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王不太冷|第四百九十八章 狐狸的一滴泪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灵武帝尊无敌战斗力系统汉祚高门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美食猎人异世无冕邪皇茅山捉鬼人我老婆是鬼王
  第四百九十八章狐狸的一滴泪

  宗无泽去开的门,他倒是丝毫没有不自在的地方,许是他原本就是坦坦荡荡的,所以才会如此模样,至于我小心肝早就悬挂起来,往上看好像是过年的炮竹,用我奶奶的话说,那是串成串了。

  宗无泽的门开了我便吞了一口唾液,果然欧阳漓在门口站着。

  “宁儿在么?”欧阳漓问宗无泽便回头看我,跟着欧阳漓便过来看我,而我顿觉得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是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出了门欧阳漓便将我的手拉了过去,我自然是担心给人看见,向回拉了一下,结果欧阳漓停下,转过来朝着我看了一眼,顿时我便安静许多,于是离开的这一路我也不敢多说半个字了。

  到是过往的许多同学,都朝着我和欧阳漓这边看,自然免不了背地里许多闲话。

  按说我该是听不见才对,但此时不知道是不是欧阳漓他故意,我竟能听见别人心里想些什么,那些背地里的腹诽也被我听得真真切切,顿觉的这事不好,苗头不对。

  等回来阴阳事务所里面,人前欧阳漓到是只字未提我去宗无泽办公室里面的事情,人后回到房间里面他便将我脱得精光,自然他做那事的时候到也没与我说些什么,但我硬是不敢看他眼睛,而后欧阳漓便不给我下床了,我实在是怕了他,他越是不说话我越是觉得吓人,于是便起来打算跑,哪里知道欧阳漓早就防备着我跑了,一翻身便将我的脚踝给抓住了,结果便给他拖了回去。

  欧阳漓将我一翻身,压在了身下,终于他还是说话了,只不过他一脸的阴傲着实叫人忌惮。

  我忙着推着他结实的双肩,跟他说:“这事不怨我,我实在不爱听宗无泽给我讲课,便在课堂上面睡着了,哪里知道他这人如此狡猾记仇,看我睡着,觉得我丢了他的面子,便将我叫去了他的办公室里面,对我刁难,问我历史课,我还觉得委屈。”

  为了我能太平一些,我也只能坑害宗无泽了,毕竟说几句软话,并不能将宗无泽怎样,我便脱口诬赖了宗无泽。

  欧阳漓看我,一双桃花眼好看的叫人心口乱跳,似乎是被我的话骗过去了,欧阳漓薄薄两片嘴唇朝着两边勾了勾,跟着他便笑了出来,只是他笑出来的那句话着实叫人心里颤了颤的。

  他说:“不如宁儿今天在上面。”

  欧阳漓说话间已经翻身躺在了床上,并将我也一并抱到了身上,我自然是想要起来跑开的,于是便坐了起来,哪里知道这一起来反倒是正中下怀,把自己给陷了进去,于是也就着了欧阳漓的道。

  只不过他看我的眼神越发的深邃,越发的看他不透了。

  他笑,翻身便将我搂过去放到了身下,而后我自然是成了他身下的一件玩物,随他心意便是了。

  只是这一次我便记住了,再也不敢胡乱去谁的办公室了,毕竟第二天我是下不了床了,而欧阳漓反倒神清气爽,从床上起来了。

  轻轻摸了摸我的手,欧阳漓将被子掀开了一些,低头亲了亲,亲的我又开始全身发烫了,于是忍不住嘤咛了几句。

  “呵!”欧阳漓便高兴起来,抬头看我是那双媚眼如丝的眼睛,竟以深入骨髓。

  不由的叹息一声,而后欧阳漓起身开始穿衣服,我则是根本动弹无力了。

  于是也就去不成学校了。

  欧阳漓走后叶绾贞把饭菜给我送来了一点,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于是蒙头在被子里面睡觉,假装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来了。

  叶绾贞到也没说什么,东西放下人便走了,到是我睡了一个上午,等我醒过来觉得没事了,也到了下午了。

  起身去把饭菜热了热,便在厨房里吃了一口,等我吃完了便去门口找瓷娃娃,但到了那里却没见到瓷娃娃,于是我便踹了一脚瓷娃娃说:“你再不出来,小心我把你的庙宇拆了。”

  瓷娃娃始终都不应我,我便蹲下看看,结果朝着里面看去,瓷娃娃竟然不在里面,一时间我便奇怪起来,我明明记得,我重生之后瓷娃娃也活过来了,怎么此时瓷娃娃里面是个空心的,参娃哪里去了?

