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684.大梦若离(四)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异世无冕邪皇冠绝新汉朝穿越之路在脚下都市奇门医圣灵武帝尊神武战王极品透视茅山捉鬼人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第五瞳默然了轻呼口气,看着鲤笙,“来自地球?什么啊?真是……你的意思是你的魂魄占用了鲤生的身体,而你并非鲤生,而是某个世界的灵魂?”

  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事实。

  鲤笙急忙点头,“对,没错。”

  “啪嗒---”

  忽然,第五瞳几步上前,朝着鲤笙便甩过手来!

  鲤笙为他要打自己,急忙闭上眼睛。

  然而,却感觉到肩膀上加了些重量,一丝痛觉都没有。

  睁开眼睛,看到第五瞳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第五瞳,你不打我……?”

  “打你?”第五瞳没有起身,像撒娇一样:“你以为这种拙劣的谎言能骗的过我么?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认识你多少年,是不是你,我还是能分出来的。”

  “不,我真没有开玩笑,我不是,真的……”

  “闹剧也该结束了,小鲤鱼。”第五瞳的声音骤然压低,将鲤笙往后使劲一推,便大步走到了山海入口。

  “第五瞳!!我说的是真的!”

  鲤笙气的大喊,可第五瞳只是拿着背影对着她,分明没有回头的意思。

  “哗啦---”

  一瞬间,第五瞳捻指轻弹,直接在指尖凝结成一道流光。

  接连往天上弹出几道,便看到上方笼罩的结界骤然变换色彩,耳边同时响起滚滚闷雷之声。

  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骤然流窜到心上,鲤笙禁不住一个哆嗦。

  看着第五瞳,第五瞳正用邪魅而又阴冷的眼神回头看着她……

  “你又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吧?但凡踏入这个结界的人,是绝对出不去的。天地玄界会不停吞噬着那些人的生命力,直到他们化为腐朽……哈哈,想到尸横遍野的样子,真是怀念的很呐!”

  如同疯了一样,第五瞳笑的令人起鸡皮疙瘩。

  “你个疯子……”

  鲤笙算是彻底明白了,第五瞳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第五瞳。

  他的执念太深,几乎成魔,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算了,眼下正好趁着他要控制结界无法分身,赶紧救人出去再说。

  深吸开口气,唤出斩碧空,几步到最前面的狐若面前。

  没敢犹豫,朝着那看似薄弱的圆球便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山海外边的洛爵他们,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很是不妙,从山海一岸突然涌现白光,且随后覆盖一层危险的结界,范围甚至到了很远很远。

  “这结界怎么看也不正常吧?”千山末皱着眉头,看海水中的海兽瞬间扑棱的没了影子,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众人也不瞎,自然都看到了,齐齐看向洛爵。

  洛爵一直在想进入山海一岸的办法,一看海兽们都跑了,当即道:“到底怎么回事,也只能亲眼看看了!”

  说完,第一个冲向大海,在临近时,突然将指天剑亮了出来,狠狠一挥,便制成一道剑压,直接在海面上铺成一条路来。

  “!!”

  众人看到后,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

  青珏色皱起眉头,不免嘟囔:“这海……未必会接受他……”

  “哗啦--”

  g话音刚落,制成的大路便被突然汹涌的海水拍成了碎片,海面霎时又恢复了宁静。

  洛爵真的不信邪,继续挥剑,连着挥了十几下,可知道气喘吁吁,几乎虚脱,每每制成的路总被海浪弄散。

  众人看不下去,也冲了过来,一起制成咒术,想要齐心协力制成通往鲤笙的门……

  “咔嚓!“

  忽然,几人身后落下惊雷,海岸被击中,海沙飞散,同时出现了一道传送门。

  门后身影绰绰,竟然走出来了几个极为熟悉的面孔。

  “莫非辞??”

  犬火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你们也在这里?!”

  可莫非辞那洪亮的声大嗓门一喊,立马可以确认是他无疑。

  而在他身后,相继从结界中走出莫惊云他们。

  洛爵等人停下手中动作,看着他们。

  莫惊云看到正冲刺的洛爵,自然也纳闷,但在注意到这上方的结界后,脸色便不怎么好看了。

  “洛爵!”

