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鬼王不太冷|第五百一十三章 卜卦

推荐阅读: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邪医修罗:狂妃戏魔帝神恩魔法师我的绝美老婆六界神君BOSS要不够:娇妻通缉令无敌战斗力系统灵武帝尊道君武神至尊
  第五百一十三章卜卦

  之后两天欧阳漓果然没让我去学校,叶绾贞也以为我是躲着云里秀,也没问我,倒是我一只陪着宗无泽,至于宗无泽,这两天我到是看不出来他在干什么了。

  早上叶绾贞就走了,轩辕烈和欧阳漓都是老师,自然不能在家闲着,我是奉命留在家里照顾宗无泽,宗无泽也没有闲着。

  叶绾贞和欧阳漓他们一走,他就开始吩咐我做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卜卦还设法坛的,一时间还有些意外。

  我问宗无泽这是为什么,以往毕竟没有看见过,卜卦还要设法坛的。

  宗无泽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明晃晃的道袍出来,香案上面放着香炉和三枚铜钱,宗无泽的手里则是握着龟壳。

  我还不知道宗无泽还有这个东西,平常电视里见过,现实里面到是没见到过了。

  宗无泽此时什么都看不见了,闭目凝神,不知道在干什么了。

  按照宗无泽的说法,他是在卜卦,而且在给一个身边的人卜卦,至于我要给他护法,至于怎么护法,其实也就是陪着他。

  其实我心里已经在想了,宗无泽的这一卦是我还是欧阳漓,亦或是叶绾贞。

  毕竟他身边的人着实不多了。

  但宗无泽并没有说,而以往他卜卦也都是抬起手掐算一下便了事,今天这么隆重,把法器都拿出来了,想必是有什么大用处,想到宇文休和半面都已经离开了,我也觉得,或许算算是好事。

  只不过天意难料,谁知道老天爷心里又想什么呢?

  抬头望望天,咔嚓一个闷雷劈在香案的前面,宗无泽睁开眼朝着天上看了一眼,他那空洞洞的双眼我实在是看不出来他能看到什么,下一刻他便似是有些埋怨的与我说:“小宁,你又不安分了。”

  我忽然闷声说:“我只是随便想想。”

  说完未免再耽搁宗无泽,我朝后退了一步,宗无泽微微侧过头来,朝着我看了一眼,眼眸里的一抹好笑都是让我放松许多,看样子他是没有生气,那就是说我没有做什么坏他道法的事情,我总可以放心了。

  站好了宗无泽才转身过去,抬起手好像他有一双好眼睛似的,把香案上的三枚铜钱拿了过去,放在龟壳里面,双手十分小心翼翼似的捧着,而后闭上眼站在香案前面轻轻晃动,而先前他点燃的四根香也开始冒烟起来。

  天空忽然雷声大作电闪雷鸣,宗无泽始终雷打不动似的,我茫茫然的朝着天空看去,难道说设法坛卜卦也不行么?老天爷可真……

  想到此处我便不在想了,以免影响了宗无泽,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

  天空越发电闪雷鸣,宗无泽却雷打不动的站在远处,岿然不动的姿态叫人一时间说不出来话了。

  我也总算是知道什么是雷打不动了,许是宗无泽此时就是了。

  想到这么冷的天气,宗无泽能把老天爷惊动的雷电交错,也是一幢稀奇的事情了。

  很快冷雨从天空下来,两条游龙从天上的乌云上面飞来飞去,一会咔嚓一道闪电,一会两条龙停下在天上朝着我们看看,两条龙一条青色,一条黑色,青色的好似是竹叶子的那个颜色,身体粗壮好像是一棵千年老树那样,龙角粗壮,两只眼睛圆滚滚的好像是两个灯笼,乌黑乌黑的放出光芒来,幽深幽深的。

  另外的一条黑色,身体更加的魁梧粗壮,比青色的那条还要粗壮许多,五只爪子十分凶悍,腾空在乌云里面,身体两旁雷电交加,目光黑灿灿的盯着我和宗无泽看。

  我看了一眼宗无泽,我怕两条龙下来攻击宗无泽,不由得走进了宗无泽一步,哪里知道宗无泽身上竟放出一抹透明的光出来,好像是水,又好像是气,我一靠近朝着我身上扑了过来,但扑到身上并没将我怎么样,我当然也明白,宗无泽是不想让我靠近打扰,我便再也不敢靠近了,之后冷雨伴着雷电,开始狂风乱作,而宗无泽身上也被雨水打湿的不堪入目,明晃晃道袍也湿漉漉的搭在身上。

  两条龙在天上不断的交错,雷雨不断呼啸,终于两条龙朝着西方飞去,此时雷电也都散了,天空渐渐晴朗,一阵清风吹过,宗无泽身上的水渐渐蒸发,这么冷的天,宗无泽能让身上的冷雨蒸发掉,也是一件惊奇的事情了。

  很快宗无泽的身上干了,宗无泽手也开始轻轻的摇晃,没有多久,三枚铜钱从龟壳里面落到香案上面,宗无泽把龟壳放下,伸手去摸了摸三枚铜钱,摸了之后宗无泽的眉头就深锁着。

  而后身体好像是被抽干了,虚弱的朝着后面晃动了一下,我连忙过去扶住了宗无泽,把宗无泽扶到了屋子里面,宗无泽叫我把外面的香案给收拾一下,我去外面开始收拾,等我收拾完了回来,宗无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进门宗无泽把手里的龟壳和铜钱给了我,我反倒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低头看着宗无泽给我的东西,给我这个干什么?

