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775.同为爱情,何分种族?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灵武帝尊无敌战斗力系统茅山捉鬼人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美食猎人我的超神QQ都市之王牌仙尊绝色总裁爱上我
  溪叠摇头,“没有。不过,流冰城最近不是不太平么?凶手的话,须弥掌门应该能猜到吧!”

  须弥月轻笑一声,“呵呵,如果两件事联系起来,那凶手的确能猜到是谁。不过,知道跟抓到是两码事。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后者吧?”

  “不然你以为我回来是做什么的?”溪叠目光一沉,握紧拳头,“此人不惜做出这种事情也要逼我出面,那我不妨顺了对方的意,倒要看看他到底什么目的……”

  须弥月眯起眼睛看他,似笑非笑,“可不要小瞧了对方实力。能在流冰城做出那种事情而又不为人所抓到马脚,可想而知对方定然无比狡诈。如果大意,你这一行可能有去无回……”

  说着,挥袖,掌间便多了一团蓝色的光芒。

  溪叠皱起眉头看过去,发现是一只活灵活现的初冰雀,一般在关键时刻用来化解危机之用。

  溪叠知道,这只初冰雀是他小时候见过的那只,原来是他父亲所持有,后来被赠予了须弥月。

  这几百年过去,当时只有巴掌大的鸟儿现在已经变得有半人高了。

  初冰雀识得人气,溪叠的气味自然记得。

  一被放出来便跳到他身边,拿着流光溢彩的脑袋往他身上使劲的蹭了蹭,希望溪叠能赶紧想起它似的。

  溪叠随了它的意,摸摸它的脑袋,对于小动物他还是不排斥的。

  看向须弥月不由得笑,“你连初冰雀都拿出来了,对方果然是你都无法解决的人物?”

  不然,蓝蔻又何须找到他呢。

  须弥月无奈,叹气,拍拍初冰雀的翅膀,满面惆怅,“对方该是研究过我流冰阁的修行法门,我门弟子一再受到牵制。我一直在想办法破解此僵局,无奈时间紧迫,对方显然等不及……”

  “这样啊。”溪叠深吸口气,觉得不可置信,“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防得住流冰阁的冰魄之术……我们的敌人说不定是上古之人啊!”

  不然,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须弥月叹口气,也是赞同此推论。

  “若是如此,这必然是一场苦战,小心些总没有坏处。”

  气氛骤然紧张。

  溪叠也明白须弥月为何要把她舍不得用的初冰雀给他了。

  点头道,“话虽如此,但这太奇怪了。我并不记得有得罪过这种人物。而父王及皇太父一生纯良,更未与人结怨,怎么会无端端的出来一个如此厉害的强敌……”

  “呼……”

  须弥月再次叹气,表情严肃到了不行。

  这……的确无解。

  溪叠见须弥月沉默,想她年纪与他相差无几,知道的事情与他差不多,问她也是无用。

  既然如此,只剩下与对方见面这唯一了解真相的办法了。

  沉住气,当即道,“你们在此保护好城内子民,我会去远离流冰城的地方与见面。不管如何,我定竭尽全力阻止对方……”

  “溪叠……”

  突然,须弥月喊道,听得有些急迫。

  溪叠看她样子,不用她开口都知道她要说什么。

  笑了笑,直接拒绝,“不用了。如果对方真的想要我性命,就算派出所有人,他也会达到目的,但我们的代价可就大了。”

  “那也不能让你一人前往,我们毕竟不知道对方底细……”须弥月还是担心,纵然相信溪叠之力,可对于一无所知的敌人,那种担心与压力也无可避免。

  溪叠还是摇头,“正因为不知道,若是对方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料,那代价太大了。”

  再说了。

  溪叠好像想到什么,目光骤然温柔的足以融化一切,嘴角上扬,“我一个人反而可以用出全力。再说,她还在等我娶她,我怎么能让她等太久。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算用爬的,我也要回到她身边……”

  说到后边,溪叠大概是说给自己听,但从那满溢出来的幸福看,须弥月知道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而长云听到这些话,似乎很吃惊,偷偷盯着溪叠看,眼睛一眨不眨。