  莫非辞急忙冲洛爵打招呼,笑着上前。

  东方令在后头,也急忙跟上。

  洛爵知道莫非辞这人不坏,自然对他的态度也颇好。看到东方令后,眼神一亮,倒是笑笑:“你们怎么来了?”

  他同样也困惑。

  莫非辞回答:“啊,我们也不知道!就是走着走着,然后一道白光闪过,之后就出现在这里了。”

  “白光?”

  难道是方才那道?

  众人齐齐怀疑。

  莫非辞继续说“那话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可又邪道的影子?我们可是来抓那些邪道头子的……啊啊??”

  没等说完,嫌他聒噪的司雪衣便用剑柄狠狠戳了戳他的腰,顿时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很……”莫非辞一看是司雪衣,也只好作罢,将’’‘疼’字咽进了肚子里。

  司雪衣抱着剑,冷冷看着洛爵他们。

  说到司雪衣,与她最初的接触也就是在惊阙山比武大会的那个时候。跟当时的印象相同,

  是个美人,但依旧看谁都一副欠她钱的样子,冷冷清清,冰冰露露。

  莫惊云走了过来,以及后边的一封雪。

  看到二人,不难猜出惊阙山已经出动了有力的兵力,打算在这里大干一场。

  莫惊云再次看到洛爵,首先为他手上的指天剑吸引了视线,不免稍稍吃惊,随后才道:“洛爵,怎么就你们?其他人去哪了?”

  这个其他人,自然说的是鲤笙。

  当时鲤笙在八荒国会上逃离的时候,他也在场的。‘

  既然不见鲤笙,莫不是两人还在吵架?

  “你不会还没跟鲤笙讲清楚……啊?”

  莫惊云刚要说鲤笙的事情,只觉得胳膊一疼,这才发现一封雪竟然掐他。

  这是要他不要多嘴的意思。

  好吧,莫惊云无语,只好转了话题,指着前面的山海一岸,“那里就是所谓的山海一岸吧?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条瀑布……”

  “师兄,我们来这是为了什么,你没忘吧?”一封雪见他顾左右而言其他,急忙提醒。

  莫惊云呵呵一笑:“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不过,眼下情况,怎么看也不是只有我们经历了这种事情。既然大家在一根绳上,那遇到也是早晚的事情,不用急。”

  他倒是说的极为有道理,但谁又能知道这一切真的如他所说?

  一封雪无奈道:“这可能只是个巧合。”

  “他说的没错。”

  察觉到什么的青珏色,突然道:“要说为什么的话,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这上面的结界一直在不停的转动么?”

  “转动?”

  众人抬头,看着那诡异的结界。

  几乎要把眼睛都看废了,才发现了那微乎其微的变化。

  没错,如果不仔细看,几乎看吧出来,也亏得青珏色竟然能注意到。

  “结界在动,这不是很正常的么?”千山末打可以,但对结界这事并不太理解。

  而精修于符法的莫惊云,认同的看了青珏色一眼,便解释道:“结界虽是法,但最开始却是符所化成。我们现在所用的结界之术,只是符化简单之后的样子。因此省去了符态所需的动态。而动之符界,这个动态又分为好几种,其中,转之符乃是将结界之物以一个原点汇合为根本……”

  “你能的清楚简单些么?我完全完全听不懂……”千山末被绕进去了,直接道:“这种会让耳根不清静的话就别说了,说点人能听懂的。”

  “你又不是人。”莫非辞不忘吐槽。

  千山末一愣,反应过来后,当即看向莫非辞。

  莫非辞挺胸,倒是不怕,只是随后又被莫惊云狠狠瞪了一眼,这才消停下去。

  “总得来说,这奇怪的结界竟然保留了动之符界的作用。想当然,对方是想将一定范围内的人集合到一处的。”青珏色替千山末无语了一把,随后用简单的话予以说明。

  说完,又看向洛爵,摊摊手:“别的不说,单凭对方有发动这种结界的本事,其力量绝对不能小觑。”

  “我们现在该担心的,难道不是所有人都集结在一处会出现什么情况?“”司雪衣不满的问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倒是落地有声。

  众人齐齐看向她,随后又同时无语的叹口气。

  莫惊云首先说:“那也只能希望对方施展的结界的范围不大了……”

  不然,一旦聚集之人超过一定承受范围,这个强大的结界必然会崩解。到时候可就不是死几个人的事了。

  结界中的人,不然要死一七八成,这可是个恐怖的概念。

  “那你们认为是谁打开了这个结界?”一封雪听后,很淡定的问:你们应该知道吧?”

