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妖的后宅人生|404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五百年前灵武帝尊帝焰神尊六界神君鸿元至尊极品透视万界天尊
  他顿了顿,阴冷的盯着我,又说:“而你,你是自己选择的放弃他,跟我离开提兹的,现在说这些不觉得矫情吗?”以撒说完,转身出去了。

  我呆愣在原地,不知说什么是好。

  “搞什么……究竟是我在生气……还是他在发火啊?”我悻悻的看着以撒比我更火大的背影。

  “因为你刚才的眼神,好象在指责他是杀人犯。”伊恩坐在一边讪讪的开口:“他对于修斯?安萨尔和皇太子科里的感情,也许并不像你所理解的那样。”

  “你又如何知道我是怎样理解的?”

  “因为我体内的暗元素是来自于你,所以我可以轻易的了解你的心思。”伊恩解释道。

  “是吗……”我无力的垮下肩膀,也许我确实是不太能理解他们那所谓的“男人的友情”,就像我搞不懂——为什么原本还不熟悉的伊恩、以撒两人,就刚刚那一盏茶的工夫,就已这么“惺惺相惜”了。

  “那……现在要怎么做呢?”我有些茫然。

  “你不会是想要现在回卡顿去看情形吧!?”伊恩见我不语,又说:“以撒说他准备明天在去弗乐迪的情报机关,打探德里奇的情况,你也会去吧?”

  “恩……”

  “那就等探明了那里的情况,再做决定吧。”他又翘起二郎腿,开始自怨自艾:

  “反正我是没有决定权利的小小召唤魔神,主人到哪就得跟到哪,又要被当宠物玩偶玩弄,又要被用来对付敌人。什么都要做也就算了,待遇也不怎样——运气好点就有宽敞的地方住,运气背点就被人解剖当实验品……”

  “是咩是咩,人家好想抱着‘拉拉娃娃’睡觉觉!”后面的也跟着起哄。

  “什么东西抱起来那么好玩啊,我也要!”一个人影从门外闪进来,艾滋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向我扑过来。

  “啊!是你!”姐妹花放开我,一齐指着艾滋,异口同声的大叫:

  “黑魔法的懒猪/笨蛋!”

  简单的给众人做过介绍,莉莉亚的那对孪生姐姐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她俩明明比莉莉亚要长上三岁,但行为举止却比莉莉亚还要□□,难道研习青魔法的人都这样表里不一吗?而且她们的兴趣爱好也很不同于常人。

  “咦?你们也认识艾滋?”我看她们似乎对艾滋的很熟悉的样子。

  “恩!恩!”左边的塞西努力的向我点着头:“我们四年前在巫术岛上通过巫术考试,之前在岛上就认识艾滋咯。”

  “不过艾滋懒鬼一点都不可爱,我们找他玩,他都不理我们,只顾着睡大觉!”右边的利娅也对我抱怨。

  塞西:“对啊对啊,我用力扯他的头发,他都没反应哎!”

  利娅:“我还捏住他的鼻子、捂住他的嘴,他都醒不了——我还以为他被闷死了呢,结果只是在睡觉而已。”

  她们俩说着,还不时的拽拽我的头发,或是摸摸我的脸……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会有被同性非礼的这么一天。

  塞西:“虽然长得挺好看的,但却是个绣花枕头,整天傻乎乎的!”

  利娅:“没错!他总是那一脸呆相(没睡醒的样子),而且考试考了好多次都没通过——到今年已经是第七次了吧!?”

  塞西掰着手指头:“好象是的哦~~~真是笨蛋!”

  利娅:“所以啊,我们只用了一个月就对他完全丧失兴趣了!”

  塞西:“不过说起来,我觉得以撒比懒鬼艾滋还要无趣耶!”

  利娅:“恩!!”拼命点头:“艾滋还让我们扯他的辫子——他只是没反应而已。”偷瞄了一眼在旁与伊恩一起喝茶的以撒,小声对我说:“我只是想摸摸他的头发而已,他居然用剑指着我耶!”

  塞西:“就是咩~~还是我们把他从海边救起来的哩,他居然真的对我们动手~~好可怕哦!!”

