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攻也要娶男后|第十八章 千里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圣墟冠绝新汉朝我老婆是鬼王都市奇门医圣立地封神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穿越之路在脚下神武战王
  眼看着和紫公主的谈判就这样崩盘,锦朝未来难免要和苗疆开战,甚至还要放着晋王有颠覆之心,朝臣看着皇帝的坚决,一时间没有人能够出来劝,很多人看着范云——希望范相出来说点什么。

  其实这么多年走过来,范云没有走,还在锦朝为相。其实早就照见了范云的本心,当年的事情是他害顾宁杭的手再不能抚琴,如今他更没有立场出来说话。

  一时间场面沉默下来,一只苍白的手却从凌衍身后伸了出来:

  “既然公主想听,宁杭便为公主奏一曲吧?却不知道公主想听什么?”

  “宁杭!!!”凌衍大叫,转身就要去抢上音手上的琴,“你疯了吗?6白英说过你的手不能再弹琴了!”

  上音对着凌衍一笑,却绕开了凌衍抢琴的动作。抱琴而立,看着紫菀。紫菀挑眉,聪慧的女子一会儿就看出来了凌衍和上音的关系,她哼了一声:

  “我怎么知道你们汉人的东西,只管捡你拿手的弹便是。”

  上音笑了,他曾抱琴檐角、甚至落座竹林、笑对青山尘湖,更往来在琴川之上。自从死后、重生,然后在宋国云溪河畔遇见了凌衍开始,上音看了凌衍一眼,凌衍却用可怕的眼神盯着他:

  “你、你若是敢弹,我、我就与你恩断义绝!”

  这话说得重了,上音的脸色惨白,却还是勉强弯了弯嘴角,轻轻念的却是一新词:

  “昔年逢君云溪畔,须眉误巾帼。经年随君六国游;四海悠悠,别燕凄溪流。而今锦绣河山下,前尘往事曾记否?辗转十年终建国,锦绣河山,思君千里无时休。”

  恰若那年在宋国祭龙山的山寨之中,竹林外,上音给凌衍弹的曲子。又如后来在律国城头弹的《相和歌》,诉的《秋胡行》:

  “朝与佳人期,日夕殊不来。嘉肴不尝,旨酒停杯。寄言飞鸟,告余不能。俯折兰英,仰结桂枝。佳人不在,结之何为?从尔何所之?”

  趁着凌衍愣神之间,上音已经轻甩了衣袖立刻跪坐在前,抚琴膝上,指尖流转的却是从未听过的一曲曲调,琴弦铮铮而鸣,琴声婉转动听。曾经上音的琴声如流水,从西边雪山之上一路汇成溪水、然后穿越陈国的愁河、梁国的烟波江,与宋国的云溪汇聚,流过律国的阳河、琴川、凄溪,酿成了尘湖、积聚了映海。诉六国天下,谈的是“生而不忧,死而不怖。天下炽热,惟愿岁月静好”的心愿道理。

  如今上音的琴声却多了一份恬淡多了一份清新凝神,六国山河等闲,天下锦绣河山如列席,辗转十年的纠缠心思,都点滴诉在了琴曲之中。

  紫菀开始听的时候,还并不觉得十分可贵,可是听了一会儿,她就现自己完全出神了——她听见的并不是什么琴曲,而是一份感情,这种深邃的感情她是比不过的,无论这份感情是不是给颜惜阴的。紫菀都觉得自己输了。

  正当紫菀准备拜服的时候,却一眼看见了上音的双手,她“呀——”地一声尖叫了出来,尖叫出来以后,她就狠狠地捂住了嘴,双眼暴睁不可思议地看着上音。

  若非是紫菀这一声,在宣政院中的文武百官和凌衍都早就已经跟着上音的琴声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之中,可是被紫菀这么一声给打断了,众人回神以后,都是抽气起来,他们都看见了——

  看见宁王顾宁杭的双手,早就已经血迹斑斑、白骨可见。曾经伤重而今如何还能弹琴,况且还不是弹那种曲调安静平和的喜乐,偏偏这曲子音高变奏,双手上的血流下来早就染透了琴弦,弄的琴身血迹斑斑。

  大殿之中人人都是惊讶地白了脸色,凌衍更是浑身颤抖地看着上音。

  上音反而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静静地弹着他的曲子,一边弹,还慢慢地将方才他轻吟的那词给合上了:

  “昔年逢君云溪畔,须眉误巾帼。经年随君六国游;四海悠悠,别燕凄溪流。而今锦绣河山下,前尘往事曾记否?辗转十年终建国,锦绣河山,思君千里无时休。”

  “锦绣河山,思君千里无时休”一句才终了,上音还没有颤着问紫菀一句可否,凌衍就已经双目血红地大叫:

  “快去宣6太医来!要快!!”

  在等6太医来的过程中,凌衍二话不说就将上音给挪到了后殿之中,抱着那个双手都是血的男人的时候,凌衍一直都没有说话,满脸的恨和怒:

  “你不要命了吗?!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因为什么?”上音眨了眨眼睛,“因为一句‘思君无时休’吗?你、你还怀疑我和颜惜阴有什么吗?”

  “你——!”凌衍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下自己的怒火,若不是看着上音颤抖着双手,仰头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太过无辜,凌衍真想抽他!

