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唐逍遥王|第五百二十三章 火攻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冠绝新汉朝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神武战王穿越之路在脚下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
  作为后军,阿古达木跟着族人慢悠悠地打马前行。贴木儿看着前方掀起的真真尘土,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不满地道:“哼,每次都欺负咱们仆骨部人少,好处全都被前面那些兔崽子们拿去了,等咱们到达,得到的不过是些残汤剩羹!”

  阿古达木昂起脖子看了看前方,无奈地道:“哎,谁让咱们首领在回纥可汗跟前说不上话呢?听说,拔野古部汗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回纥可汗的大儿子,所以回纥可汗特别照顾拔野古部。其实,咱们汗的哈斯额尔敦比拔野古部的蒙根其其格漂亮多了!”

  贴木儿颇为意外地看了看阿古达木,笑道:“你这小子,理会这些大事儿干嘛,难道想当咱们的汗?王的女儿也是你能够评论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她?”

  阿古达木憨厚地摸摸脑袋:“我哪敢有这种想法?只是为自己部落抱不平呢!前年远远地瞧见过一次,哈斯额尔敦正好路过我的帐篷。”

  贴木儿用马鞭轻轻地抽了抽阿古达木的后背,笑呵呵地道:“小子,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哈斯额尔敦是天上的云彩,自然是最草原上最美丽的女子,可惜啊,你这辈子是没机会了,只盼着下辈子能投生一个好人家,不然,凭着咱们这种人的地位,那些贵人连眼风都不会给上一个。”

  阿古达木心里虽然也很不服气,当年,汗的祖先不也是一个普通的牧民么,自己好歹也从额祈葛手中继承了一百多头羊、五十头牛、六匹马,也算是有些家底了,不然,乌兰图雅家也会履行当年的父辈定下的婚约。他不是个不知好歹之人,更不是如表面所见的那般粗鲁无知,憨笑着将话咽下去,眯着眼睛道:“我才不会胡思乱想呢,有乌兰图雅就满足了!”虽然,乌兰图雅没有哈斯额尔敦漂亮,但是,她是自己目前能够得到的。草原上的男人,只要有本事,还愁不会有更漂亮的女人?

  前面,是一个不长的山谷,前军和中军都已经通过。山谷并不高,光秃秃的,除了一些乱石头便是黄沙、杂草。贴木儿突然心头升起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救过他无数次。他勒住马,抬起头,眯缝着眼向左右张望,很是疑惑。两旁的山坡,如果有巨石或者树林倒也罢了,那能掩伏不少人马,但除了不大的碎石便是黄沙杂草,能藏得住人么?他按了按胸膛,觉得心跳得很快。

  “贴木儿大叔,你怎么不走了?”阿古达木转过头大声喊着。

  贴木儿自嘲地笑笑,真是老了,胆子也小了。“就来,就来!”他扬声道。双腿一夹,马儿快步跑起来,激起一阵尘土,让后面的人不小心吃了一嘴的土,不由大骂起来。贴木儿听到,呵呵大笑,控马跑得更是欢腾。

  “贴木儿大叔,穿过山谷还有多久才能到凉州?”阿古达木跃跃欲试地问,“那里的汉人多么,是不是很有钱?”

  贴木儿笑道:“哪里真能到凉州去,那里可是大唐的都督府所在,布了重兵,咱们还没等到达城下,便会被射成蜂窝了。”

  阿古达木急了,不是说此行是到凉州打草谷的么?那里遍地是金银珠宝,还有白嫩的汉人女子,随你拿取。临行,乌兰图雅可是给自己下了命令,要多拿一些首饰和布匹回去的,还说,若是能够抢一个擅长缝制衣裳的女人更好,乌兰图雅可是不太会穿线拿针。

  贴木儿呸了一声,眼睛悠悠地看着前方,自己也很向往大唐城市的繁华啊,曾经去过新建的顺州和祐州,虽然按照规矩,只能去设立的集市进行交易,但从那拥挤的人群,远处汉人集市上穿戴整体的人群,着实让他直咽口水。他很想挤过去瞧瞧,但是,集市周围虎视眈眈的护卫显然是不好惹,若敢造次,必会人头落地。这是血的教训,他知道的,便至少已经有十几个人因为不遵守集市的规矩,想到汉人集市去买东西,被拒绝后开始吵闹,甚至将藏在靴子里的刀子拿出来,这下子可是惹了大祸,一阵箭雨,然后又被砍了脑袋挑在城门上,尸体让部落赎回去。想要进入这些原dong突厥地区所建的新城,有不少规矩,首先便是不得佩戴任何武器,包括一把小刀子,不然,以奸细论处。当然,只要你遵守规矩,那就能在集市上用牛羊马匹换好些东西,很是公道,比过去强多了。哎,如果不是去年一场雪灾,牛羊冻死太多,剩下的,也落膘得不成样子,根本就卖不出去大价钱。否则,首领也不会答应回纥可汗去抢大唐边镇。谁不知道如今的大唐可不再是没酣睡不醒的狮子?