  第二天一早,本来是要与以撒一起去打探消息的,但我临时又改变主意了——不是因为早上吃饭时看到以撒一脸“你欠我两百万”的表情。

  昨晚回房后,我展转一夜未眠,想想一天下来所发生的那么多事,这一天过得还真是“充实”。

  关于修斯的事,再去苦恼也无济于事,我只能等得到德里奇情况有眉目后,再做打算。

  至于莫拉……在思考修斯的事的同时,我又将在提兹发生的事想了一遍,也多多少少拼凑出一些东西。

  首先我可以肯定,莫拉与安娜贝迪?道森有很密切的关系——基本上,我认为她们两就是同一人,只是两者样貌相差太大,联系起来有点恐怖。安娜贝迪是很美的,妖媚的美艳,而莫拉……算了,反正她以前后两种身份出现在我面前是相差了几十年的时间,而且用工会青魔法长老的话来说——搞黑魔法的人都会老得比较快!

  我记得在提兹时,以撒曾向我提过一段在“拉拉?罗丝?迪法斯”死后的,发生在德里奇皇都有关安娜贝迪的怪事——她在我死后就莫名消失了!维尔寻去德里奇东部道森的本家,所得的结果是——在那五年前还只有六岁的安娜贝迪就已夭折了。那时德里奇的人都认为道森家怕惹事上身,所做的推脱之词。但现在看来,也许不然——莫拉很可能只是冒充道森家的人,前来投奔我父亲而已。没错,她是自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对我不利——给我施下让我痛苦至死的诅咒!但她图的究竟是什么?

  另一点是,莫拉若就是对我下诅咒以至我死亡的罪魁祸首,那么,她与费茨罗伊又有什么关系?不必说,费茨罗伊必是认识她的,不过他俩的目的应该不同——莫拉那时一心致我于死地,而费茨罗伊却让我重生。

  费茨罗伊说他想要让密宝脱离“罗丝”一族人之手,所以他使计让父亲将密宝晋献给皇帝,然后收在皇家宝库里。同时,他还曾与一个意图夺宝的人大打出手,因遭偷袭而受重伤,以至逃至西奥格塔沙漠的战神神殿,并封印在那个上古圣地。我也问过他,打伤他的那个人是否是莫拉,我甚至形容了莫拉的长相,他那时的神色很怪,说:“不,那时她‘还’长得挺漂亮,也很年轻”——是的,如果“那时”的莫拉还是“安娜贝迪”,那么她确实是“长得挺漂亮,也很年轻”!

  费茨罗伊说,那人身手不弱,同我一样是“五贤的后人”。加上奥斯卡告诉我莫拉的本名——莫拉?恩格?葛罗雷,是创世五贤者之一——沙法雷?恩格的后代。如此看来,莫拉的确就是费茨罗伊所提到的人,也就是“安娜贝迪”本人!

  这样就可以解释她为何会在我转世后找到我了——她必定是知道费茨罗伊使我重生的事,而那时的费茨罗伊重伤,无法将我带在身边,便随便在某个偏僻的小山村,让蕴藏着我的遗传基因的卵细胞依附在一个村妇的子宫里,然后自己逃难去西奥沙漠去了。莫拉无法杀死费茨罗伊,因为那时的“费茨罗伊”并不是他的原神体,而是运用密宝力量使自己身体停止后,所制造出来的假身。按恩里思的说法来看,费茨罗伊自刎于战神神殿的举动,实际上就是对自己施加封印,让身体处与不老不死的状态,而恩里思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守护封印的。费茨罗伊跑回自己身体的封印地,大概是想使用同时被封在身体里的能量,使假身自我恢复。而莫拉找不到他,只得回到沉默之森隐居下来,等候并找寻重新转世的我的下落。

  可是,她为何这么执着于我?她究竟图的是什么?是密宝吗?她是为夺宝而向费茨罗伊出手,那么她之前假意投靠我父亲也是冲着密宝而来。连奥斯卡也提到:她曾经是个闻名世界的女魔法师,可是后来似乎是为了一件上古宝物,突然放弃所学,改从咒术和暗系召唤的研究,渐渐堕入“歪路”。

  可这一切又为何加诸在我身上?如果莫拉真的那么厉害,为何不直接夺宝,却要绕那么大个圈?而且还要诈死,然后一路躲在暗处监视我——在巫术之岛的一定也是她。而她又确实曾在巫术工会的考核中通过,成为黑魔法女巫……她就是那个神秘的黑魔法长老吧!

