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刺杀录|第五百七十五章 真相揭露了一半……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龙血战神万古杀帝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百炼飞升录神秘男神,求休战!大魏宫廷内龙火主宰总裁契约:女人,你别跑
  凯文当然没有真喝醉,都是装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趁机调查。一方面试图直接诱出船长本人,如果船长能直接出来,和凯文近距离聊几句,那一切问题就都没有了。但很遗憾的是,没有!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醉鬼发酒疯,确实不需要船长出面。但凯文不是普通的醉鬼,斯达特都过来查看了,而斯达特和船长又是熟人。这种情况下,即便船长在休息,也应该有底下人汇报给他。

  另一方面,凯文需要知道船上人员的战斗力情况。假设真的有凶手存在,那凶手是什么实力?如果凶手是一个一流高手,那把凶手揪出来反而是自取灭亡。

  同时,凯文也通过精神力,试探了船上所有的人。即便明说“船长死了”,或者“船停了”,也没有人紧张。如果真有凶手,一般情况下,还是应该紧张一下吧?

  结论:船长死亡的概率增大!全船只论肌肉,应该没人比凯文更强了。当然如果真打起来,还得考虑更多因素。再者,凶手心理素质一流,或者凶手还没露面。

  凯文躺在床上,认真思考比对。觉得“凶手心理素质一流”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毕竟凯文对自己六阶精神力的幻术能力有点自信。更大的可能是,凶手还没露面。

  船上的船员加旅客,至少五百多人。他们又不是排好队,凯文也没有点名册,只能用两条腿把船上的地方都转一遍,撞见谁捏谁。凯文也没能力一瞬间记住所有人,有些人还被重复捏了。同理,中间肯定也会有遗漏,而且如果凶手知道凯文的厉害,那多半会躲着凯文。

  那该怎么办?那就再捏一遍!

  还有,权限问题。船长拥有最高权限,假设船长已死,那权限如今应该在凶手手里。想要打败权限狗是不太可能的,唯一的方法是先一步把魔法塔破坏了。没别的方法,除非能偷到权限,否则只能暴力破坏。

  但这种手段都太极端了。不论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船长已死,也不论魔法塔价格多少。此时身处大海,魔法塔一旦破坏,那船就是想动都动不了了,只能等待救援了。

  凯文躺床上想了许久,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何不能自己决定。还是得找人商量一番。

  此时已经是凌晨1点,凯文从床上爬起来,冷水洗了一把脸,走出房间。富豪们还在豪赌,气氛热烈,情绪激动,斯达特也在这里陪着。凯文直接走进来,也没引起什么注意,只是保安们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凯文对保安干笑两声,表示抱歉。保安们见他已经酒醒,自然表示没关系。凯文也笑着回应,没关系就好。

  径直来到斯达特面前,照例把他叫出来,还是到厕所。只是这一次干脆不进槅门,确认了一下厕所没人,索性把厕所大门关上,整个布上结界。这样谈话也宽敞一些。

  “怎么了?”斯达特问,他现在表情也比较凝重,多少察觉到一些问题。

  “如果凶手持有船长权限,我们是打不过的。”凯文直接了当。

  “那怎么办?”

  “我要把船炸了。”凯文左手握拳,说的十分霸气。

  斯达特跌足,一脸的惊愕:“你是不是酒还没醒?”

  “那你说怎么办?”凯文把问题抛回来。

  斯达特陷入沉默。

  “当然,我说把船炸了,是一种夸张的手法。代表我不惜炸了这船,也要调查真相的决心!不过实际上嘛,炸了魔法塔就差不多了。”凯文笑了笑。

  斯达特沉默片刻,笑了笑:“这是一种话术吧?先说把船炸了,我必然反对,然后故作退一步,炸魔法塔……这会比直接提出炸魔法塔,更容易让人接受。是吧?”

  “额……”凯文摸了摸下巴,“是吧。”

  “凯文啊!”斯达特抓住凯文的两个肩膀,“你是不是想让我破产?还是想让我在商界混不下去?”

  “我知道后果可能很严重,但是……”

  “行了,不要再说了。暴力破坏魔法塔,我肯定要反对的!”斯达特说的很直接,“难道就没有别的,比较温和一些的方式吗?”

  “唉!”凯文叹息,“温和的方式……这就需要魔法塔魔力相当的设备才行,我们仅凭手里的闲散晶石,怎么能达到这个效果?正如你要把一个强壮的人压住,只能找一个更强壮的人。而杀一个人,有时候一个钉子都可以。”

  斯达特也陷入无奈,沉吟良久,还是问:“船长真的死了吗?明明还有不少目击情报,虽然我们几个没有看见。”

  “概率很大,”凯文回答,“而且,刚刚如果你能爽快的答应我炸船,那船长应该是真死了。但你现在极力阻止,这就让我怀疑现在是不是还在游戏中,某种套娃,不能让我玩真的。”

  斯达特拍胸脯回答:“我现在告诉你,我没有这么多层的游戏。而且我也没有让船长全程消失。”

  “恩……”凯文点点头,“还是不能炸船吗?”