  山谷狭窄,仅能供四五匹马并行。这条路,贴木儿也曾经走过,那是二十余年前的事情了,那一次,他看到那个让他终生难忘的汉人女子,香喷喷白嫩嫩娇娇弱弱的小娘子,可惜,身子太弱了。想到那个早已模糊的身影,仿佛手心还能感受到那一份柔滑细腻,不由身下一紧,连忙弓起身,掩盖住不适。好一阵,才松懈下来,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四处张望着,已经随着人流进入了谷中间,四面陡峭,根本无法攀上山坡。他摇摇头,若是有人在此设下埋伏,将后面用巨石堵住,然后用火攻,真如汉人所说的“瓮中捉鳖”了,一个都跑不掉。他打了一个寒战,抬起头,突然,他发现了山顶的那些石块似乎在慢慢移动。他揉了揉眼睛,心道,是不是自己真的老眼昏花了。再看,眼睛一眯,惊恐地大叫起来:“有埋伏,有埋伏!”他指着山顶,大喊大叫起来,勒住马匹,就要转身向后方逃跑。

  “贴木儿,你这蠢货在干嘛?哪有甚埋伏?”百夫长厉声喝道,马鞭一甩,兜头兜脸地给赏了他一鞭子。

  “不,不,是真的!”贴木儿顾不得脸上皮开肉绽,指着山坡上。

  大伙儿连忙抬头向上看,片刻,未见丝毫动静,除了杂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便是头顶一只巨大的金雕在上空盘旋,不时发出“哇哇”的叫声,似乎不屑于地上这些愚蠢不堪自不量力的人类。百夫长擦擦额头的汗,放下心来,又狠狠赏赐了贴木儿几鞭,警告道:“再无故喧哗,小心你脖子上的头颅!”

  贴木儿沮丧地看着头顶,揉着眼珠子,不解地问:“难道刚才真的眼花了?不会啊,就算是草原上最狡猾的狐狸也逃不掉老贴木儿的眼睛!”

  阿古达木看到百夫长脸上青黑,忙道:“贴木儿大叔,说不定是刚才你是被沙土迷了眼,所以才看错了。赶紧走吧,再不走,就会堵住路了!”

  贴木儿闷闷地“嗯”了声,对自己的提前衰老而悲哀不已。狼群中,不能容下无用的老狼,只会将他驱除出狼群。部落中,虽然不会被驱除,但只能像女人小孩一样放羊放牛,混吃等死,有了战利品,能分到的是最少最差的。战利品的分配,首先是青壮年,然后是孩子,接着是年轻女子,最后才是老人。这样的日子,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前方,传来号角声。“快,加快!”百夫长挥舞着马鞭大声吆喝着。

  “驾!驾!”众人扬起鞭子开始加速。烟尘滚滚,大伙儿将口鼻蒙住,埋下头,只顾赶路。

  “轰隆!”后面,似乎在打雷。还没等大家伙儿回过神,从天而降油腻腻的玩意儿,洒落在头上、身上、马上、地上,味道古怪得很。抹了抹脸上似水似油的东西,帖木儿诧异地嘀咕着:“难道下雨了?好像不是雨水呢!”

  “嗖嗖!”从头顶扔下成百上千的火把。天啦,火!糟糕,真有埋伏!帖木儿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先前他还想着若是大唐人在山谷两边设下埋伏,用火攻,自己这群人便上天无望下地无门只能被活活烧死。可是,他仔细观察两旁,并没有埋伏啊!不对,有埋伏,刚才不是看到石头在动么,那便是唐军无疑了。

  帖木儿脑海中的想法不过一转念间,立即,前后左右,熊熊大火燃烧起来,一个个火球在哀嚎、挣扎、奔跑。他想躲避,但哪里有空地能让他躲?他跳下马来,拼命地向岩壁攀爬,才爬几步,又滑下来。

