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头条|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凶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异世界的美食家神脉至尊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幸得君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娇笙超品战兵
  “武春和身材身材高大,从李南峰写武春和的‘死亡通知书’,证明这两人之间是有旧怨的,且这旧怨还不浅,否则不至于写信要他死了。”警员推断到这里,沈熏然没说话,他接着往下说:

  “很有可能,是李南峰要想杀武春和,最终被武春和得知,先下手为强,把他杀了!”

  “至于这两人之间的恩怨嘛,可能因为当年开设的‘公司’盈利分配不公。”

  都一样是骗苏父上勾,但最终李南峰只得到了一套苏家的旧房,而武春和得到的利益更多,一跃成为望津市大人物,李南峰心里未必会舒服。

  苏溢有犯罪动机,武春和同样也有。

  “作案时间上,武春和在李南峰死亡的时间段里,也是不见下落的。”

  警员这样一说,沈熏然就想起了,那段时间,武春和因为‘死亡通知书’的威胁,确实躲过一段时间,直到李南峰死后,沈熏然查出他就是写出那几封‘死亡通知书’的人后,他解除了威胁,才重新活跃在大众的视野中。

  从这一方面来看,武春和也确实是有作案动机和时间,可沈熏然却觉得不对头。

  “他当年陷害苏家,以横财致富,身上背了人命,可见这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下手杀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完全是有可能的。”

  沈熏然心里疑惑重重,但案子到了这一步,既然多了一个怀疑的对象,确实也是应该去查的。

  “你查查武春和,看看他在李南峰入住排风旅馆出事的时间里,躲在哪里,干过什么。”

  这事儿实在太巧合了,开始没往这方面想不觉得,一细想之下,沈熏然觉得处处都是线索。

  例如‘死亡通知书’寄到警局,引起警方重视,接连几封书信寄来,警方一直没得到有用的东西,把武春和吓成惊弓之鸟,最后东躲西藏的,连家都不敢回,下落不敢告知别人,就怕一个不小心被人害了。

  可正因为武春和的小心谨慎,造成了他在凶案发生当晚,下落不明的疑点。

  沈熏然在初时查‘死亡通知书’时刚钻进死胡同,当时怀疑的苏溢笔迹与‘死亡通知书’笔迹不同,紧接着李南峰就死在排风旅馆,恰好让她发现了当时入住旅馆时李南峰签的名,那字迹与‘死亡通知书’相同。

  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将这一局做得天衣无缝,在给她指引着一条‘明路’。

  “希望,是我想太多了……”

  沈熏然喃喃自语着,目光透过长长的走廊,看到转角的尽头。

  那里有一扇玻璃窗户,阳光从窗边透过,却仿佛只照到了表面,难以透进走廊的深处。

  她的表情有些复杂,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疲惫之色,这一声叹息里,有种无可奈何。

  案子换了个方向侦查,果然很快就查出了一些苗头。

  从当年苏家的事发生之后,武春和与李南峰各自得利,武春和凭借当年‘开公司’赚到的钱,生意越做越大,身家越来越丰厚。

  武春和与李南峰从当年给苏家‘下套’,结果弄出人命之后,双方已经没什么交集,生活各过各的,但是几个月前,李南峰开始频频主动积极的想要联络武春和,中途找他要过几笔钱,还不是小数目。

  从这一点看来,两人之间有了金钱的纠纷,确实更多了双方对彼此互生杀意的动机,可沈熏然觉得不对头。

  苏家出事之后,李南峰与武春和之间十几、二十年都没有过往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李南峰突然又会找到武春和要钱呢?