  直到须弥月用眼神示意她盯的有些过,长云才急忙别开视线。

  须弥月则温和的笑着,随意的说了一句,“看来她真的是值得你放弃所有的存在啊……”

  须弥月已经耳闻,消失多年的溪叠随同一位样貌无比美丽的女人出现在八荒,而那女人竟然还是当今千妖之主,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妖怪,大妖怪。

  五年前溪叠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会舍弃北流冰出走。

  因为他知道没人会接受一只妖怪成为一国之后,这也是他从洛北冥那件事上得到的结论后而做出的选择。

  溪叠会喜欢上谁,并打算与谁成亲,须弥月不吃惊是不可能的。

  只是,更令她觉得奇怪的是,如果时间推迟五年,那溪叠又是什么时候结识了鲤笙?

  像他那种人,如果没有发生什么刻骨铭心之事又岂会对一个女子轻易动心?毕竟溪叠什么人,整个北流冰都清楚无比。

  溪叠的出行一直很规律,因为禁欲的关系,也从未见过他跟哪个女子有过亲密接触……

  明明是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

  ……

  想了想,须弥月几乎要迷失在渺茫的答案中,没办法,只能问溪叠。

  “明明是一只妖怪,却能让你如此痴迷,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魔力……”

  “她的好,我一人知便足以。”

  没等须弥月细细问,溪叠一句话,直接堵住了她之后的各种追问。

  须弥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啊……真是越来越让人好奇的回答……”

  长云又情不自禁的看向溪叠,然而却在看到溪叠的表情后,瞬间睁大眼睛。

  哪里……的确是哪里不一样了,跟记忆中的溪叠相比。

  溪叠不想再纠缠于这个问题,因此便道:“在我出城之后,你立刻让人用结界将流冰城防御起来。如果两日后我没回来,再来找我。这个……”

  挥袖,制成一根燃烧着蓝色火焰的羽毛,“如果我两日后还没有回来,这根蓝羽会自动将我的位置发给你。到那时,你们再……”

  “……”

  那时候便是最坏的打算。

  须弥月点点头,当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一定多加小心,切莫逞强。”

  最后嘱托一句。

  溪叠笑了笑,随后看向初冰雀。

  初冰雀叫了几声,随后化成一道白光,隐匿了踪迹。

  溪叠刚要走,无意看向旁边长云,身形顿了顿。

  眉头微微的皱起,想到二十年前第一次见到长云的情景。

  没想到二十年一晃而过,曾经那个被人抛弃的婴孩如今已经变得亭亭玉立,修为不凡。

  想到之后可能没有办法看到她成亲的日子,随即随手将一直挂在腰间的一枚盈盈玉润的湖蓝色琉璃珠摘了下来。

  递给长云,笑道:“这蓝灵珠就当是将来我随你的成亲礼物了。”

  “……”

  长云一愣,但没有接过。

  她压根就没想过会从溪叠这里得到什么礼物,更别提什么成亲的随礼。

  “拿着。省的我后悔。”溪叠笑着将那枚蓝灵珠放到长云手中,又看向须弥月,如同命令一般的道:“一定要给长云找个好人家。”

  “那是当然。”须弥月很无奈的笑了笑,这如同遗言样的嘱托让人心里很不对劲好不好。

  “哪就这样吧!”溪叠说完,一挥袖,制成传送法阵,便消失不见。

  看到他来去匆匆,须弥月事后深深吸了口气,解除了结界。

  周围的人看不到溪叠,纳闷一瞬,但很快凑过来开始询问长云他们。

  “国主大人已经离开了?怎么这么着急?”

  “我们还有好多话没有来得及跟他说,怎么能?”

  “去忙你们的吧!”

  长云还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朝着嘟囔的众人道,手中的蓝灵珠紧紧的握住。

  长云也是北流冰人尽皆知的人物,她的话自然管用。

  即使很想知道溪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回事,不过众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归到了各自的岗位。

  霎时,大殿之外恢复了平静。

  须弥月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突然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

  “师傅!”

