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无限历史|第六百九十一章 宿命和宿怨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冠绝新汉朝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神武战王穿越之路在脚下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
  长安城外,落木萧萧,夕阳残照之下,一座孤亭屹立在驿站旁的古道边,仿佛在无声的诉说无数离别时伤心人的故事。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长安古道,依旧向前方不断蜿蜒,然而此时的赵高,却再也迈不出自己的脚步。

  破落的亭子中并未打扫过,老旧的石凳石桌难免沧桑残损。亭子边上的木栏杆更是年久失修,朱红的漆色早已剥落,露出里面朽败成黑黄的木质,不断地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表的衰败气息。

  在亭子的中央,一袭白衣的男子颓然而坐。在他的前方,一张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光芒的古琴横放在石桌之侧;在另一边,则是一瓮浊酒,上面挂着一柄弯曲的青铜长勺,显然是舀酒之用,石桌上并没有其他酒爵,这柄长勺也就是这名男子的酒器。

  “桐梓合精!”赵高低声叹了一句。

  琴身上的铭文他无比熟悉,赫然就是那把在牧者手上,最终被赵高毁掉的四大名琴之一,等阶高达金色历史剧情的绿绮!

  和那时相比,这把琴已经没有了流光溢彩的模样,枯黄的颜色难掩衰败之相。桐木的琴身上处处开裂,两头的琴柱也多有残缺,刚刚还清脆悦耳的声音多听了几次便显得的萧涩呕哑,琴弦震动之下每一声都仿佛是在低声的抽泣。

  白衣男子好似浑然不在意这些缺陷,绿绮琴虽已残破不堪,但在他手上远比在牧者手中更加亲近。即使琴声有了诸多的缺憾,随着他手指悠然地跳动,一个个乐符还是形成了让人难以抗拒的篇章。

  在这莫名凄离的乐声中,白衣男子低沉地唱了起来: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诀别书!”

  不知不觉中,一曲终罢赵高和麦玲珑才回过神来,但是那种彻骨的悲伤却终究挥之不去。细细感受之下,从骨髓里蔓延出来的悲哀绝望几乎溢满了整个胸膛。

  这是卓文君《白头吟》的姊妹篇,写的是一个绝望女子对于爱人最后从哀怨转向与祝福,其中复杂的情绪让人潸然落泪——眼前的这个男子是谁,其实早就不言而喻了。

  “司马长卿,当初可是牧者诱拐了卓文君,并将她封入了绿绮琴中带出了剧情世界,你这又是何苦?”

  不知是被琴音中的哀怨婉转打动,还是看到了俊眉星目的司马相如居然有了点点的白发,麦玲珑居然少有的踏前了一步,做出了无谓的解释。

  “那又如何?”大概是没料到麦玲珑居然主动说话,司马相如右手停止了抚琴,将左手按在了绿绮琴身之上,神情淡漠地反问道。

  说完,他也不等麦玲珑回答,长身而起从瓮中舀起一勺浊酒,仰慢慢一口又一口的。闭着眼睛细细品味

  文君当泸沽酒,这曾经是多么美妙的情景,此时只有在脑海中才能够回味。原本得到了他也不觉得有多珍惜,可是在失去的那一刹那,才发现这种感情足以让他痛彻心扉。如今琴残人亡,追忆往事,又怎么不让他后悔莫及?

  如玉般的面庞上泛现的枯黄之色,对于向来将自己容颜看得极重的司马相如来说,已经足以证明此事的打击之深。

  “哪里有你想得这么复杂?不过就是道基被毁,成圣无望罢了。”正当麦玲珑想再劝两句的时候,赵高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起,立即把麦玲珑那一丝同情击毁得无影无踪。

  司马相如被称为“赋圣”,在中国历史上有自己独有的地位,算是用特殊方式触摸到了部分底层规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是有创造独有世界成就圣人之位希望的。然而当初一念之仁收留了牧者,自身规则牵扯颇深的绿绮琴和卓文君同时被拐走,等同于断掉了他上进之路,将他成就大道的奢望湮于尘土。

  在此之后,他经过无数努力重聚出来的规则,此时具现出来的绿绮琴不过就是收集残余规则形成的次品,而卓文君被击杀,则等同于断掉了他最后一丝的希望。

  断人道基,这仇比杀人父母还无解。司马相如既然已经出现在了这里,那么出现的结果就只有两种:要么击杀赵高从另外一个层面了却此间的因果,强行修补道基上的缺憾;要么被赵高击杀,在底层规则的层面上彻底消失。

  “你有几成的把握?”沉默了片刻,赵高缓缓地走进了亭中,坐到了司马相如的对面,眼睛直视着对方,问了一个根本不该问的问题。

  出乎意料的,司马相如居然闭目思考了一番,这才伸出了他的右手,认真地说道:“五成!”

  一半的成功机会,有时的确值得一搏,然而赵高斜着头看向他,眼中流露出的却是不信。

  今时不同往日,司马相如的等阶不过历史B,对于现在的赵高而言,哪怕是击杀五大开拓者大伤元气之后,依旧有着绝对的胜算。

  “本来有七成,只是你击杀城门戍卫使时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我原有的估算,所以现在看来是平分秋色了。”司马相如一边说,一边细致地将腰畔的长剑解下,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下,赵高和麦玲珑同时悚然而惊。

  麦玲珑惊的是司马相如这看似简单的放剑动作,旁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在已经剑术大成触摸到剑道规则的麦玲珑眼中却是没有一处不符合剑意剑韵。那把长剑剑鞘古拙,显然也并非常见之物,司马相如既然有信心将剑术放到台面上来,那么就绝非泛泛之辈。

  从历史记载上来说,司马相如最初并非以文辞见用,而是以一手剑术成为了汉武帝身侧的“武骑常侍”。从后面他辞赋的成就来看,他的剑术虽然被完全遮盖了锋芒,可能够在刘彻身边以武官的身份出现,这本身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即便如此,赵高震惊的程度却还要远胜于麦玲珑。

  司马相如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一战,那么就等于说他很清楚地知道赵高动用了底层规则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认为自己有五成的胜算,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种,那就是他也拥有着同等的力量。

  “你们擅杀朝臣,陛下颇为不喜。只是汉匈之间的关系是影响着周边格局的大事,陛下这才命我前来,了结我们前面的一段宿怨。”司马相如轻抚剑身,神色异常的恭敬。他嘴上虽然说的简单,实质上等同于传达着皇帝的诏令,其中所带的气势连赵高也不得不肃然起来。

  自己这点小动作,果然不可能瞒过有着通天彻地之能的汉武大帝。而变相接受皇命而来的司马相如,就相当于汉武帝随手给赵高设置的一道考验。至于结果,对于历史传奇级的刘彻来说,大概是无论胜负都不会影响什么大局,不过就是兴之所至时信手为之罢了。

  “言以至此,还请进酒一勺。”司马相如将铜柄长勺递到赵高的手中,仔细地看他喝完一勺浊酒,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便开始吧。”
征战无限历史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engzhanwuxianli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征战无限历史http://m.owolove.com/zhengzhanwuxianlishi/征战无限历史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征战无限历史》版权归原作者江南黄沙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