  “不能!”斯达特断然回绝。

  “那还是不能相信你。”凯文回答。

  “你不是会幻术吗?你查看一下我的精神状况不就知道了吗?”斯达特反驳。

  “我这是幻术,又不是读心术。我只能查看你情绪状况,”凯文回答,“像你这种老奸巨猾,撒谎不脸红的人,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斯达特:“……”

  “还有,调节情绪并不算太难。何况,即便我察觉到你紧张,也不知道你为何紧张。说不定是憋尿憋的呢?”凯文回答。

  斯达特挠头:“难道一定同意让你炸船,才能相信我吗?我们这么多年的信任呢?”

  凯文陷入沉默,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斯达特转念一想:“要不,我们找找,看看有没有逃生艇,先准备一下。”

  凯文刚想反驳,但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个思路,倒是点头同意。

  暂时谈妥,凯文回去研究温和的方法,斯达特同时还贡献了不少闲散的晶石,希望能派上用场。

  次日,凯文照例喝醉酒,照例开始四处闲逛捏人。实话说,这种事情干一次还是挺有趣的,凯文能体会一下偶尔欺负人的快乐。但第二次干就很无聊了。再者,全程装醉鬼走路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但为了调查真相,凯文还是坚持了下来。

  不少人看见凯文如见瘟神,而凯文是又唱又跳又摇晃,而且这一次再没有保安拦他或者扶他,大家潜意识里仿佛已经知道他不会有事。

  一下午过去,凯文又不知道捏了多少胸肌和肱二头肌,没有发觉高手也没有什么异样。此时一个人凯文躺在船顶上,由于别人都嫌弃凯文,纷纷下楼,整个船顶倒成了他一个人的地盘。

  魔法塔就在正中间,要破坏这塔不难,但要压制它。凯文把目光停留到船尾处,船尾还有两座小型的辅助魔法塔,如果能将这两座魔法塔的调转过来,也许可以一定程度的压制中心塔。

  凯文掏出纸和笔开始计算,然而算来算去,想完全不破坏任何东西,就调转船尾魔法塔,是不可能的。要么炸中心塔,要么炸两个小的,总是要炸一些。

  炸了中心塔,船彻底动不了,权限失灵,只能等救援。炸了两个小的,船还能动,但权限最多失灵一半。论损失大小自然是后者更轻一些,但如果战斗风险也略高一些。

  凯文没多犹豫,斯达特既然一再要求,那还是把事态尽可能压缩下来。趁着现在船顶没人,凯文当即掏出晶石,开始布阵。

  斯达特还给了凯文一种万能胶水,晶石直接粘地板上,掰都掰不下来。不过这种临时的魔法阵图就算再巧妙,终究还是要人来启动。布阵完毕之后,就剩下最后一块晶石。放下了这一块,那法阵就启动了。

  凯文现在只能守在船顶上,他要是离开,说不定凶手就上来把晶石撬走。如今他的精力都花费在这上面,找出凶手只能寄希望于作家A了。

  傍晚时分,天色渐暗,斯达特还是不放心凯文,亲自上船顶来看他。第一眼已经看到地上的法阵晶石,不由冷汗直冒:“这……这么露骨的吗?不遮挡一下吗?”

  “怎么遮?”凯文摊手,“这么大范围的法阵,从中间到船尾,那什么遮?庆幸很多人都被我捏怕了,没人来船顶了。”

  “可是,清洁工还是要来的。”斯达特纠结。

  “清洁工哪里认识我的法阵,就和他说这是放烟花的。”凯文随口打发。

  “可是……你也不能一直守在这里吧?”斯达特问。

  “作家A调查的怎么样?”凯文问。

  斯达特却是狂摇其头:“唉!别说了,他连我的游戏都没破解呢。”

  “又没破解?一下午的时间呢?还是昨天那个游戏吗?”凯文疑惑。

  “对,就是那个库房跳船的,倒是让巨魔跳了三次船了,”斯达特摇头叹息,“对了,你呢?你弄了这半天,你知道凶手吧?”

  “不知道。”凯文理所当然的回答。

  斯达特:“……”

  “你看我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凯文摊手。

  斯达特憋了满嘴的话,似乎在犹豫先说那一句。

  凯文也解释:“这又不是想侦探小说那也,给你四五个嫌疑人中间挑一个。船上五百多号人,人人都有嫌疑。我已经试了两天了,没能试出谁。”

  “不过……”凯文话锋一转,“我相信作家A应该已经有头绪了。”

  “不错!”突然,楼梯口传来一声回应。随后,就见作家A意气风发大步走来。

  凯文和斯达特当即上前迎接,心中也略显激动:“不愧是推理作家!”

  作家A确认了一下:“这个法阵,足以自保了吧?”