  为了这事我便站在阴阳事务所的门口等了一天,晚上叶绾贞他们回来,我忙着跑去问叶绾贞,瓷娃娃哪里去了,一听我问叶绾贞便开始掉眼泪了。

  于是我便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再问下去,叶绾贞反倒是说别再问了。

  其他人皆是如此,而后我也没问出结果来,但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跑去了半面家里。

  见我敲门,半面脸色十分不善,看他披着一件厚实衣服站在门里,我也是知道我吵到他睡觉了,于是忙着说:“你睡你的,我不打扰你,拿点东西我就回去,多少钱你记账,反正我有存款。”

  半面压根没有理会我,而我自然是跑过去把东西装好又跑出来的。

  半面看我问:“大半夜的不睡觉,欧阳漓不管你?”

  我想了想,“许是累了,睡着了!”

  昨晚那么折腾,自然是会累的。

  半面于是说:“没什么事回去吧,别到处乱跑,把鬼找来?”

  “我知道。”转身我便走了,半面不多久把香烛店的店门也关上了,我这才从阴阳事务所里面出来,蹲在门口瓷娃娃的面前,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把瓷娃娃圈在里面,点了一把火把那些香烛冥钱的点着,一边烧一边和瓷娃娃说话:“也不知道你怎么就没了,他们也不告诉我,我也是奇怪,好像睡了一觉醒来,就把你给忘了,什么我都记得,唯独把你忘了,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死了,不管怎样,你我也算是好过一场,你还……”

  叹息一声,我说:“还什么我到是想不起来了,不过念在你总被我欺负,我还是很想你的。”

  我一边说一边把弄的忘了一点,小十那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惊醒了,竟然从门口钻了出来,小十的气息我自然认得,于是也没有怕它,看它来了便说:“你是不是也饿了?”

  小十看着我一脸的难过忧伤,估计小十也是想瓷娃娃了,所以才会这样,未免小十太过忧伤,我便说:“我给你留了一点,你过去,我喂你!”

  说完我把留出来的一点放到地上,画了一个圈点燃给了小十,小十站在圈里看我,大眼睛水汪汪的,我便觉得,鬼哭起来有时候比人还要可怜。

  就比方说小十,哭的时候便叫人心疼。

  只是,我倒是有些奇怪的,我总感觉小十不是为了瓷娃娃哭,而是为了我哭,至于为什么我却不得而知了。

  小十一边哭一边吸着香烛,我则是坐在一旁想着瓷娃娃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每次我走到这里,眼睛都要朝前看,瓷娃娃便哇啦啦的大声喊,其实我也知道,好多时候不是瓷娃娃故意要喊,其实瓷娃娃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参,不是很愿意管闲事,只是看我一脚过来就要摔跟头,它便朝着我喊。

  而我每次听见瓷娃娃喊,我便会有所收敛,自然要留心脚下,这么一来,我也就摔不了跟头了。

  以至于到现在,即便瓷娃娃不喊,我也是要停顿一下,回头看看它便是了。

  我与瓷娃娃,也算是老朋友了,我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我总觉得,好些年前就认识了,说不定,我与欧阳漓两千年前相识的那时,它便已经知道我了。

  只不过,我这人做人记性不好,做狐狸的时候又过于冷漠,才会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如今想起来,我想要记得,也是不可能了。

  想了想,面前的香烛冥钱也都烧没了,我这才起身朝着院子里面走,正走着小十叫我:“主人!”

  转身我一脸的莫名,怎么小十要哭的那么伤心?

  “肯定是半面那家伙这段时间趁我失忆没有给你吃好喝好,等我哪天给你出气,你也不要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许是参娃去投胎了呢。”

  说完我不等小十说些什么,转身朝着里面走去,恰巧此时欧阳漓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我,淡淡的目光好像是一抹月光,叫人不免想起与他刚刚认识的时候,他那样子可真是好笑,竟在后山上面迷路了。

  之后每次他都很倔强的不愿与我在梦中缠绵,结果到最后他却好似上瘾的毒药,与我再也分割不开了。

  见我傻傻的朝着他笑,他便走了过来,手里握着一条厚实的白虎皮披风,看见这条披风我想起来了,他与我说这事上古白老虎的虎皮,我倒是想要问问了,这算不算是杀生了。

  欧阳漓走来将白虎皮披在我身上,朝着我说:“生既是死,死既是生,轮回不过是因果循环,宁儿无需介怀!”

  我悠悠一声叹息,怎么什么话到了欧阳漓的嘴里,听来都那么唯美好听了,明明是害人性命,他却说的如此这般美好,自然我是要甘拜下风的。

  回去欧阳漓便给我暖手,于是我靠在他怀里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而我这一瞬,便梦见了瓷娃娃了。

  我梦见瓷娃娃又对着我说两字真言,而我气不过又去踹了它一脚。

  从此,它便再也不与我说话了!

  而我在梦中见到一只九尾白狐,趴在瓷娃娃身边,卷缩着身子,埋着头,一滴泪自狐狸闭着的眼中滑落。
这个鬼王不太冷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egeguiwangbutail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这个鬼王不太冷http://m.owolove.com/zhegeguiwangbutailing/这个鬼王不太冷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这个鬼王不太冷》版权归原作者左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