  长云吓了一跳。

  “呵..呵呵……”

  须弥突然笑了起来,听来有些虚妄的厉害。

  长云皱起眉头,还是第一次看到须弥月露出这种反应,不知如何是好的愣在原地。

  “师傅……”

  “长云,人真的很奇怪,对吧?”

  “???”

  完全理解不了须弥月说这话的意思。

  须弥月用长长的袖子遮住了脸,以至于完全看不到她到底什么表情。

  “明明在此之前那么希望他有一个归处,但现在知道他已经知道了归处之后却反而希望这不是真的。”

  “……”

  这是在说溪叠的事情吧?

  长云这么猜但不敢随意接话。

  须弥月向来对外边的事情不感兴趣,唯独曾一再询问过溪叠嫁娶之事,还曾与刘相一起为溪叠找过合适人选。

  之所以这么上心,无非是因为她欠了溪叠父亲一份‘人情’。

  然而,溪叠千选万选,最终选择的偏偏是最难的,最不会得到祝福的一条。

  “人跟妖……”

  须弥月一想到愧对去世的先王,一股愧疚立马淹没了她。

  长云身为局外人,其实看的最清楚。

  想了想,道:“师傅,您一直希望溪叠国主得到幸福,您难道没有看到他刚才的样子?”

  “什么?”须弥月皱眉。

  “溪叠国主他整个人都变了。”回想之前几次看到溪叠,那种感觉越发的明显,长云不想在意都不行:“今天我所见到的他,不再是之前如同傀儡一样的人偶。您没看到么?提到她的时候,眼睛里面好像有星星在闪,很生动……”

  “星星在闪?”须弥月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文言文,无法理解:“那是什么?”

  长云无奈的看了须弥月一眼,跟一个从来对男女之情都不意的人来说,这的确有些难度。

  因为不管你说什么,对方都听不懂。

  无奈,深吸口气,“我觉得只要溪叠国主过的开心,那便什么都不重要了。况且,走到这一步,他必然已经接受了这一切的后果。”

  “长云,你难道觉得人跟妖在一起无所谓?”须弥月始终理解不了这个问题。

  “无所谓。”长云十分肯定的回答:“同为爱情,何分种族?”

  同为爱情,何分种族。

  八个字,就像霹雳,霎时惊醒了须弥月。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竟然到现在才彻底领悟,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好一句同为爱情,何分种族!说的好!”

  人与妖,虽说种族有所差异,但爱情没有丝毫差别。

  为人如何?为妖如何?感情者,二者都可生。

  这么想来,执着于人与妖无法向结合之事的他们,才是最深的迷惑之人啊!

  须弥月慢慢站了起来,看着溪叠消失的方向,表情已经一片明朗,没有任何的迷茫。

  “你可要好好的回来……”

  “师傅,溪叠国主一定回来,他那么厉害……”长云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

  当溪叠凭着直觉来到一处深林,果不其然,对方很快在他周围游移起来。

  “不是要见我么?不妨出来一见可好?”

  溪叠看对方在周围布下法阵,不以为意的笑:“我可是按照你说的来见你了,怎么,你这是打算食言?”

  “溪叠……”

  突然,极为沉重压抑的男声响起,是那种令人极度不舒服的旋律。

  溪叠回头便看到在阴影处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因为阴影正好遮住了他的脸,即使溪叠那么好的视力都没办法看清。

  不由得上前几步,“你有本事就露出正脸给我看看,藏在暗处算什么好汉……”

  可是,那阴影随着他的移动也慢慢往后移动,还是恰好的挡住那人的脸。

  “喂!”

  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出,溪叠上火不说,更令人不爽的是,对方一句话都不说。

  “好吧,你既然这么神秘,那我貌似也没有必要配合你了。”

  “刷拉---”

  比起用口,这种状况貌似用手能更直接些,当即制成一把冰剑,剑尖指着对方,眼神中流露出丝毫不客气的神情。

  “你再不开口,我便动手了……”

  “……”
引鲤尊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liz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引鲤尊http://m.owolove.com/yinlizun/引鲤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引鲤尊》版权归原作者伍拾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