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谣|第一百九十三章 威煞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帝焰神尊灵武帝尊文化入侵异世界鸿元至尊六界神君万界天尊极品透视
  王卫全神贯注盯住平板电脑的显示屏。

  他在等待,等待警报声响起。

  从画面中清晰见到,护士从爱丽丝手腕静脉处抽取出小小一针管血液,娴熟递过去一根碘酒棉签叫对方按压创口以防渗血,再推压针筒滴一小滴血液进入基因分析仪的凹槽。土包子追命表现出了对高科技的莫大好奇,跟随仪器团团转,期间还从画面里探了一下头。

  如果不出所料,警报声将在一分钟后响起。

  王卫微微调整站姿,右手伸入裤袋,捏住了一个圆圆的小球。那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神经麻痹弹,一旦炸开,方圆三十米内所有人嗅之即倒。今日登船的龙堂特勤早服食了解药,不会妨碍行动。除此以外,考虑到要对付大宗师,特勤们还携带了炫光弹,可以令人短暂失明。佩枪里装填的是超强合金弹,足以撕开宗师的气场防御。

  至于伤及无辜?特事特办,大案大办,只好顾不得了。对于走廊里聚集起的乌合之众,怪只怪他们运气不好,包藏祸心。

  可是王大处长等呀等,等呀等……短短三分钟好像漫长的三年过去了,警报声始终没有响起。

  这说明,爱丽丝的DNA序列与柳菲絮并不吻合,她不是她!

  画面上三名女特勤仍然尽职尽责。护士开始收拾药箱,坐在沙发上的特勤则摊开了公文包重新展开询问。执法仪忠实扫视了一圈房内情况后,聚焦到基因分析仪的液晶显示框。

  检测结果:南美洲梅斯蒂索人种……

  王卫死死盯住这行再简单不过的华夏汉文,对后面一长串学术分析根本看不下去,脑袋里面嗡嗡轰鸣,像几百架古老的喷气式战机从耳畔呼啸而过。

  这不可能?

  这说明上上下下几十号龙堂精英全部看走了眼,甚至包括太子本人;这说明,运用海量数据进行吻合匹配的电脑也出了毛病。

  这怎么可能?

  但,基因检测精准无比,仪器是不会撒谎的。

  究竟哪儿出了问题?

  所有的意外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这点。行动的基础建立在爱丽丝就是柳菲絮的推断上,现在这个推断被推翻,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卫赶紧把右手从裤袋抽出,急急忙忙回拨平板电脑上的执法录像,进行慢镜头重放。

  抽血,显然没问题。

  滴血……

  明明白白瞧见血液从针筒内推出,在针尖凝聚成一颗小小血珠。这时候追命的脑袋晃了一下,遮挡执法仪镜头的时间大约有半秒钟。下一个瞬间把画面暂停,便清清楚楚见到那滴血珠悬停在空中。

  半秒钟能够干什么?难道还狸猫换太子不成。再说,经过严格训练的三位手下瞪圆六双眼睛在现场盯着,出不了什么猫腻。

  这个好像也没有问题。

  王卫机械地来回拨弄,烦躁地把抽血验血的一小段录像反复观看,坚如磐石的心理也开始动摇。

  难道爱丽丝真的不是柳菲絮?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有这么相似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能很好解释她大刺刺不逃不躲,追命、海雨不惜对抗龙堂拼命进行维护的原因。尽管她的身份依然存在蹊跷,但已经不是龙堂该管的范畴了。

  就在这个时候,套房里面传出吵嚷之声。

  做笔录的女特勤声音温婉坚定,再三申明,必须还要提取一个基因样本以备后续检测,可以是皮肤组织,也可以拔下两根头发;另外,爱丽丝必须除掉面纱拍一张正面直立照片。这些都是正常的执法程序,并非刁难。

  只听到王晶尖利的嗓音在大叫:

  “什么意思嘛,太欺负人了。明明录了像还照什么相?明明验过了血还拔什么头发……你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敲诈?”。

  房间里面隐约传出了爱丽丝的啜泣声,然后传出女特勤的厉声呵斥:“你干什么,住手。啊……”

  伴随“啪嗒”一声响,几声女子的短促惊呼,刚刚被回拨到即时画面的平板电脑显示屏突然一片雪白。

  王卫像受惊的毒蛇一般猛地昂起头,见到三名女部下肩并肩倒退出套房的拐角,姿势很僵硬古怪,步伐特别缓慢。

  负责摄像的女特勤肩头没有了执法仪器,负责笔录的女特勤手中没有了公文包,一左一右搀扶着丢失了医药箱的护士。

  一只手紧紧握住抽了半管血的针筒,针尖抵在女护士的喉头,江红高大的身形随之显露。

  王晶追了出来,惶急喊道:“你别乱来。”

  高大年轻人一摔甩左手,皱眉道:“你烦不烦?回去。”

  “你说什么?”