  凯文略有一丝犹豫,斯达特已经抢先开口:“应该足以。”

  “好,那我叫所有人上来,是时候揭开谜底了!”作家A又意气风发的下楼了。斯达特看着这一幕,不由有些疑惑,刚刚连游戏都破解不了的人,怎么马上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都是装的?哼!你们才是撒谎不脸红的人。

  片刻,船员和旅客们陆续上楼,都不明就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五百多人杂乱而无须。很多人第一眼看见凯文布置的法阵,纷纷好奇来问。凯文一概回复:“是烟花,一会儿要放的……吧。”

  庆幸在场众人的知识水平还有待提高,这又是凯文的原创法阵,无人能识破。

  作家A最后一个上船顶,手持风系扩音器:“各位,请安静一下。我在此要宣布一个重要的消息,本船的船长已经离世!”

  一片安静,都没有人能马上明白过来。

  “是游戏吗?”“搞笑吧?”“有奖品吗?”……众人七嘴八舌起来,不少人一挥手,甚至准备下楼。

  斯达特当即上前,夺过风系扩音器:“对,就是游戏!规则很简单,把船长找出来,然后带到这里来!奖品非常丰厚,谁找到我送谁一套房子。”

  在场不少都是富豪,倒不至于有多激动。倒是不少船员瞬间来了精神,纷纷询问:“是真的吗?”“我们有份吗?”……

  “所有人都有份,但必须把人带到这里来!或者也可以叫我们下去,总之必须让我们亲眼!近距离!看到船长!”斯达特大声重复。

  不少人顿时飞扑下楼,只要足够的奖励,就算是捉迷藏也能玩的热火朝天。只是富豪们兴趣缺缺,还在船顶上议论纷纷。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船顶上灯火通明,然而还是没有一个人能找到船长。富豪们有些不耐烦了,而船员们已经感觉不太对劲了。

  “我说过,船长已经离世了!”作家A拿回扩音器,“斯达特突然弄这个游戏,也不过是最后的确认罢了,如今看来,已经证实。”

  众人脸色终于凝重起来,船员们纷纷回到船顶,五百多人没人说话,气氛压抑。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让我来一步步解答吧,”作家A缓缓开口,“首先,船长不是今天才死的,很可能在前天,甚至更早之前就去世。但应该不会早于第一天,因为第一天,船长还亲自涂着番茄酱和我们玩游戏。”

  “可是!”有人举手反驳,“我上午还看见船长。”马上有人附和:“我也看见了。”……

  “目击记录我们也有,我们也亲眼看见船长,但我们仍然怀疑,”作家A回答,“我们还是先说凶手吧。”

  “凶手是谁?”所有人竖起耳朵。

  “凶手就是……”作家A突然冷漠回头,指向斯达特:“你!”

  斯达特大惊失色,凯文大惊失色,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要知道,船长的战斗力非常强悍,在场无人能敌,又身负权限。尽管游戏中,我们可以推理出各种合理或者不合理的杀人手法,但现实中最可能杀人的,也最有机会的,就是你!斯达特!”作家A冷声喝问。

  “一切剧本都是你的,船长实力再强,但也得按照你的剧本做事。你让他躺平,他就得躺平,你让他抹番茄酱,他就得抹番茄酱!在这种情况下,稍稍动个手脚杀人,可谓易如反掌!事后,只需要把船长的尸体往海里一扔,那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不是我!”斯达特真的有些慌乱,“真的不是我!”然而所有人看向斯达特的眼神已经变了。

  凯文忍不住开口:“你这样的臆想,恐怕难以服……”凯文也看到了那些人的眼神,“难以服众”这个词已经说不出口。

  “是啊,”作家A突然笑了,“民众就是这么盲目,以我这样的威信说出刚刚的话,即便是臆想和毫无证据,还是有不少人信了。”

  众人都疑惑起来,这话怎么感觉?

  作家A转头问凯文:“你会幻术,刚刚有谁有不一样的情绪吗?”

  凯文苦笑片刻:“你看得起我了,五百多人呢,精神感知一团乱。而且刚刚我也被你吓到,没认真去感知。”

  “没事,”作家A回答,“有这样效果,说明这件事可行。船长死了,总不能不明不白,总得有人承担杀人罪责。而斯达特就是一个不错的背锅人。”

  众人都糊涂了:“那……凶手不是斯达特?”

  “实际上,凶手应该还安排了后招,”作家A回答,“我们的智者游戏,目前卡在了底层船舱的库房里。但按照原计划,今天游戏应该进行到后续中。如果没有猜错,将会有真尸体出现在某个场景中,斯达特届时将百口莫辩。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游戏事故,导致了船长死亡。”

  “不过我预感到了这些,”作家A接着说,“所以我故意卡住了游戏进度,使其不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也正因如此,船长至今还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

  “那……凶手到底是谁?”众人迷糊了。

  突然,人群里有人幡然醒悟:“我觉得还是斯达特,斯达特让我们觉得斯达特不是凶手,但实际上凶手还是斯达特!”

  斯达特气得跳起来:“谁啊?站出来,我看你才是凶手!”
吟游刺杀录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nyoucishalu/,欢迎收藏
手机看吟游刺杀录http://m.owolove.com/yinyoucishalu/吟游刺杀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吟游刺杀录》版权归原作者一代大侠恺撒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