  他们知道个毛线啊!

  犬火直接否认:“这怎么看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吧?我们怎么会知道……这话说的就有些针对性了”

  “我师父只是问问,你放尊重。”司雪衣由不得别人说一封雪的不是,直接怼了回去。

  “只需你们问,还不准我们反驳了?n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不讲理?”千山末可不在乎她是否是个美人儿,该怼就怼,绝不含糊。

  “师傅她老人家可是惊阙山夙雪峰战掌座,岂容你们这些妖怪诋毁?”

  “你说什么!”’一听这话,连青珏色都不乐意了,直接上前“我说小姑娘,你以为你们现在和平的一切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有八重天的八重石镇压了妖族之力,你们人类有什么本是可以驾驭妖灵这么多年?是我们吧想破坏这份平衡,并非我们不敢不能。你最好搞清楚再说。”

  “妖怪本来就是妖怪,神界镇压你们肯定不光因为你们挑拨争端,残害人民,从你刚才说的话来看,你们分明就是在等着机会造反……”

  “造反?”

  “谁不知道,得引鲤樽者便能驾驭千妖,如果是妖族得到那股力量,八荒可能就完了……”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这么理直气壮,明明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千山末也上火了,差点拔剑。

  “雪衣,退下。”

  幸亏一封雪见情况不对,急忙将司雪衣往后拉开:“各位,雪衣这孩子小时候因为妖怪而失去了所有家人,对妖怪有很大的偏见。你们几个就不要跟她见识,多多体谅下吧!”

  “师傅!您跟他们说些做什么!”司雪衣又急了,“您怎么还用跟他们道歉?!分明就是他们的错吧!”

  说着,便要上前继续理论,却被一封雪横袖挡住,“为师不是说过不要过来么!雪衣!”

  “!!”

  这句话,听着只是一般严厉的质问,但一问出来,耳膜嗡嗡的疼。

  莫惊云急忙上前将司雪衣往旁边推了推,又劝一封雪:“师妹,你这是干什么?说要保留体力对抗那些邪道的可是你呀,这怎么现在,还没见到邪道,就率先操之过急了呢?”

  “……”

  一封雪没说话,看着莫惊云,也挺劝了,灵压逐渐收敛了起来。

  别说莫惊云,这里的人,就连最擅长收集情报的青珏色都从不知道,人人盛传的惊阙山夙雪峰掌座一封雪,是个温柔之人,从不会对任何人甩脸色如何如何。

  结果,之前没有是因为没人敢对她说出一些大不敬之话吧!

  自己的徒弟不一样,哦,不对,该说司雪衣知道一封雪肯定不会真的生气,所以在作死吧?

  一封雪深深吸口气,直到释放的灵压完全消失,才退到了后头,看着司雪衣,,眼神中尽是责备。

  也对,刚才司雪衣差点毁了他们夙雪峰宁静又骛远的招牌啊!

  L洛爵看着突然打混成一团的众人,虽然知道不该浪费时间,但他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喂!”

  突然,他们身后又出现了别的声音。

  这个声音尖细而又性急,众人甚至都没有回头,就猜到了来者是谁。

  “你们在干什么?让我也加入呗!”

  竟然是他……

  回头,出现在对面的竟然是洛世奇,而他身后不多不少,就带了两个灵使,

  分明是御子柴与鲲鹏。

  话说洛世奇之前一直在跟踪洛爵们,后来没洛爵发现,迫于无奈,只能让洛爵离开

  说到洛世奇出现在爱这里的目的,其实很大意义上是因为

  ,他的时间貌似不多了

  “呦,又见面了!”

  “”
引鲤尊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liz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引鲤尊http://m.owolove.com/yinlizun/引鲤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引鲤尊》版权归原作者伍拾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