  她的身份还真是复杂……

  虽然想通了那么许多,但我仍有不少问题搞不懂。想到在爱姆之家里的邂逅,又让我浑身颤抖——不是处于惧怕,而是愤怒与憎恨!她凭什么对我做这些?凭什么主导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新生?

  可之前的见面,我却已完全被她的气势压倒,处于被动的劣态——那是因为突来的对于真相的震撼。在我的这一生,我能存活下来也是多亏了她的收养,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巫术老师,她一直以一种收养或师父的长辈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而现在我却以同辈的眼光再来看她——我与她,就是拉拉?罗丝?迪法斯与安娜贝迪?道森。

  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见她一面。

  我与她之间存在着怎样的仇恨啊,可今生的我却被冠上了她的姓——葛罗雷——这是耻辱!

  我一定要再见到她,以完全不同的姿态,重新面对她、质问她!

  所以,在早餐桌上,我对以撒和伊恩说:“今天我们分头行事吧。你们去情报部门打听情况,我另有一件私事要解决。”

  以撒只是淡淡看我一眼,并不言语。伊恩却皱着眉,猜到了什么似的叫道:“为什么?你该不会……不行!”

  我不理会他的话,只是接着说:“伊恩,你也跟他一起去,不用跟在我身边。”

  “那——我们可以跟在拉拉身边吗?”塞西、利娅同时开口。

  “不行!”我坚决拒绝。

  “但是……你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太安全。”艾滋破天荒的在早上七点半就起床,并神智清醒的坐在餐桌旁:“还是我跟你一起行动吧。”

  “不用了,我自己认识路。”昨天才去过爱姆之家,不会那么快就忘了。

  “你确定自己能辨别方向吗?”以撒闷闷出声。

  “我当然能!”我气愤的反驳——真当我是方向白痴吗?

  “……随你。”

  伊恩想了想:“既然这样,如果遇上什么情况就立即召唤我吧,我可以马上进行空间转移的。”

  讨论结束,以撒、伊恩同去打听情报,卡米尔出于对伊恩的极度兴趣,也跟着去了,塞西、利娅见没人可玩,便硬是黏上以撒和伊恩。莉莉亚去执行新的工作。艾滋见没自己的事,又回房继续他的回笼觉。我则独自一人向昨天去过的爱姆之家出发。

  爱姆之家的那位大妈见到我,倒也没有惊讶,似是早有预料。

  “你要找昨天的那人吗?”她擦拭着柜台,瞄我一眼。

  “恩,是的。”我轻轻点头:“你一定知道她在哪里吧!”

  她打量我半晌:“告诉你也没关系……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找她的好!”

  她的态度不冷不热,淡漠中似又夹杂了些许敌意……是我多心吗?会不会是她也知道莫拉的事?

  得到莫拉所在的地址,我立刻前去。如那大妈所说,莫拉现住在芭琊西郊的一幢别墅里。城市里纵横交错的道路把我绕昏了头,我索性直接骑上拖把飞上天空,背对初升的太阳飞行。

  西郊的一片荒林中,一片小糊旁,矗立着一幢二层楼的独立小别墅。红色的墙砖,棕色的瓦,四周缠绕着绿色的蔓藤,开着娇小的牵牛花。远远看上去就像远离城市喧嚣的孤寡老人的静休之所,一点也不像想象中女巫城堡的阴森恐怖。

  我落在地上,看看周围,没有别的别墅了,几里路外倒有几家小民宅、破土房……莫拉住的地方,应该就是眼前的这座,与她本人相较起来过分“可爱”的小楼房了吧!

  我走上前去,白色木制栅栏虚掩着,我推门走进小庭园里。一阵叮当轻响,似是推开栅栏门的某个机关牵动了屋内的铃声,提醒主人有客到。

  
一只妖的后宅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zhiyaodehouzhairensh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只妖的后宅人生http://m.owolove.com/yizhiyaodehouzhairensheng/一只妖的后宅人生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一只妖的后宅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左道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