  “占卜术也是有界限的,占卜术相传至今,最忌讳便是泄露天机,天机不可泄,天命不可违,我如今已经逾越了无相界限,所以再也不能占卜了,这东西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你留着好了。”

  宗无泽说完把东西交到了我手里,我这才坐下看着手里的龟壳和铜钱问宗无泽:“你在给谁卜卦?”

  “不是你也不是我,那个人并不在我们之中。”宗无泽说我们之中?我眉头皱了皱,低垂着眸子半天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而我抬头看宗无泽,宗无泽空洞的双眼对着我,竟不自觉的笑了笑,朝着我说:“天机不可泄露,小宁不要说出来。”

  我没继续说些什么,而是问宗无泽:“你费这么大的劲就是为了卜一卦,有什么目地?”

  宗无泽笑了笑:“没有任何事情是无缘无故的,只不过我的功力不够,算的出开始算不出结局,结局也只有这局中人才会知道了。”

  “我不懂。”我跟着说,宗无泽便笑的一脸灿烂,好像是阳光打在他脸上一样的好看,他还说:“小宁不用担心。”

  宗无泽说的什么我其实有些不太懂,我此时担心的并不多,他这么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许久才说:“我知道了,我扶着你休息一会,你先躺下,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东西。”

  “好。”宗无泽躺下,整个人都安静许多,我转身去给宗无泽做吃的东西,走到门口他叫住我,我又转身看他,宗无泽说:“小宁,不论是什么人,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没有无缘无故的靠近,你要小心那些无缘无故的人。”

  我顿了一下:“你有话不防直说,我这人很笨。”

  “小宁其实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事不好说出来,既然事已至此,小宁要好好的修行,争取一点时间给自己。”宗无泽说完扯了扯被子,这样就睡觉去了,我这才转身出去,出了门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天上万里无云晴朗无比。

  做了饭我给宗无泽端了过去,门推开从门外进去,门里面竟一股十分冷冽的气息,而门外我也看见黑白无常两位大哥来了,一见到他们我便愣了一下,顿时没了反应。

  “大哥二哥。”说句实在的,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它们了,虽然偶尔有些想念,但我到不希望见到它们,毕竟它们是阴差,来了准没好事。

  一见我黑白无常两位大哥也是一番意外,而后白无常二哥说:“此事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我们来这里接宗无泽跟我们回去,看来这次又要跟我们走一趟了。”

  白无常说完我便眉头皱了皱,这怎么可能,宗无泽即便是累到了,也不至于一命呜呼,我忙着转身回去看宗无泽,结果一看宗无泽,他的魂魄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肉身还在床上好好的躺着。

  见到我进门宗无泽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此时他的眼睛已经能看到我了,而后朝着我走了过来,朝着我说:“我要走了,几次三番的折腾你,这次你别在折腾了,小宁我走了!”

  “你……”

  面对又要走的宗无泽,我也不知道该点什么,看着他已经毫无气息的身体,也知道他是不会留下了,我即便是说些什么,也是一点用处没有,于是我便问他:“你就这么走了,路上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不如我送你过去。”

  宗无泽想了想:“也好,那就一起去吧。”

  宗无泽说完看向黑白无常两位哥哥,两位哥哥一看我,便说:“那就一起来吧,你去阴曹地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既然是我们的妹子,就当回娘家串门好了。”

  白无常说完我便跟着宗无泽去了门外,就在去门外的时候,宗无泽停了下来,我回头跟着他看去,他身上飞出来两道光,一道飞入了我的体内,一道则是飞去了更远的地方。

  黑白无常回头看着,却什么都没看见似的,于是我看着宗无泽那边,正想要说什么,他则是摇了摇头,与我说:“天机不可泄漏,切记!”

  我点了点头,宗无泽这才转身去了外面,原本晴好的天阴沉下来,黑白无常打开一把油纸伞将宗无泽收了进去,随手交给了我。

  “外面的阳气会伤害宗无泽的阴魂,你这样带着就不会有事了。”白无常说完看了一眼黑无常,两位大哥在我身边走,我一路带着宗无泽去了阴间。

  过了阴阳路,到了奈何桥上面,孟婆看到我不由的愣了一下,而后将一碗孟婆汤端了出来给我,宗无泽此时也从油纸伞里面早早的出来了,喝了那碗孟婆汤,回头看了我一会,转身后便跳入了轮回池,等我再去看的时候,他已经不知去向了。
这个鬼王不太冷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egeguiwangbutail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这个鬼王不太冷http://m.owolove.com/zhegeguiwangbutailing/这个鬼王不太冷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这个鬼王不太冷》版权归原作者左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