  “啊,我没说你,说他们。”

  王晶恨恨跺了一下脚,就是不回去,却也没有跟上。

  追命紧随王晶着出现了,身体微俯保持攻击姿势,慢悠悠吊在江红的两米之外。

  爱丽丝犹在哭泣,吐出一串哇哩哇啦的鸟语,似乎要跑出客厅。很明显是花戎拉住了她,正憋着粗喉咙大嗓门进行安慰,反反复复就只有一句话,“你别动……没事的,不要紧”。

  二人均没有现身。

  王卫退向走廊一侧腾出空间。

  见到三名女战友被人逼着倒退出来,龙堂特勤们目光冒出怒火。王卫却挥手解除临战状态,揶揄道:“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面对一个随时暴起杀人的大宗师,给他扣上一顶袭警、妨碍公务的大帽子,毫无意义。

  果然,这句话起作用了。握住针筒的手臂慢慢回缩,三名女子趁机跑回了己方阵营。

  江红怒目圆睁,缓缓四顾,走廊内鸦雀无声。

  年轻人冷笑道:

  “居然派出了军舰,出动了直升飞机。果然是大手笔,我相信你们肯定摊上大案子。结果发现弄错了人,空欢喜一场。是不是很遗憾,是不是很不甘心,是不是还想把爱丽丝带走?这世道不公平,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贼不空手,是不是心里憋屈得很,总想弄点利息回去?

  不知道你们烦不烦,反正我很烦。儒家所谓的安身立命,其实就是夹着尾巴做人。要干什么,总之不能痛痛快快。像今天这件事,甭说爱丽丝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让你们带走。如果你们不肯善罢甘休,那我怎么办?杀光就是了。

  可我不能随便杀人。有那么多大道理、小规矩,一层一层,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缠绕你。我相信你们也很烦。虽然身上披着虎皮,手中握着权力,也不能随便抓人,随便使用武力,总要寻一个由头。何况这里是邮轮,公共场所,影响太大,太坏。你们也有敌人,非常多,躲在暗处悄悄等着,一逮住机会就狠狠咬一口,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呵呵,或许他们咬不死龙堂,但咬死一两个小萝卜头、一两个冤大头,肯定不难。

  因为一个人的原因,我对你们保留有限的忍耐与尊敬。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今后离我,离我的亲戚朋友远一点。不要说什么职责使命等屁话,分量不够一切都白搭。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信不信我杀了你们不用坐牢,不用亡命天涯?好好想一想,任务是联邦的,性命是自己的。做人留一线,江湖好相见。”

  王卫默然。

  这番恐吓由一个地痞说出是笑话,由一个青年大宗师说出,却是事实。

  他猜测江红口中的“一个人”指花戎,却不知道是已经失踪三年、他必须高山仰止的龙族帝释天。

  江红的话一定要予以尊重,慎重对待。虽然目前丫看起来像下里巴人一个,但自从邮轮上惊艳亮相赌场、拍卖会之后,立刻在联邦内部绝密的《风云榜》扶摇直上,将云飞、田七、龙五等青年俊彦远远抛开,排名升至第二位。

  不仅仅因为丫展露了恐怖的大宗师境界,更恐怖的是,丫曾经在天龙研究院中秋夜之战中一举救下好几百号人。尽管那些人是世俗与修真派出的观察者,并非大人物,却也让各方承受了一个不大不小人情。一旦丫登高一呼,谁都要真真假假卖点面子。

  不讲别的,那晚在场的还有乾达婆、龙辰这样一言九鼎大人物,南海希望之星南星等。一旦丫有所要求,龙族、光明世界、南海派还不鼎力支持?而这三家,恰是武道、科技、修真里的三个超级门派。

  此外,丫才二十一岁,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年龄。所以综合江红目前的实力、人脉和潜质,太子亲自评定,他有望成为陆地神仙,对未来世界的影响仅仅次于仙人谷的少谷主陆逍遥,那个极可能成为末法时代第一位飞升仙人的天之骄子。