  “啊!帖木儿大叔!”帖木儿听到了阿古达木的喊叫声。一团火球向他滚过来,他赶紧让开。火光中,阿古达木痛苦地挣扎着,向他伸出双臂。帖木儿想起了篝火上的全羊,滋滋作响,发出阵阵肉香。他不由作呕,发誓,再也不吃烤全羊了。一个火星溅起来,扑哧一声,落在帖木儿头上。他还没感觉到,正眼睁睁地看着阿古达木慢慢停止挣扎,慢慢跪倒在地,慢慢缩成一团,像木炭一般漆黑。火太大,羊肉烤焦了便不好吃了。他想。等他发现全身像着火一般灼热疼痛时,看到自己也变成了火球。“啊!”他后知后觉地开始在地上滚到,但是,却滚到了更大的火球里面。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房遗爱喃喃地道,闭上眼睛,“真惨啊,惨不忍睹,某或许很久很久都不能吃烤肉了。”

  李治趴在石头上呕吐,吐得黄胆水都出来了,吐完了,捧着肚子,用清水漱了漱口,咬牙切齿地道:“房老二,你太恶心了!”这时候还提什么烤肉?“呕!”

  房遗爱赶紧走开,顺了顺胸口,某也很想吐好不好。忍住恶心感,他对一群目瞪口呆的士兵大声喝道:“速速收工,下山!”这山谷中才多少人?前面才是大部队,可不能让那些野蛮子冲了出去,不然,会祸害边镇的。

  李治在亲卫的搀扶下起来,赶紧下山去。表兄此刻,该是已经领兵与野蛮子作战了吧?远远地,传来了阵阵爆炸声。呵呵,那是地雷的声音。为了好好地招待这些野蛮子,一万余将士可是在沿途埋了不少地雷,再加上手雷和炸药、燃烧弹,就算不能全部歼灭,也能让他们乱作一团。然后,再送上一场箭雨,呵呵,根本就不必动手,战斗便结束了。

  看到一排排战马倒下,马儿将身上的主人抛在地上随即践踏,看到残肢断臂,看到血流成河,郭孝恪缩了缩眼睛,如此作战,是不是太简单了?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刀。那么,还要咱们这些武人干嘛?他眯缝着眼,看向身边一脸冷漠严肃的崔瑾。

  “一排,放!”手榴弹铺天盖地地扔向乱哄哄的人群。

  “投石机,准备,放!”一捆捆炸药投降人群密集处,然后,爆炸,然后,倒下一大片。

  “弓箭手,准备,放!”对于四散的野蛮子,自然有弓箭手招呼。这是郭孝恪麾下的将士。

  崔瑾对身边的亲卫示意一下,亲卫会意,挥动着令旗。

  “这是?”郭孝恪疑惑地问。还有不少敌军呢,难道就不打了?

  崔瑾淡淡地道:“多杀无益,若是能够让他们投降,不是更好?”

  一万多人马,山谷中烧死几千人,然后被火器炸死炸伤大部分,剩下的,不过只有数千人而已。而唐军,则出动了五万人。崔瑾道,能群殴何必单打独斗?

  “放下武器,下马投降!”

  “投降免死,抱头蹲下!”

  当然,除了少部分性情刚烈不畏生死之人继续向前冲,被射成蜂窝眼儿,其余人等,不由勒住了马匹。有人胆小,下马放下弓箭长刀。有了一人示范,其余人便在数万唐军虎视眈眈之下,流着泪放下了心中最后的骄傲和自豪。

  于是,飞狼军们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长绳,在边军的协助下(边军负责将野蛮子赶到一边,收缴武器,彻底搜身,防止有人作乱),将俘虏们连成一串。捆绑的手法,是经过特意训练的,以免被人挣脱。其实,想逃脱是不容易的,因为是二十人一串,想走快一些都难。

  李治和房遗爱赶到时,战斗已经基本结束。房遗爱看着那一串串的俘虏,笑道:“晋王殿下,你瞧,像不像肉串?”

  “呕!”李治俯下身,干呕着。

  房遗爱眨眨眼,强制将喉间的不适压制下去,笑道:“晋王殿下啊,你还需要多多锻炼呢,不过是火攻之计,便受不了了。想想这些野蛮子祸害了多少边镇,烧杀抢掠,无所不干,一场火烤熟了他们也算是仁慈的了。”

  吐无可吐,李治幽怨地瞪着他。房遗爱摸摸鼻子,嘿嘿笑道:“晋王殿下还犯恶心?哎哎,早知道该带几粒酸梅子的!”

  崔瑾摇摇头,淡漠的脸裂开一条缝隙,叹道:“你们便不要再闹腾了。房二叔,赶紧带人清点战利品去,不少马匹还是可用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重生之大唐逍遥王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ongshengzhidatangxiaoyaow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重生之大唐逍遥王http://m.owolove.com/zhongshengzhidatangxiaoyaowang/重生之大唐逍遥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大唐逍遥王》版权归原作者悦小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