  沈熏然想到了前些日子,警方查到的苏溢与李南峰这个时候的联络,应该不是一种巧合。

  这两桩案子里,处处都有苏溢的影子,这个女人带着仇怨而来,她根本没有掩饰这一点的意思,所做、所为、所说,都是值得细细品鉴的。

  例如她不用香水,兴许是不希望在某个场合,留下独特的香气,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做法,不给警方留一丝线索。

  第二次受到警方传唤时,警方采集了她的指纹、唾沫,想要等刑事鉴证科那边出了线索之后进行比对。

  犯罪现场当时被水毁了大半,现场又被破坏,一些原本应该有用的东西被污染,不能再作为呈堂证供。

  同时鉴证科传来消息,现场并没有发现与苏溢相关的指纹、DNA,倒是在工作人员经过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搜索,终于在案发现场发现一根带毛囊的短发,经过DNA鉴定,确定这不属于李南峰,而属于另一名男性。

  初步断定,这根头发应该是与人搏斗间大力被人拽下的,极有可能头发的主人,就是杀害李南峰的凶手。

  到了这样的地步,案情几乎都与苏溢无关了,警方侦查的方向,转而去追查这头发的主人。

  作为李南峰一案的犯罪嫌疑人,武春和也在警方此次追查的过程中。

  望津总队传唤了他,让他留下相关资料,等着结果。

  事情如果没有意外,大家都觉得这桩震惊望津的割喉大案恐怕是要破了。

  众人都沉浸在欢喜的情绪中,而沈熏然却仍觉得不对头,她办案多年,经验丰富,观察力极其敏锐,本能感觉这其中是有问题的。

  有些疑点还没解决,武春和方面坚持自己是没有杀人的,有律师在,他坚持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结果比对很快出来,排风旅馆犯罪现场发现的那根头发,提取出来的DNA数据,确定与武春和一致。

  综合武春和先前与李南峰之间的特殊‘关系’,他遭到李南峰要挟及威胁,烦不胜烦之下,确实有杀人灭口的理由。

  李南峰出事那两天,武春和又处于‘死亡通知书’的阴影中,四处躲避,连家人都不敢多联络,所以没有强而有力的当晚不在场证明。

  他身边倒是有个保镖说武春和当晚是在某别墅过夜,可保镖受雇于他,这些说词,到了法庭,法官未必会接受,尤其是在武春和有动机,且又有一根足以证明他去过现场的头发钉死他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他最终会被判有罪,且因为案件影响恶劣,死刑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案子几乎已经定了,表面看来,再无翻案的可能性,沈熏然想起关于武春和的‘死亡通知书’,不由毛骨悚然。

  武春和不被寄‘死亡通知书’的凶手所杀,却仍有可能死于法律之手。

  假设真如他自己所说,他是冤枉的,那么背后‘杀’他之人,便是为他精心坑了一个坑,设了一个圈套,正大光明的借法律,将他绳之以法!

  写‘死亡通知书’的李南峰死了,但武春和仍没能逃脱‘死亡通知书’的威胁。

  沈熏然意识到这一点,向上面申诉,认为这桩案子尚还有疑点,她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弄明白。

  武春和确实有可能不是一个好人,但这件凶杀案中,很有可能他就是被人冤枉的。

  可现在证据确凿,那根验出了DNA的头发就是钉死了武春和的关键,案件已经几乎定了,没有再申诉的可能性。

  沈熏然的抗议让上司非常恼火,义正言辞的将她喝斥一顿,让她回家休息两日再说。

  警方对外公布排风旅馆一案正式告结,杀死李南峰的是望津市知名企业家武春和,消息一经公布,引起极大轰动。

  望津市一间名为‘清风徐来’的茶馆中,沈熏然约了苏溢过来坐坐。

  这是两个女人第一次见面不在警局,也应该是两个女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茶馆的雅间位于长江边,包间装修相当雅致,带着华夏古香古韵的特色。

  窗户敞开着,那垂落下来挡风的帘已经被人拉开了,风徐徐吹进屋中,茶桌上的水已经烧开了,正‘咕咕’的响着。

  “你要离开望津了吧?”她说过,事情没完结之前,她不会离开望津。

  现在事情完结,如她所意,她恐怕是会要走的了。

  沈熏然看着盘腿坐在桌子对面的这个女人,她有一种悠然自得的从容,仿佛那些肩上、心理的重担都放下了,带着轻松。

  相反之下,自己应该是狼狈的。

  她一直觉得武春和的案子有问题,哪怕是上司要求她歇息一段时间,她自己私下也在查着,可却无能为力。

  在警局的时候,她都处处受缚,更不要说休息的时间里,更受限制了许多,查了两天,什么都没有查出,而警方已经在向民众公布案情,证明此案几乎已经没有翻案的可能了。

  沈熏然在问话的时候,觉得有些讽刺,她极力牵动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却试了几次都不能如意,最终那嘴角沉沉的往下坠落。