  满江红把声调放和缓了一些,到后来却一字一顿,寒气森然。

  “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呵呵,说得好。可是在我看来,欺负女人不算本事,欺负男人也不算本事,有本事欺负外星人去。大家都是聪明人,响鼓不用重擂。最后重申一遍,离我远点,离我的亲戚朋友远点。”

  满江红手腕一抖,一道尖利至极的啸鸣响起,走廊内诸人的耳膜像被钢针扎穿,强壮者抱头掩耳,孱弱者直接呻吟瘫软。

  年轻人的胳膊像标尺一般伸得笔直,指端已经没有了针筒。半秒后才听到“啪”一声脆响,空气爆鸣,一道白线穿透走廊直入海天,袅袅方散。

  又一道微弱清脆的“叮当”之声从海面传来。王卫惊回首,眼珠子差点滚出眶,见到五百米外驱逐舰顶端高耸的天线末端正在掉落。

  这是什么概念!

  随手一抖便超越了音速,飞花摘叶都可以打死人。

  这还不算什么。可怕的是,脆弱的玻璃针筒竟然竟然横越五百米距离,打断了坚硬的金属天线。

  这,这,这,这不科学!完全超越了王卫对武道的认知,对人体极限的认知,对世界的认知。

  就在他心神失守的一刹那,手中平板电脑脱手飞出。

  不愧为身经百战的武道巅峰,尽管王卫心头一派茫然,却本能地回头拧腰,身体前倾跨出了一步,五指如勾猛地朝前抓去。

  然而,他也只能够跨出去一步了。

  一股强横至极,令人窒息,令人肝胆俱裂的气势从年轻人身体里迸发出来,充斥逼仄的空间,无处不在。

  一瞬间,龙堂特勤们好像面对一座岩浆躁动即将喷发的火山,惊恐得脑海一片空白,冷汗涔涔直冒,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更多普通人则呻吟跪地,牙关磕碰得咯咯响。

  这,就是道门所谓的威压。

  在一般情况下,它只带来气势上的压迫和心理上的臣服、敬畏。

  一旦参杂施压者愤怒的情绪与毁灭的意志,便成为了另一种更加恐怖的存在——威煞。

  那情形,如同罪囚惹恼了暴戾的君王,小白鼠碰到了饥饿的眼镜蛇,下一秒就可能被撕成碎片。

  威煞如滔天巨浪,威煞如震海飙风。

  好在,年轻人并没有转身,兀自拎着平板电脑走进了房间,“砰”一声关闭大门。

  二十几秒钟后,威煞袅袅散去。

  走廊内众人如噩梦初醒。

  再也没有人敢去敲那扇门,门却自动打开了。

  花戎笑嘻嘻探出圆鼓鼓的大脑瓜,抱出了一大堆东西。

  “哎,我那兄弟太年轻,做事不靠谱,不晓得轻重。老王你别放在心上,咱哥俩谁跟谁呀。龙堂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扣押?甭说里面有机密,就算没有,那也是联邦财产。破坏公物要赔,侵吞公物搞不好就要坐牢,臭小子不懂。你瞧下,执法仪、基因检测仪、药箱、平板电脑、公文包,可一样都没少。就是那小子手贱,一不小心把执法仪和电脑里的两块小金属片捏成了球球。嘿嘿,也还给你们,把它捶平整了还能用。”

  特勤们机械接过了乱七八糟一堆,王卫则僵硬接过了两颗绿豆大小的金属珠子,欲哭无泪,一万匹草泥马从心头呼啸而过。麻辣隔壁的,丫存心毁掉执法录像。两块内存芯片都可以当作滚珠使了,你倒是把它捶平整了再用试试看。

  待花戎回屋后,走廊里的闲人好像冬眠后的蛇蜿蜒游出洞,又开始鼓噪推搡起来。

  “特务滚下船!”

  “老子买了这么贵的船票来玩耍,居然不准老子走动,去你大爷的。”

  “谁给你们权力封锁邮轮?这是公然践踏公民自由,我要告你们。”

  “滚回去,快滚,滚……”

  王卫铁青着脸不发一言,死死盯住那扇令人望而生畏的大门,在特勤簇拥下缓缓后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诸天谣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zhutianyao/,欢迎收藏
手机看诸天谣http://m.owolove.com/zhutianyao/诸天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诸天谣》版权归原作者龙七二十一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