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踏这里,我们龙族与它的恩怨已经在先祖去世之抹消。不管他做什么事,都与我们龙族再无半丝关系。”

  “……”

  怎么听着好像是他不希望惹事?

  “丹声,你没有惹恼那个人吧?”仓律如是问,一双眼睛,几乎盯着丹声冒出火来。

  果然……

  丹声心中想着,仓律果然要当懦夫,尽可能的逃避一切危及他的人或事。

  急忙道:“没有!他要那个女人,我立马就给他了!真的没有跟他对着干!”

  仓律轻呼了口气,很是明显的看到他呼气,哎呦我去。

  “好,那就……女人?什么女人?”

  突然反应过来。

  丹声呵呵的笑,“我这不是听你的命令出来巡视么,谁知竟然遇到最近传言中的那个女人……”

  “嗯?”

  “就是红炼雪很看重的那个女人,叫、叫……啊,对了,叫好姝儿!”丹声因为想起姝儿的名字而兴奋。

  这一行为自然又引来仓律的白眼:“这么大声做什么?我聋了么?”

  “是……”丹声有低下头,“不过着实太可惜了。我本打算用那个女人威胁红炼雪,好让他帮着我们跟洛爵那家伙报仇雪恨来着,结果谁能想到半路上会杀出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老头啊……”

  说到最后,似乎看到仓律表情不好,竟然慢慢变成了自言自语似的嘟囔,最后直接什么都听不见了。

  别的不说,丹声很清楚的是,自从洛爵他们大闹龙空岛,毁了龙王的祭祀并伙同猾欠夺走了定海神珠,而后洛世奇又在那么多人面前,让龙族难堪,这新仇旧恨的加起来,成为龙王的仓律,每一日便要将这事捋一遍,以加深对洛爵的怨恨。

  仓律早就想找洛爵报仇了,而最近他也有各种行动,什么联合一些比较冷血的个人组织,暗中委托什么的。

  怎么说,其实有一点金骨是真的没有说错。

  现在的龙族,的确与龙族的信念与坚持有些背道而驰了。

  然而,尊敬仓律的丹声,即使再认为现在的龙族有问题,也绝对不会摇头说不。

  人始终坚信,只要处理完了洛爵这档子事,仓律平息了怒火之后,定然会将龙族带回正轨,会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

  可是,世事怎能如意?

  丹声永远都想不到,他的美梦终究是个梦罢了。

  仓律听完,什么都没说,在沉静了好久好久之后,只是长长的呼了口气。

  背影在月影之下浅白着寂寥的颜色,映在丹声眼中,突然想,他是不是太累了?

  “回宫。”

  只是二字,仓律说完,一挥袖,制成巨大的龙宫之门,便在丹声的惊愕中转身消失。

  关于金骨,他只字不提,关于可以帮他们翻转局面的好姝儿,他还是只字不提……

  “大哥???”

  丹声觉得哪里不对了,眉头紧蹙着,想要追上去,却又觉得一旦追上去,他可能对仓律说出极为不礼貌的话来。

  思量再三,最后定在原地。

  “二公子,龙王大人他是不是……”

  “龙王之事也是你这种杂碎能说的?”

  丹声火气没地方发,正好有认为仓律有些异常的行为想要问他,却被他好一个呲。,自然没有好气:“再有下一次,定然将你打入海底打牢关他个百八十年!”

  “属下知错!”

  那侍卫吓的急忙下跪磕头,连连几下,脑袋已经磕破皮,直往外淌血。

  丹声冷哼一声,便又重新制成龙宫大门,迈步进去。

  好姝儿之事,也只能这么算了。

  月色明亮,将一切映照的碧青玉洁。

  而在现实的对立面,昏黄又鬼绿的时空中,金骨将手里的好姝儿放到了一块平台上,那双莹莹律动的绿色瞳孔,看着连自己手指头大都没有的好姝儿,倒是安静的坐在地上。

  他周围是无数的骨兵,看着好姝儿,露出恨不得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愤怒模样。

  到处议论纷纷。

  “骨老为什么不把那个魔女弄醒?这样一直等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是她害得骨老的指天剑被人夺去……”

  “确切的来说,不是她,而是她的……男人?嗯……貌似也不对,洛爵跟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妖是一对,她的话……”

  “她是红炼雪的女人!骨老之所以受伤,正是因为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神经搭错线的魔王造成的!这个女人我们一定要将她生吞了才行!”

  “但是骨老怎么一点都没有动静啊?”

  “是在想着从哪里下嘴么?”

  “……”

  骨兵们也是闲着没事,说过来说过去,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要怎么把好姝儿下锅,为此还研究了十几个方案,讨论的也是不亦乐乎。

  至于金骨……

  虽然像看猎物那样盯着好姝儿,但他明明对吃了她没有任何想法。

  不如说,他很是困惑,为何好姝儿这样的人,会让红炼雪那种叱咤魔界,哦不确切的说是人神魔三界。

  像他这种经历了一切大风大浪,见识过无数妖魔鬼怪,本该脱离情欲,只为力量而存在的人物,不该像个人类一样,为情所困才对。

  难道是这个女人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世?

  但怎么看……

  金骨伸出指甲盖,将侧躺的好姝儿往旁边一扒拉,就让她面部朝上,金骨也得以将她的脸打量个仔细清楚。

  仔细看的话,好姝儿睡着的时候的颜容,也就是个很乖巧的美女罢了,一切一切的太过平常,反而觉得有些恐怖了。

  金骨用指甲抠着眼窝,自从被洛爵将指天剑的剑鞘夺去,他那只被剑鞘插着的眼窝就开始没日没夜的痒,好像在随时的提醒他,不要忘了曾如何被洛爵羞辱一般。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会吸引红炼雪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看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金骨还是想不通。

  比起想不通,他现在更加在意的是,身为一个活人却能在虚无界毫无负担的一直睡觉,好姝儿的反应神经也的确都长的。

  “呼……现在老夫可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如果老夫伤了这个女人,红炼雪那张总是一脸无趣的表情会不会染上另外一种颜色……”

  活的久了,谁还没个特殊爱好?

  “骨老,有人来了!”

  暮然,在最后头的骨兵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喊了一声。

  金骨定睛看,只见远方浓雾之中,竟然真的慢慢浮现一个人的影子。

  金骨不免好奇了。

  虽说虚无界是亡灵所栖息之所,于生死界限中,不受任何影响。只有死人才能穿过
引鲤尊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liz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引鲤尊http://m.owolove.com/yinlizun/引鲤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引鲤尊》版权归原作者伍拾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