  当初误会上音和颜惜阴,就是因为上音脖颈上的吻痕,还有颜惜阴那意味深长的微笑。凌衍当然在乎上音和其他男人有一腿这件事,可是他更恨自己的无能,竟然要靠上音用这样的方式来护着他。

  我曾许诺要护你一世周全,难事坏事皆不用你做。可是,如今却还是食言。

  凌衍恨恨地瞪了上音一眼,厉声道:

  “你给我闭嘴!”

  上音吐了吐舌头,乖乖闭了嘴,缩在凌衍怀里不说话了,脸上却偷偷露出了笑意。6白英这个时候赶过来,一看上音的手就扯开嗓子将上音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到底6白英是杏林6家6老唯一称赞和认可的孙儿,医术堪称国手。在6白英絮絮叨叨地交代了所有忌口的事项之后,6白英黑着一张脸转头看着凌衍:

  “我说皇上,你到现在还以为王爷和晋王有什么吗?”

  凌衍看了看怀里的上音,再看看6白英,翻白眼:

  “好了,朕不需要你这个小孩子来教训。朕明白轻重,你且去告诉殿外候着的臣子们,今日一切皆可散了,再去永宁殿请宁妃过来,让宁妃带紫菀公主回去。和苗疆的事情,我们容后再议。”

  6白英哼了一声,心想你凌衍还当真把我当做继耀来使唤吗?我是太医院辅又不是什么殿前总管,你这样使唤我。6白英出门就将所有的交代和继耀说了,自己背上药箱就往河山阁的方向去找沈子安喝酒去了。

  现在,

  在宫中只剩下了凌衍和上音两个人,凌衍反身回到了床上将上音搂在怀里,上音靠在了凌衍的怀中两个人都是沉默,凌衍伸手有意无意地玩着上音的长。

  上音暗自叹息:

  “我们两个都在闹别扭啊……”

  “我只是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无力而已,”凌衍将怀中人搂紧了,下巴放在上音的头顶,“天下的责任远比我想的更重,时至今日我才明白了——这些年里面,若是论爱你至深,还是要当属宋王萧子才。”

  “怎么突然在床上提起别的男人?”上音揶揄凌衍,从凌衍怀里坐起来,回身看着凌衍。

  凌衍别扭地看了上音一眼,知道上音是坏心眼地在揶揄自己,于是凌衍咳了一声之后才起身来走到桌边拿来了一卷画卷:

  “宋王宫中一直挂满了顾宁杭的画像,其实所有的画之中只有这个画的最好。后来,我想过了,他画的画中只有顾宁杭一人。我却希望,我们两个人都能在那里——”

  说着,

  凌衍拿出来了那副画,正是曲婉宁看见凌衍成日里在看的那卷:画上画的是尘湖和青山,尘湖上接了冰,青山上有厚厚的积雪,尘湖上有两个人策马踏冰而行,其中一人蓝衫长,另一人旁人看不真切,可是上音一眼就知道是谁。

  上音眼睛一亮,抬头看着凌衍,凌衍却正好回头看向了上音,四目相对,凌衍道:

  “当日里我对义父承诺,天下河山,江山为聘,有了这个天下,又何愁没有知己爱人一同欣赏。上音,如今我虽然有了天下河山,却总是怀疑自己有没有你的真意,现在今天,我算是明白了。”

  “才明白吗……”上音笑,笑着笑着,眼帘中却有泪水滑落。

  凌衍点点头:

  “若非是曲婉宁点醒我,至今我都在和你闹别扭呢——宁杭,我要多谢她。才封了她这些位份,你不会同我计较吧?”

  “噗——”上音笑了,“我若是计较了,你要怎么办呢?”

  “我、我……”凌衍手足无措的样子落在上音眼里还真是有趣,看了一会儿,上音终于算是看不下去自己心爱的人那样子,于是冲着凌衍眨了眨眼睛:

  “对了凌衍,你不是一直好奇尘湖一夜生了什么吗?”

  凌衍吞了吞唾沫,呆呆的看着上音,然后又别扭地别过头去:

  “我才不想知道!”

  说完,却又不甘心地转头看着上音,看见了上音冲他勾了勾手指,凌衍便再忍不住靠了过去,却被双手上都缠着绷带的上音给搂住了脖子,一用力给压倒在床榻上滚了好几个圈,上音搂着凌衍,蹭在了凌衍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我和颜惜阴……”

  那话,只有凌衍一个人听清楚了。

  因为之后,从寝殿传来的,也只有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恩爱情话:

  昔年逢君云溪畔,土匪头子抢亲,误会之下却能得姻缘故。

  经年随君六国游,四海悠悠,一别之后却在晋国映海重逢。

  锦绣河山,前尘往事,辗转十年,建国定邦,河山锦绣,思君千里、送君千里,他人得了离别,凌衍和上音,却终须一世相守。

  送君千里,山河锦绣。

  -全文完-
中二攻也要娶男后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ongergongyeyaoqunanhou1/,欢迎收藏
手机看中二攻也要娶男后http://m.owolove.com/zhongergongyeyaoqunanhou1/中二攻也要娶男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中二攻也要娶男后》版权归原作者埃熵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