  “是的。”苏溢点了点头,她的头发不自然的束起来,那种发质,带着一种不真实的质感,最关键的是,她丝毫没有想要掩饰的感觉,就这么大剌剌的展现在沈熏然面前,似是在嘲笑着她似的。

  她这头发应该是假的,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一头质感颇佳的真发,再见时因为李南峰的死传唤了她,她见沈熏然时,就明显是戴着假发套了。

  “毕竟心想事成,仇人都已经‘伏诛’,你也没什么心愿了。”

  沈熏然冷笑着,心里有一团火,无处可以发泄。

  苏溢只是笑了笑,对她的这一指责并不多说。

  “你戴的是假发吧?”沈熏然深呼了一口气,突然开口发问:“不喷香水味儿,是为了不留下气味,剃剪头发,是为了不在现场留下一丝马脚。”

  精心部署,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将仇人逼至绝境之中。

  “李南峰的尸检结果我看过了,他在入住排风旅馆当天,吃了餐馆送错的一道食物,恰好李南峰对里面一味调料过敏,但他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直到后来回屋泡澡,热气蒸腾之下,使他反应加剧,所以他在被人割喉之前,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了。”

  关于这一点,就可以反驳当时警方结论,以李南峰身体,要想轻易制服他并割喉的是个男性的结论。

  事实上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个女性也是完全极有可能杀死个失去反抗之力的李南峰的。

  而苏家当年与李南峰是邻居,知道李南峰会对什么东西过敏,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李南峰为什么要去排风旅馆,武春和的头发怎么出现在犯罪现场,及她怎么让李南峰写下‘死亡通知书’,随着李南峰之死,许多迷团仍笼罩着。

  “想杀武春和的,是不是你?”

  沈熏然握紧了拳头,“排风旅馆杀了人的,是不是你?”

  她浑身紧绷,盘坐在榻上的双腿用力,上半身都撑了起来,显出她难以克制的怒火。

  水开了,苏溢执壶倒满热水,室内茶香四溢,她听到沈熏然的指责,不慌不乱,倒水的动作都没停,那热水‘哗哗’倒进壶身的响声中,她含着笑意问:

  “证据呢?”

  那壶装了三分满,她将水壶放下,将茶洗过之后再重新添满,为沈熏然及自己都倒了一杯,做完这一切,她收回手,看着沈熏然笑:

  “沈警官,您说我杀人,证据呢?”

  水壶中的热水‘咕咕咕’的沸腾,为这阴寒的天气增添了几分暖意,她端起茶杯,微笑着看沈熏然,轻轻的抿了一口:

  “警方总是那么无能。”

  “十几年前,我的父亲受到武春和的陷害,警方无能为力。现在死了人,出了两桩案子,警方依旧束手无策。”她伸手推了推头上歪斜的假发,笑得明艳动人,她没有露出轻蔑、鄙夷的神色,但却处处都透着对沈熏然的戏谑,比之明晃晃的露出来更要打击人得多。

  “却来怀疑我一个弱女子。”

  “弱女子?”

  她的话让沈熏然想笑,却又怎么样也笑不出,她试了几下,不能牵动嘴角,最终放弃了:

  “你这样的弱女子,可比许多孔武有力的大汉可怕多了!”

  她工作多年,抓捕的罪犯不计其数,破获的案件也多,与犯罪份子打过多少交道,可从来没有一次,会有这样无力的感觉过。

  
娱乐圈头条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yulequantoutiao/,欢迎收藏
手机看娱乐圈头条http://m.owolove.com/yulequantoutiao/娱乐圈头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娱乐圈头条》版权归原作者莞尔wr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