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妖的后宅人生|425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圣墟冠绝新汉朝我老婆是鬼王都市奇门医圣立地封神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穿越之路在脚下神武战王
  “迪法斯公爵没有叛国,却也不适行国葬——他虽是我朝功臣,但公国待他也不薄。而他暮年却无视皇族的诏令,使得西南两省乱情更甚……如今他已被处死,也就只能草草下葬而已……”

  捏紧的拳又轻轻放下,我忍住哽咽说:“既然如此,我要亲自为他操持丧事……”

  “准。”

  我缓缓起身,转身,不曾抬头,一直垂首退向书房外去。

  走至门口时,魁恩又补上一句:“对了,举行祭奠和订婚的日期,我再做决定,会通知你的。你好好准备吧!”

  “砰!”很不幸的,我的头撞上门框——他怎么还没忘记这事啊?我都差点忘记了……

  “喂,你怎么这样!”我很不好意思的回头冲他嚷着:“我才不要和……”

  才不要和以撒扯上什么关系——我是想这么说……的吗?

  我刹住口,不禁默默思索起来,自己与以撒……究竟……

  座上的魁恩也若有所思。

  ****

  皇宫东侧是侍奉着众生之母——大地母神的神殿。神殿大门后、内殿前是一片空旷的场地,再里面是母神主殿。栩栩如生的母神像用慈祥而柔和的眼波看着殿前的空地。

  父亲的遗体已被运送过来,停放在空地上,身上盖着红白相间的克得勒斯塔省旗。两排白衣小祭站立着讼唱赞美词。

  这虽然不是宏大的国葬仪式,但魁恩允许我在这里操办丧事,已是给了‘罗丝’的面子,也颇为符合迪法斯“公爵”的称号与身份。

  在场除了神殿的祭司外,只有我与奶娘。没有邀请也没有通知任何人。我颤抖的用手揭开盖在父亲脸上的旗布,只看了一眼他苍白失血的脸便立即盖上。停放已久的尸身用魔法固定得很好,没有任何腐烂的现象,但我却不敢再看父亲脸部以外的地方,害怕真的看见费迪南将父亲尸体破坏后的缝合处。

  祭司们讼罢经文,都退了回去,空荡荡的场地上只有父亲的遗体蒙着旗布,平躺在地上。我在离他三米的地面长跪。奶娘身体老弱,加上过于悲恸,早已坐倒在一边。

  白天将尽,夕阳渐落,在地上将我孤单的身影拉得很长。眼里干干的,脑中也空空的。四肢虚软而又僵硬,好似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我曾一直幻想着父亲其实没有死——在没有见到他遗体之前,我一直抱有这样的侥幸。然而今天,现实再次摆在面前,我却已无力更加悲伤。

  夜尽,早升的阳光把东方照的微亮,我身后的大门被猛然推开,发出很大的响声,停落在地上的雀鸟也被惊起。

  “拉拉……!”以撒的声音响起,他看着这样的情景微愣了半秒,才提步向我走来。

  我一直没有回头去看,奶娘上前拦住了他:“三殿下怎么突然来此?”

  “我……”以撒犹豫的看看我的背景,又看看奶娘,才轻声对她说:“一早,守在拉拉房里的使女来通报,说她一宿未归。我见你也不在房里,便从父皇口中探知此事……”他又看看四周空旷的景象,喃喃道:“已经……结束了吗?”

  奶娘也跟着他的视线,转身看看我:“小姐还要在这里为老爷守孝三日,三殿下请回去吧!”

  “可是,她一直这样……”以撒还在担心,奶娘却很强硬的打断:

  “三殿下,虽然你的身份尊贵,但这是皇上亲口应允的、是我们迪法斯家的事,请您回去吧!”

  以撒皱眉,又磨蹭了好久,终于被奶娘“撵”了出去。

  我在安静而神圣的殿堂里陪了父亲三天,由大主祭主持,将父亲的遗体火化了。奶娘搀扶着虚弱的我,看着桔色的火焰在凌晨薄雾中旺盛的肆虐,漫天飞舞的尘屑飘落在我白色的丧服上,像是安抚又像在哭诉。

  “回去吧……”久久,我才找回声音。

  “怎么样,这个注意不错吧!”室内很静,魁恩完全没有注意我的反应如何,只顾沉浸在自己“绝妙无比”的创意中。

  “新的‘罗丝’族人归国,同时又与公国、皇子结成婚约,这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一定会引起轰动的……太好了,想我魁恩?安法洛已经五十多岁,终于给儿子们预定到一个老婆了——虽然莲还没有消息,不过现在也顾不上什么‘长幼有序’,反正以撒也已二十……”魁恩越说越是兴奋得手舞足蹈:“想当年,我没娶到迪法斯小姐,这次,总算让我把‘罗丝’的族人给捞来当媳妇了,真是……”

  “等一下!”我打断他的狂想:“你在做此决定前,没有想过要征得当事人的意见吗?”

  兴奋值一下子从一百降到五十,魁恩呐呐的问:“这还需要问吗?以撒那个愣小子带个小姑娘回来见爹娘,用意很明显了;而你这么个小姑娘与一个非亲非故的男子,两人浪迹天涯……这不是也很清楚了吗?!”

  “是吗?”

  “你也不用否认啦。”魁恩朝我眨眨眼睛:“其实皇宫里的人都看得明白,心里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事实上你们刚进城、莲来想我报告情况的那晚,我就与他一直讨论你们两‘发展到第几垒’这个问题,一直到半夜……”

  “小姐!小姐!”奶娘急急的从门外跑进来,慌张的大声叫道:“我刚听宫里的人说,皇帝陛下已经做主,要为你与三殿下定下婚约了,是吗?”

  “哎?……”魁恩说日期未定、再作打算,我以为还有很久,而且会最先来通知我,怎么……

  “我听宫人说,他们都开始着手准备庆典的事了!”奶娘又说。

  “呃……还不确定吧……皇上又没派人来通知我……”

  正说着,门外进来一个使女,恭敬的道:“皇上陛下命我告知拉拉小姐,祭奠日子已定,就在下个月初八,大小事务请交由奴婢们打点,小姐也请做好准备。”

  这个魁恩……说是风就是雨的,没想到他的行动速率这么快,我还以为时间早得很,到时再做打算也不迟,谁知他竟先召告众人,最后才来通知我,让我感觉有点骑虎难下。

  奶娘听到这里,思量一番,倒也赞同起来了:

  “其实三殿下也不错……而且小姐也已16,再过几年就该成亲——以前是因为小姐的病把婚期拖延了……老爷本来是打算等您过了18就把跟肯恩家的亲事办了……没想到……”

  “奶娘!”看着她又开始抹眼泪,我无奈的唤着。

  “啊~真是!这是喜事啊,不该掉泪的,只是早早定下来也好,免得老奴等不到小姐嫁人,也不知道未来姑爷是什么样的人。老奴终于看到小姐有个归宿,心里高兴。”

  “高兴什么?我还没答应呢!都是魁恩那个老家伙自作主张——我最讨厌别人强迫我了!”我觉得有些别扭的闹情绪。

  “小姐,快别乱说!这话给别人听到了可不好,还有——怎么可以对陛下这么不敬!?”奶娘一时紧张得捂住我的嘴:“再说了,我看那三殿下对小姐也挺好的,奶娘虽老,但也看的出小姐应该是不讨厌他的吧,况且你两孤男寡女一路从卡顿过来,若是小姐不嫁予他,恐怕对小姐的名声也不好。

  三殿下虽然不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但却也是最是皇上疼爱的。”奶娘越说越顺溜,在一边坐下,对我念叨着:“我们小姐是高贵的‘罗丝’一族,若是被皇后指命嫁给了太子,将来被立为后,那才更糟——这宫廷里的事复杂的很。倒是三殿下,一来身份高贵;二来,他作风强硬,不会让小姐受委屈;三来,你两一路结伴行来,自然互相了解、更有默契;另外嘛……皇上陛下对三殿下有着特殊的感情,大概也是因为他母亲的缘故,所以会格外宠爱,处处设想,这对小姐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我盘腿坐在床上恩恩啊啊的随意应着,没怎么听进去。直到讲起以撒的母亲的事,我才好奇的伸长耳朵。

  这些天来,有好几个人对我提过这事,但又都没说清楚,我一直觉得奇怪。先是维尔暗示说以撒三岁前一定发生过什么大事,是让他无法忘记的。再来是魁恩,每每提起以撒和他母亲,又痛苦又内疚的。现在,连奶娘也是……

  “以撒和他母亲……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你也知道吗?”我问。

  奶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道:“小姐您……不知道吗?”

  “他从未向我提过。”我有些懊恼,看看奶娘变得犹豫又不知所措的样子,便催促道:“你说吧,我想知道。”

  她叹口气,又坐回椅子上,缓缓道来:“我刚被大皇子送进宫来的时候,大皇子还在外未归,所以我到这里来是秘密的,未向皇上说明,一直等到大皇子回来皇都后,才把我的事禀报被皇上。在那之前,他派了一个年老的宫女来照顾我,教我宫廷里的规矩,并给我工作做。

  后来,在一次闲聊中,我才偶然知道,那个老宫女正是为三殿下接生的人……不,应该说是第一个见到三殿下的人!三殿下他也是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他的母亲——前皇后是难产而死的。”

  我心里一惊,想到自己也是年幼丧母,便有些激动又焦急的等着奶娘的下文。

  那时大皇子回城,宫中开始流传起三皇子殿下已经回国的言论,那老宫女听了,一时有所感触,又喝了点酒,便想找个人来倾诉,于是就找到了莘西加。

  前一任皇后——朝暮山的圣女佩摩?辛法莱刚嫁给魁恩的时候,尚且年幼,加上她常年生活在圣山上,简单的生活、人际环境让她不谙人世险恶。她被立为后不久便得罪了什么人,而且,由于她几年以来未生下一儿半女,所以被人抓住小把柄,进谗言使魁恩一怒之下废了她。纵使佩摩有拥护圣女的一派朝臣极力保护,但仍未逃过被软禁在西宫角园的命运。那是1484年的事。

  次年,1485年,魁恩的一个宠妃产下一子,便是魁恩的第一个儿子莲,魁恩大喜,遂将那个妃子——雅娜?休贝尔立为新后。

  但魁恩始终未对佩摩忘情,一直觉得自己当初盛怒之中,未确实查清事实、且刑罚过重。听闻魁恩在立新后之后的几年,常常出入角园,这令新后大为恼火,与魁恩发生争执。那时皇都形式严峻、波涛暗涌。之后魁恩为免因一己私情而影响政事,只得远离西宫角园。皇后紧接着,私自下令撤走西宫里的众多使仆,角园剩佩摩一人,只命一个老宫女按时送三餐。

  前皇后失势,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去亲近。一时间。西宫成了人迹罕至的死园。

  谁也不知道佩摩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也不知道孩子是什么时候产下的,更不知道佩摩是什么时候死的。

  宫女按时送饭到园门口,也按照规定不得进入或久留。一日,她发现放在门口的饭食已就好几餐未动,而园中隐隐传出腐臭的味道。她小心的踏进园中一看,只见佩摩已倒在血泊中断了气,腿上还趴着一个男婴,以母之血为食。

  这孩子不哭不叫——否则她早几日便能发现他——而且还冷静的用冰蓝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门外来人。

  宫女先是一惊,倒也不怕不惧。因为她深知佩摩平日里待人亲和,而且也暗中为她的遭遇叹息。此刻,她一见这情景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定是佩摩生产是出了状况,又没有仆人在旁照料,所以在产下孩子就挣扎着爬到门口断了气。这西园里没有别人出入,只有皇上在半年多前还经常走动,那么这个孩子一定是新的皇子了!

  她看见那个□□的男婴抱着母亲的腿,身上、脸上尽是斑斑血污,惟独那一对好似冰晶般的薄眸依旧清澈,明亮得让人惊诧。她迟疑几步将他抱起。他浑身冰凉,体重很轻,好似随时会夭折一样,唯有不屈的眼,有着孩童的无知却又似乎睿智而自持。
一只妖的后宅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izhiyaodehouzhairensh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只妖的后宅人生http://m.owolove.com/yizhiyaodehouzhairensheng/一只妖的后宅人生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一只妖的后宅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左道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